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刀剑神域玩小号 > 第六十一章 像一场梦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一章 像一场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黎明时分,陆晨低着头,眼睛看着地面,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向前走着……

  他想起了第一次在山洞中看到零奈的场景。

  “不要,我不是怪物!”

  白毛女孩从大石头后慌张地探出头看向自己。

  “你是谁?”

  “我……我也不知道……”

  当这段记忆突然在脑海中闪过时,所有和零奈一起的记忆也随之而来,如同过电影一般在陆晨的眼前播放。

  “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白毛女孩眨巴眨巴双眼:“我为什么不能跟着你。”

  “随你!”

  ……

  “嘿嘿,这块水晶只有我才能把它变成武器哦。”

  “不过,你必须求我,而且还得答应我三个条件。”

  那些久远的回忆在零奈消失后,突然无比清晰地出现在了陆晨脑中,让他一时间想起了零奈的声音,想起了零奈的一颦一笑。

  “你到底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你没有自己的家吗?能不能不要来烦我?”

  “我……没有家。”白毛女孩低下了头。

  “那就哪来的回哪里去,总之,不要再跟着我!”

  ……

  陆晨又记起那时的场景,想起重重地关上屋门后,一个转身,忽然看见零奈穿墙而过。

  那个时候,一直以来十分冷静的他都直接被吓了一跳。

  “你终于肯听我说话了?”女孩笑了笑。

  “我是谁嘛,怎么说呢,其实我之前是没有名字的,不过刚刚在路上我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零奈,好听吗?”

  “零奈?”

  “嗯,你可以这样叫我。”

  “你刚刚到底是怎么从外面进到我屋子里的?”

  “额,就是这样啊。”零奈说着,为陆晨演示了一遍自己的穿墙大法,无视墙壁,从屋内走到屋外,然后再从屋外走到屋内。

  陆晨记得那时的他完全傻眼,本来一次就够震撼了,零奈却像面前没有墙壁一样来来回回走着。

  “你……你到底……”

  “终于想知道我的身份了吗?”

  “我可以告诉你,但你首先要保证你要相信我说的话。”

  “其实我不是人。”

  “按照你们人类的话来说,我其实是一段程序或者叫作bug。”

  因为穿墙的事情,陆晨其实已经相信她的话,但还是因为不可思议瞪大了自己的双眼。

  但之后,那份不可思议也逐渐地消失了。

  陆晨完全相信了零奈的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零奈说出了那句话。

  “换句话说,只有你能感受到我的存在,我……因你而存在。”

  我……因你而存在。

  陆晨那个时候一瞬间就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一种自己和零奈紧紧绑定在一起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也让他对零奈彻底放下心防。

  在那之后,零奈就像很早之前就住在自己家一样住在了自己家里,陆晨也慢慢地习惯了和她一起的生活。

  在她的帮助下,陆晨获得了自己现在最趁手的武器——渊星剑,自身的实力也因此得到了大幅度的增强。

  同时为了帮零奈进入现实世界,陆晨也答应接取她的任务,救援【政委】,探索最前线……

  两人就像是孤舟之上共患难的同伴,又像是关系极好的异性朋友。

  但陆晨对零奈从来没有什么真正的爱意,若说心动确实是有几次,但每次对这个女孩感觉到心动之时,陆晨总会悲哀的想起零奈是人工智能的现实。

  她不是真正的人类女孩,没有实体,只是一堆程序代码。

  一想到这个,陆晨那种心中的感觉便陡然消失,心中只剩下了一种落寞感,但又看到面前女孩的笑容,那种落寞感很快又被温暖所替代。

  人工智能是不可能喜欢上人类的,我也不可能喜欢上人工智能,陆晨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直到那一天,夜幕之中穿墙而过的零奈从身后抱住了自己。

  “我喜欢你,陆晨。”

  “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

  那一刻,陆晨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达到了最高点,大脑一片空白。

  他一时间完全忘记了零奈是人工智能的事实,只把她当作了人类女孩。

  第二天一早,当早起看到零奈突然消失不见,陆晨那时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如同失了魂一样,而坐在门前,又看到零奈回来后,他一下子又变得欣喜若狂。

