首页 > 木叶守门人我被纲手偷听了心声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关于雏田的问题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八十八章 关于雏田的问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木叶、火影大楼。

  纲手看着去而复返的神月光,有些头疼的揉揉脑袋。

  “鸣人和佐助的潜力很大,你带他们两个我可以理解,雏田可是日向宗家的大小姐,你为什么一定要带着她呢?要不你选宁次,怎么样?”

  作为火影,纲手知道日向家的难缠。

  那是一群老顽固,加上小顽固。

  各大长老顽固不化就不说了,连日向日足也是一根木头,纲手不觉得自己说的话,他们会百分百的听从。

  木叶不是火影一个人的木叶,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家族,作为火影,也不能过于插手这些家族的事情。

  不然就是犯了忌讳。

  “宁次的天赋虽然不错,可比起雏田来说,还是差了一些!”神月光可是知道,这雏田的白眼,是日向一族最为纯净的,便是宁次没有‘笼中鸟’,也比不过她。

  而雏田之所以会有现在的性格,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日向日足对她的培养方式有问题。

  “你不会是看上人家小姑娘,然后在这里胡乱说话吧!”纲手诧异的看着神月光。

  脑子没有问题的话,都应该知道,日向宁次的天赋在雏田之上。毕竟现在日向日足都把雏田放弃了,转而培养花火。

  这说明还不够明显吗!

  “你这是想多了,我这喜欢的是成熟有韵味的女人,这样的小丫头,我又不是变态,怎么可能喜欢!”神月光满是无奈的对着纲手表明自己的想法。

  “行了,你能说出这话,就已经和自来也那家伙差不多了。你俩一个不入流,一个下流无耻!”纲手说着话,眼神在神月光身上审视着,“红是当初三代目结合各方面的情况,仔细考虑后才确定的。如今你要是想教导她的话,还是去找一下日足商量吧!”

  这不是纲手不想帮忙,而是这件事情,她最不好出面。

  神月光自己去说,日足就算是知道纲手有所偏向,也不会想太多。

  可纲手要是亲自去说的话,日足肯定会顾忌她火影的身份,而红现在又是雏田的指导上忍,她的态度,影响很大。

  很容易让日向家那一群老顽固想多。

  “好,我回去就拜访一下日足族长,相信他定会深明大义,知道我的良苦用心,然后让雏田跟着我修炼的。”

  纲手翻了一个好看的白眼,看着神月光说大话的样子,纲手就是认为他在吹牛。

  日向一族本分,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对于火影的事情,他们很少插手,平时也很低调。

  可就是这样,日向家更加的顽固,规矩也比较多。

  “既然没事的话,那我就去拜访一下日足族长了,这个时候他应该还没有睡下吧!”神月光看了看窗户外,太阳微微西垂,也就是下午三点多的样子。

  “你走这么快?”

  纲手看着神月光,心里有些许的怨气。

  “怎么了?”神月光疑惑的看着纲手。

  ‘咚!咚!咚!’

  纲手伸手敲了敲桌子,随后严肃的看着神月光,“我想问问你,还记不记得你自己的工作,是肝什么的?”

  我的工作?

  这个话问的有些奇怪啊,我不是负责猪鹿蝶小队的指导忍者……等等。

  神月光看向角落里,熟悉的凳子正默默的等待有人宠幸。

  而他神月光的本身工作,便是这火影办公室的守门人。

  不过,总感觉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啊!

  神月光的视线从凳子上挪开,看向了纲手。

  也许是神月光的视线太过火辣,看的纲手感觉自己现在就和光溜溜没穿(衣服)似的,让她不自在的向后缩了缩。

  “你怎么了?”

  难道是走火入魔了?

  神月光笑了,“没事,你说的我都明白了。现在我去找一下日足族长,晚上一块去居酒屋喝一杯,我请你。”

  喝酒!

  你要说这个,我可就奉陪到底啊!

  纲手感觉自己现在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走路也有劲了。

  “好,我下班就过去等你,不见不散啊!”

  如今在木叶,纲手已经戒掉了赌瘾,这喝酒是她为数不多的爱好了。

  只是碍于火影工资就那么多,纲手平时喝的酒大多都是普通的劣质酒水,为的就是能够解解馋。

  居酒屋里的酒水都是上等的,价格自然不菲。

  既然神月光这个家伙要请客,纲手决定自己要好好的宰他一顿,不然都对不起神月光请的这次消费。

  “行,不见不散!”

  神月光朝着纲手眨眨眼,他觉得纲手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而纲手本人已经完全沉浸在接下来将要畅快的饮酒,完全没有注意到神月光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也许在她看来,神月光这个眼,是抽筋了吧!

  ……

  离开火影大楼,神月光看着十字路口的两个方向,最后还是决定,先去夕日红家。

  作为雏田的老师,如今神月光想要把雏田从她的手里拿过来,自然要和她这个老师交代一句。若是和日向日足商量完之后再说,估计夕日红脾气再好,到时候也会生气。

  那种行为是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啊。

  是个有脾气的,都忍不了吧!

  ‘光前辈,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刚刚进入夕日红的家,神月光的耳边就听到了八云的声音。

  抬头,二楼窗户位置,八云正坐在那里翘首以待。

  “那个,我来找一下夕日红上忍,她在吗?”神月光看懂了八云眼神里的含义,现在他的右手情不自禁的摸向后腰。

  “不是来找我的啊!”

  八云有些失望,随即道:“在呢,你进来吧,我去喊一下红老师!”

  神月光推门而入,正好看到夕日红从二楼走下来。

  看着神月光到来,夕日红微微有些诧异。

  “你这大人物,来找我做什么?难道是为了八云?”

  “我可不是什么大人物,这次过来,主要是看中了你其中一个弟子的天赋,我准备把她和鸣人、佐助一块训练,这次过来是征求一下你的意见?”神月光说明了来意,看着夕日红身后的八云,他感觉自己要不尽快脱身,今天又要消耗很多精力了。

  如果是平常时候,这个也无所谓。

  可晚上不是还有一场战斗在等着他了吗!

  这种时候,神月光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千万不能提前泄了气!

  “你看中的是牙还是志乃?这个没问题,你主要还是去和他们的家长说一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