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木叶守门人我被纲手偷听了心声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悲催的大蛇丸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六十一章 悲催的大蛇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嘿嘿,万花筒写轮眼!”

  “嘿嘿,宇智波鼬,你还是败在我的手下了吧!”

  “纲手,自来也,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唯有科学才是真实的!”

  ……

  窗外,神月光看着喃喃自语的大蛇丸,随后看向旁边面色红润的八云。

  “你这是把他快弄成傻子了吧!”

  瞧瞧大蛇丸,除了不流点口水出来,其他的和傻子没有什么区别了。

  “我只是满足一下他的幻想而已,说起来这还是我结合月读创造的幻术,可以让他在幻境中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在那个世界,他会随心所欲,你不要瞪我,这次我进行了优化,就算是你进去,也不会发觉丝毫异常的。”

  知不足,而改进。

  对于自己幻术的不足,她努力完善,一定要做到最好。

  这不,大蛇丸就是一个证明。

  这家伙好歹也是一个影级高手,哪怕是灵魂有些残破,可对幻术的抗性也能有普通上忍的程度,就是这样,他还是被八云幻术困住。

  “你厉害!”

  神月光朝着八云竖起大拇指,“倒是这家伙现在是个麻烦,你要是留着没用,就把他扔到木叶外边去吧。”

  八云摇摇头,“这可不行,他可是我的研究材料,若是没有了他,我总不能拿着木叶的忍者试验吧!再说他这么强,幻术抗性这么低,如此奇特的试验品,可真的很不好找的。”

  神月光耸耸肩。

  既然八云不愿意,那就算了。

  “你既然要拿他做试验,这个我不管。可这家伙身上有三尾查克拉,很有可能会引起晓组织的注意。在这个时候,最少是暂时,我还是希望忍界能和平发展,你懂我的意思吧!”

  八云用看宠物的眼神看着大蛇丸,耳边听着神月光的念叨。

  想了想,八云问道。

  “光前辈,我真的很想知道,凭借你的实力,现在忍界应该少有敌手才是,就算是有人打不过,你不是还有我了吗!咱们两个联手,纵横忍界,打遍忍界无敌手,这个没有问题吧!”

  听到八云的话,神月光只能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八云,忍界的水很深,你的幻术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很强,可忍界中还有一些老银币的存在,除非我再进一步,不然我是不会太冒风头的。”

  “你现在的实力确实很强,可也只是凡人意义上的强,除非你能够打败我,不然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木叶待着吧!”

  作为一个穿越者,神月光认为自己除了外挂之外,最大的优势便是熟知剧情。

  现在的他,比起后期的六道斑还是有差距的,想要在忍界大张旗鼓的混,便需要达到六道的层次,这样他才有把握即便是辉夜复活,也能把他按回去继续当月亮。

  至于达到六道层次之后,再该怎么办!

  这一点神月光没有想过,也许他会在忍界开个后宫,享受人生,然后生很多孩子。

  也许他会离开忍界,去外星探索大筒木一族的存在。

  而无论他想要做什么,实力才是首位的。

  无数个穿越者前辈,用生命告诉后辈,没有实力,千万不要浪。

  “好吧,谁让你是我男人呢!”

  “你说什么,我都会听的,只是你以后要找女人,一定要告诉我。毕竟我这么大方,一定不会让你为难的。”

  神月光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打量着八云,他总感觉八云在这件事情上,有些太过于大度了。

  “放心好了,我只是想说,你以后有搞不定的女人,给我说一声,保准让她发自内心的喜欢你,爱你爱的死去活来的,怎么样?”

  额……

  说的很好,只是神月光还是决定敬谢不敏了。

  如果用幻术来改变其他人的意识,完成自己的癖好,那样他还不如直接用手。

  再说他又不是种马,无肉不欢的那种。

  如今这几个女人,他都有些犯愁,再多的女人,还不得让他表演‘铁杵磨成针’啊。

  女人重要,这身体也很重要啊。

  “算了,咱们还是说说大蛇丸的事情吧!”

  “原来是这样,如果光前辈你要是喜欢大蛇丸的话,我也可以把他改成女人,怎么样?”八云丝毫不知道,自己现在说出的话,在神月光看来,是多么的吓人。

  “等等,你说什么,你可以把它改造成女人?”神月光看着八云,感觉自己的下巴都快掉了。

  八云点点头。

  “这很奇怪吗!”

  “如果是普通的人,我想要改变还有一些难度。因为我要用幻术来改变他的潜意思,让他以为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女人,这样的话,他的身体也会随之发生改变。如果是普通人,最多会引起一些行为不正常,可忍者却不一样了。”

  “当精神改变之后,查克拉会受到精神的影响,随后朝着自己潜意思的想法改变身体构造。当然,这个速度需要我用幻术持续催化,不然这过程会很慢,我怕光前辈你等不及!”

  我等不及……个毛线啊!

  谁喜欢大蛇丸啊!

  神月光直接伸手抓过八云,把她放在自己腿上,随后。

  ‘啪啪啪……’

  一顿爆炒肉片之后,八云捂着屁屁不满的看着神月光。

  “人家不就是开个玩笑,你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吗?”

  “小树不修不直溜,你以后要是在敢这样编排我,信不信我让你下不来床!”神月光无语的看着八云。

  你还有理了呢!

  知不知道,你差点让我走上某种禁忌的不归路。

  “让我下不来床,看来光前辈对于自己的本事,很有信心啊!”

  “可我看你刚才的表现,好像也不怎么样呢!”

  媚眼如丝,俏脸微红,八云说的话不可谓不大胆。

  只是神月光觉得自己不是那种会容易生气的人。

  更重要的是……

  神月光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腰,一阵空虚乏力的感觉传来。

  这真是应了那句话,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被犁坏的地。

  如今八云身体愈发强健,原本还能占上风的神月光,现在也就是能堪堪和她打个平手。

  在这种事情上,女人先天就要比同等级的男人要强。

  所以,神月光现在还是没有恢复过来。

  “激将法对我没有用,有能耐咱们下次再说!”

  “下次可以啊!”八云热切的看着神月光,“不如明天?哎呀,你别走啊,后天也行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