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刺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嘶,这是团藏大人送给大名的东西,你明天送给他!”

  小白蛇对着根部忍者说完,随后张嘴,吐出一个比它嘴巴还要大十倍的盒子,之后消失不见。

  对此,根部忍者见怪不怪。

  盒子上面一层密密麻麻的特殊花纹,根部忍者看了一眼便知道,这是封印术。

  想要布置这样的封印,是一件很麻烦且耗费精力的事情。

  不过想要解开,只需要通过一串并不复杂的手印就可以了。

  丑、子、未、午、申。

  ‘啪嗒!’

  盒子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书信,还有一个小瓷瓶。

  “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收获,不错啊!”陌生的声音在根部忍者身后响起。

  这根部忍者想要反抗,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木头一样,一点都不受控制。

  怎么办?

  这是谁?

  不会窥探我的美色吧。

  好紧张,听声音是个男的,完了,我的清白。

  “放心好了,今天还不到你死的时候!”

  拿起团藏的信,神月光打开。

  ‘致大名阁下:

  上次一别,悠悠数载,大名之风采,今日想来,恍如天人。心仰慕之,恨不得在大名座下当差。今获仙丹十粒服用可恢复青春,让大名可恢复当年之风采。

  今木叶表面风光,内里不堪造就。想起大名之前交代,心中悲愤万千。

  匹夫三代,欺上瞒下,牺牲村、国之利益,以养足自身。此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却是三代火影。今三代死,木叶欢庆,火之国也当庆贺。

  五代目火影纲手,妇孺之辈,秉承猿飞之意志,定然会重蹈当年覆辙。

  今团藏愿为大名效劳,以此书信为凭,但凭差遣!

  志村团藏、敬上!’

  好你个团藏老银币,居然敢算你大熊纲手,还想当火影,我看你这老脸,也真的是不用要了。

  若是就这么杀了你,那也不好,我倒要看看,你接下来面对大名的报复,会怎么做?

  “转过身来,看着我的眼睛!”

  那根部忍者转头,随后直接看到了一双血红的双瞳。

  这是……宇智波?

  ……

  次日清晨。

  纲手照常起床,带着神月光、迈特凯,三个人到了大名府邸的门外。

  “木叶村纲手,求见大名,希望给个方便!”

  那守卫睁眼看了一下纲手,随后闭上眼,默不作声。

  【现在大名估计在接待团藏的手下,纲手啊,你就慢慢等吧!】

  纲手挑眉,刚想进去,却又听到了另外一道心声。

  【到时候你肯定会乐出声来,这可是小爷暗中帮你的,女人,你可不要忘了我!】

  【哎,可惜这话不能给你说,我就只能当一个默默无闻的守护骑士了。】

  神月光脑海里那奇奇怪怪的名词,纲手也不想研究那是什么。

  她现在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神月光已经把事情搞定了。

  她只需要等待就可以了。

  ……

  “大名,这里有我家团藏大人书信一封,请大名过目!”根部忍者老老实实的递上书信,随后站在那里等着。

  有一个侍女从大名身后走过来,从根部忍者手里把书信接过去,仔细检查了好大一会儿,确认没有危险后,才递交给大名。

  大名拆开书信,看完里面的字体,瞬间喜笑颜开。

  “仙丹在哪,快给我呈上来!”

  仙丹,哪怕没有传说中的这么厉害,只要能让他恢复青春,或者延长几年寿命,大名也就知足了。

  如今收下团藏的投降书,大名觉得自己身体轻松,浑身有劲。

  他要大干一番,整个火之国,都将臣服在他的脚下。

  “大名,这仙丹乃是我家大人花费了大量资源才得到的,珍贵异常,这侍女能靠得住吗?”根部忍者用怀疑的眼神看向那侍女,手里的小瓷瓶,被他捏的死死的。

  大名笑道:“这可是我的养女,比我的亲生女儿还亲,怎么会害我呢!快点把丹药呈上来!”

  “是!”这一次,根部忍者没有再推辞,缓步走到了大名三步外,到了这里,他被人拦住,还是刚才那个侍女。

  根部忍者无奈,把手里的瓷瓶递上去,随后满脸紧张的看着她。

  侍女拿过瓷瓶,径直放在了大名身前的桌子上。

  大名打开瓷瓶,从里面倒出一粒‘仙丹’,异香扑鼻,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好久不能起来的二弟,此时颇有勃然暴怒的症状。

  ‘原来是这样的仙丹啊,这团藏真是一个老不修啊!’

  刚想吃下去,随后大名心有余悸的看向根部忍者,把手里的仙丹朝着他扔过去。

  “这一颗赏给你了,服下吧!”

  根部忍者没有犹豫,直接张嘴把仙丹吃了下去。

  一分钟后,根部忍者弯下腰,脸上有些不好意思。

  “哈哈,果然是仙丹,团藏这个老家伙,如果不逼他一把,这家伙还藏着掖着!”大名笑呵呵的批评道。

  男人嘛!

  江山和美人地位差不多。

  如今大名拥有江山,自然想要品尝更多的美人了。

  团藏这丹药,对身体退化老朽的他来说,和仙丹也差不多了。

  再次倒出一粒仙丹,大名直接服下。

  一瞬间,他好像是泡了一个暖水澡,身体暖洋洋的,原本老朽的皮肤,此时变得年轻了不少,已经好些年不能动用的兵器,此时再次变得强硬起来。

  “不错的东西,你可以下去了!”

  大名对着根部忍者说完,随后把侍女拉到怀里,对着她上下齐手。

  至于他刚才说的养女身份,呵呵,让他更加激动了。

  ‘噗!’

  苦无穿透了侍女的身体,到了大名的眼前。

  原本还在他怀里扭动的侍女,此时软趴趴的倒在地上,殷红的鲜血从伤口喷洒到大名的身体上。

  “快来人,有刺客!”

  “狗贼,受死吧!”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和大名惊慌失措的声音不同,根部忍者声音冷厉,另外一个苦无从他的手里扔了出来。

  ‘叮叮当当!’

  两个黑衣人一前一后把根部忍者包围。

  “快,杀了他,杀了他!”

  大名快要疯了,这么多年,他第一次面临生命的危险。

  团藏这个狗·日的,居然想要杀了他。

  明明都把自己珍贵的丹药送来了,为什么还要刺杀。难不成这丹药有什么强大的副作用,他不想让自己知道吗?

  两个忍者不愧是大名的守卫,实力相当不俗,三下五除二便把根部忍者解决。就在二人想要逼迫他说出真相的时候,这根部忍者的脑袋直接爆炸,红的白的洒了二人一身。

  “这是封印术,如果被人封禁查克拉,便会主动爆炸,不让敌人获取任何有用的情报!”

  大名把侍女的尸体推到一边,也不顾自己满身的鲜血,着急喊道:“快把纲手叫进来,她是医疗忍者,快点让她过来给我看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