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木叶守门人我被纲手偷听了心声 > 第一百四十章 纲手的抱怨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章 纲手的抱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在鹿久和卡卡西走了之后,纲手朝着旁边一直沉默的神月光问道。

  【我坐着看!】

  神月光内心回应道,嘴里却谦虚的回答:“火影大人,这个我也不懂!”

  不懂,没错,神月光是真的不懂。

  穿越之前的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穿越之后,他接触的最多的就是一些普通人,就算是上忍,也只是认识那有数的几个。

  经过多年挂机打卡,他的实力强了,对于忍界的情势,当真是不了解。

  ‘哎!’

  纲手无奈叹息一声,随后道:“岩忍和云忍,你知道吧!”

  “知道,第三次忍界大战的时候,我还只是一个普通的下忍,如果不是后面战争结束了,我说不定早就死了!”

  【要不是因为水门前辈太过厉害,说不定第三次忍界大战,木叶就会成为战败国了!】

  一代天才波风水门的出世,打破了几大忍村的平衡。

  一手时空间忍术,压制的云忍AB组合,瞬间斩杀岩忍村数十位上忍的记录,至今未曾被人打破。

  面对他,其他人只能狼狈逃窜,或者疲于奔命。

  “如今才不过和平了十几年,这两个忍村就要再次掀起战争,真是的!”

  神月光安慰道:“纲手大人,刚才鹿久前辈和卡卡西前辈也分析了,这次战争,有很大的可能是打不起来的!”

  “是啊,可这样终究是危险的,若我能够拥有大爷爷一半的实力,这两个忍村也不敢在我的面前叫嚣,说到底还是因为我个人实力不足的原因。”

  很多时候纲手也在想,若是自己能够更强,是不是当初就可以保护弟弟绳树,保护断,让他们安全的活下来。

  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她也只能在很多夜晚,喝酒消愁。

  “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的强,也没有永恒的弱,如今卡卡西的左眼已经可以发挥出万花筒的真正能力,有他的存在,足以瞬间斩杀大野木和四代目雷影的。”

  空间忍术,强大的地方就在于不可防备性。

  卡卡西要是铁了心偷袭,这个世界上能够防备他的人,还真不多。、

  “希望如此吧!”

  纲手看着无动于衷的神月光,心中忍不住抱怨。

  ‘光这个混蛋,究竟要我怎么暗示啊!’

  ‘难道你就没有听到我说实力不足,既然你这么厉害,就主动站出来承担更多啊!’

  ‘罢了,大不了到时候我带着光去战场,到时候也能安心一些!’

  至今纲手还没有搞明白当初团藏为什么会被神月光轻易的变成一棵树。如今‘团藏’树还在木叶的训练场,承受着木叶忍者的恩泽。

  最近听说日向族长颁布了一条新的族规,凡是没有出村任务的日向家忍者,每天必须要去给团藏输送养分。

  对于这件事情,日向家没有承认,也没有辟谣。

  “行了,你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安静下!”

  纲手想要安静,神月光当然不会拒绝。

  在这里待着,虽然可以欣赏纲手的身材解闷,可人总是有审美疲劳的,总是需要去街上看看别的风景换换心情。

  ‘我去!’

  出了火影大楼,神月光忍不住心里来了一句脏话。

  瞧瞧他看见了谁!

  “光,和我俩走一趟吧!”卡卡西说完,没有给神月光拒绝的时间,拉着他就走。

  旁边的奈良鹿久微笑着跟在身后。

  三个人到了一个居酒屋,看着鹿久熟悉的安排,神月光明白了。

  “我说呢,原来这家是奈良家的产业,怪不得这么有钱!”酒这种东西,只要是男人,十个有八个是喜欢的。

  “没那么有钱,有钱的还得看秋道家!”

  鹿久谦虚的说了一句,同时拿出了三瓶珍藏。

  “鹿茸酒,喝了可以补补身子,是咱们火之国大名和贵族的最爱!”

  这样一说,卡卡西和神月光立刻就明白了。

  贵族和大名吗!

  没什么事情,天天除了吃喝玩乐之外,就是玩·女人,这身体不虚才怪呢!

  奈良家特配的鹿茸酒,可以帮助这些贵族重振雄风,当然受欢迎了。

  “啧啧,卡卡西啊,要不这酒,我帮你喝了吧!”神月光看看奈良鹿久,在看看卡卡西,打趣道:“反正你也是自己一个人,喝了也没有什么用啊。”

  “去你的,你怎么不说你自己也是一个人啊!”卡卡西没好气的瞪了神月光一眼,然后自斟自饮,喝的很舒服。

  “我想找的话,随时可以找到。我单身是因为我想单身,而不是必须单身,这是有区别的,卡卡西!”神月光解释一句,随后慢慢的喝了起来。

  酒的味道一般,不过喝下去之后感觉一股热流从丹田升起,随后流向四肢百骸,让人的精神不由一震。

  好酒!

  “我想找,也能找到!”卡卡西嘴硬。

  “行了,你单身是有原因的,不过我对这个事情不感兴趣。”神月光看着鹿久,“说吧,你们两个把我拉过来,想说什么?”

  卡卡西看了一眼奈良鹿久,没有说话。

  “好吧,我说!”

  奈良鹿久看了一下四周,眼神中的警惕依旧没有消除,“这家店是我的,倒是可以放心说话。现在我说一下自己的推测。”

  “等等,你刚才不是说,是岩忍和云忍的问题吗?还有……好吧,你说!”面对强权,神月光只能认怂。

  奈良鹿久小声道:“我那是对着纲手大人说的场面话,周围有暗部听着,我不得不小心啊!”

  神月光听了,起身就要走。

  “别走,我也知道这样做有利用你的意思,这不是真的没有办法吗!”奈良鹿久伸手拉住了神月光的衣服,连忙对着旁边的卡卡西使了一个眼神,卡卡西也拦住了他。

  “不是,我说你这把话给我说,是想拖我下水啊!”

  神月光摆手,想要把两个人推开,可面对鹿久和卡卡西的,这一招明显不管用。

  “我只是一个中忍啊!”

  “所以啊,这样就不会有人在意你了!”奈良鹿久笑嘻嘻的说道,看的神月光很想给他的脸来一巴掌。

  “所以呢,这就是你把我拖下水的理由。”神月光满脸不爽。

  “放心,这件事情只要你不说,没有人会知道的。再说你以为我不找你,你就能摆脱了吗!别想这种好事了!现在这些人明显是针对纲手大人来的,当你跟着纲手大人进入火影大楼的时候,身上就被打上了她的印记。”

  此时的奈良鹿久,看起来活脱脱就像是一个老流氓。

  神月光狠狠心,咬咬牙:“让我做事可以,得加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