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木叶守门人我被纲手偷听了心声 > 第六十九章 痛苦的猪鹿蝶三小只

我的书架

第六十九章 痛苦的猪鹿蝶三小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十号训练场。

  鹿丸、井野、丁次三人一块赶回来,当看着在树荫下躺着吹风的神月光,井野直接炸了。

  “光前辈,你可是我们的指导忍者,如今我们三个在这里受苦,你居然在这里休息,简直太过分了!”

  “哦!”

  神月光应了一声,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

  “我要的烤肉带回来了吗?”

  井野想要抓狂,合着自己的抱怨,全都白说了啊。

  鹿丸向前一步,把井野挡在身后,从丁次的手里把食盒拿过来,朝着神月光走过去。

  “光前辈,这是我们用任务经费给你买的烤肉!”鹿丸说话的时候,着重强调了‘任务经费’四个字。

  要是按正常的忍者分配,完成任务后,指导忍者可以留下一半的钱财,剩下的一半由小组三人分配。按照鹿丸的算计,只要神月光有一点羞耻心,就不会自己一个人吃独食。

  可是,神月光今天就要给他上一课。

  “不错!”

  闻着烤肉的香味,神月光打开食盒,然后快速的吃了起来。

  “前辈!”鹿丸有些傻眼。

  “光前辈!”丁次闻着烤肉的味道,感觉自己的口水分泌加快。

  山中井野一个人气得咬牙切齿,看她那样子,是恨不得上去咬神月光几口。

  这个前辈,真的是太过分了。

  摸摸自己还在饿着的肚子,三人满是无语。

  家里怎么会给自己找这么一个极品老师呢,要早知道这样,就不过来了。

  神月光完全没有理会三人的意思,愉快的吃完烤肉,咂咂嘴,“有些少啊,吃的不过瘾!”

  丁次直接爆发了,“前辈,这可是用我们小队完成任务的酬金购买的,并且我还让老板打了六折,最关键的是,我们三个还没有吃饭呢!”

  “哦!”神月光百无聊赖的应了一句,看起来非常非常的敷衍。

  “所以呢!”

  “所以……”丁次无语了。

  摊到这么一个极品老师,他能说什么。

  ‘回头就让老爸找火影把你辞退!’

  能够让丁次这么生气,可想神月光此时做的事情,是多么过分。

  “怎么,看你们很不服的样子,是不是感觉我做的很过分啊!”神月光拿起牙签剔牙,一点也没有正经忍者的样子。

  猪鹿蝶三人无语,就这么直直的看着神月光。

  “咋地,还想用眼神打败我啊!”神月光晃晃脑袋,“不要说我瞧不起你们,就你们三个如今的实力,也就是欺负欺负木叶那些不是家族子弟的年轻一辈,在我神月光面前,你们都是弟弟!”

  此时神月光的表情,那是要多嚣张,有多嚣张,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前辈!”井野大胆的向前走了一步,勇敢的站了出来。

  “你说!”神月光满怀期许的看着井野,真心希望井野发飙,然后哭着回家让山中亥一辞退自己。

  想想自己摸鱼的日子,神月光顿时感觉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上楼也有劲了。

  山中井野深呼吸,满脸严肃的看着神月光,“前辈,我是女孩子!”

  神月光:‘喵了个咪的,你就给我说这个啊!’

  “所以呢!”

  “所以我应该是妹妹,而不是弟弟!”井野强调了一句,然后回到鹿丸身边。

  鹿丸和丁次都惊呆了。

  【井野,不愧是你!】

  神月光无语的看看苍天,他没有想到,这三个小家伙这么能忍,看来他只能下重手了!

  “刚才鹿丸你质疑我了,对吧!”站起身,神月光慢悠悠的向前,俯视奈良鹿丸。

  没办法,长得高就是任性。

  {奈良鹿丸:你丫的能不能等我18岁,咱们再说身高的问题。}

  “怎么了?”被神月光这充满压迫的目光俯视,奈良鹿丸感觉自己内心的勇气消失不见,现在只剩下两个‘从心’。

  “还怎么了!”周逸得理不饶人,“我刚才让你们执行任务的时候,怎么说的?”

  奈良鹿丸道:“是让我们三个去抓住胖虎,然后去上交任务,后面买烤肉,和送给天天礼物,三个事情我们都完成了啊!”

  “真的都完成了吗?”神月光的脸上带着些许嘲讽,“我刚才说的是让你们三个一块,你们为什么要分开呢?当我说的话是耳旁风?”

  这话一出,奈良鹿久顿时睁大眼睛,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无力的低下头。

  果然,还是这个考验吗!

  “前辈,刚才我们三个一块赶路的时候,发现特别累,后面为了不影响前辈你吃午餐,所以才分开进行任务,难道这样也错了吗?”井野辩驳道。

  虽然心里恨的牙痒痒,可良好的家教让她说话的时候,依然注意礼貌。

  “这话说的,有些道理啊!”神月光摸了摸下巴,有些诧异的看着山中井野。

  【不是说山中家是猪鹿蝶里面的猪吗?为啥井野这么聪明,这不科学啊!】

  “前辈,你的目光很失礼哎!”井野双手抱怀,做了一个防御的姿势。

  虽然不知道神月光在想什么,可感受到神月光那满是玩味的眼神,山中井野就知道,这家伙想的事情很失礼。

  “哦,不好意思啊!”

  “我没有想到,亥一前辈的闺女,居然这么聪明。”

  神月光‘好心’的解释一句。

  山中井野:(# ̄~ ̄#)

  “你们俩都起开,我要发飙了啊!”井野双手抓住鹿丸和丁次,两只小腿朝着神月光疯狂的踢打。

  鹿丸和丁次对视一眼,把山中井野的手扯开,然后一左一右的分开。

  山中井野:‘你们两个不讲义气的混蛋!’

  她感觉自己遭到了背叛,这一个胖子,一个凤梨头背叛了猪鹿蝶家族的友谊,她要代表山中家发表抗议。

  “好了!”

  看着山中井野那一副被同伴背叛的伤心悲痛,神月光向前几步,手掌落在她的脑袋上,像是撸猫似的轻轻揉了揉。

  “是我错了,不该这样说你的。”

  “井野一直很聪明,对不对!”

  虽然对神月光这哄小孩子的语气很不满,不过既然这家伙道歉了,井野便决定自己大人大量,给他一个机会。

  “行吧,看你这么诚恳,我就原谅你这一次,如果再有下次,我肯定肯定不会原谅你的!”

  “我保证!”

  说话的时候,山中井野抬头看着神月光,两只眼睛写满了真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