  这大起大落的变化让陆晨意识到零奈已经是自己生活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也让他发现自己可能真的有点爱上了她。

  但,还没有认真去体悟这份情感,零奈就突然离开了他……

  想到这里,正向前走着的陆晨忽然感到自己因为哭的过于凶狠而有些麻木的心灵突然一阵剧痛。

  脑海里的零奈形象也在这时开始瓦解,逐渐变成碎片消失……

  “不,不要……”陆晨发出颤抖的声音,脚步突然急促起来,拖着向前快速走去。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突然加速向前走去,像是在追赶着零奈一样。

  可零奈已经死了啊!

  陆晨忽然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绊住,身体向前倒下,趴在了地面上,他一下子感受到了极度冰冷的感觉,手中一直紧紧攥着的零奈刚刚给他的蓝色光球也因为他突然摔倒而掉在了地面上。

  陆晨抬起头看向前方的那颗蓝色光球,伸手摸向了它。

  当他的手刚刚触及光球的表面,那东西一下子发出了耀眼的蓝光,接着在空中投射出了零奈的影像。

  陆晨惊得瞪大双眼,看着那投射出来的影像。

  熟悉的白色长发,熟悉的金色双眸,一切都和零奈一模一样,让陆晨瞬间有一种零奈还活着的错觉,但他知道面前的只是虚幻的影像。

  “听好了哦,获得渊星剑强化+5和强化+6材料的地点。”影像中的零奈两手叉腰,看起来颇为神气。

  “渊星剑强化+5的材料藏在艾恩葛朗特第二十二层也就是我们的家所处的楼层的一个山洞中,具体地点是在这一层最高峰的山腰处,你爬上山后,渊星剑会自动感应到那个地方,然后带你过去。嘿嘿,这个地方是我在那天,就是你以为我离开的那一天偷偷跑出去时找到的。当时骗了你,其实我那天并没有出去外面找花,花只是我在路上顺手摘的。”说着,零奈调皮地笑了笑,即使在投影之中,她也一点儿都不严肃。

  “至于渊星剑强化+6的材料,也就是渊星剑强化至最高级的材料,我放在了你的身体之中。”

  听到这里,陆晨突然瞪大了双眼。

  我的身体中?

  “你现在一定又露出惊讶的表情了,呵呵,可惜我看不到了。确实是藏在了你的身体中,你在刀剑神域中的角色也是一堆代码,渊星剑的强化材料也是一堆代码,我只是把这些代码藏在了你的代码之中,只有达成特定的条件,你才可以获得。”

  “至于条件,听好了哦。”零奈忽然摆出一副认真的姿态,“找到你的心!”

  “额,你可能一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给你解释一下吧。”

  影像中的零奈向前方看去,好像在直视陆晨的双眼。

  “陆晨,和你一起的这段时间里,我有了很多改变,变得越来越像人类,而这全都是因为你,但同时,你也因为我有了很多的改变,也许你可能并没有发现。”

  “你话变得多了,感情也变得丰富了,不再向之前那样冷酷,呆板,也不再像之前那样不近人事,一心只想着打怪刷级,甚至不想离开这里,但即使有这么多的变化,你有一点仍然没有改变,你没有心,没有像你们人类那样完整的心,或者说,你的心还是麻木的状态,你像是将它藏在一个地方之中,不让它苏醒,也不让任何人接近……”

  “这是因为你从来只是将自己封闭在一个地方,除了我和柚子之外,几乎不与任何人交流,不与任何人接触……”

  “这样的你,在现实世界中就如同在身边设立无数道屏障的人,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你才会觉得在现实世界中有些孤独,没有目标,没有任何意义吧……”

  “我想改变这样的你,帮你重新找回你的心,这个想法也是在我秒杀砂岩龙王后才产生的。”

  “那时的我已经意识到了系统主程序在之后肯定会来封杀我,我的结局已经注定,我……已经离不开这个游戏,也不可能和你一起前往现实世界,所以我想帮你,想让你回到现实世界后变得开心些,带着我的那份变得更像一个人类。”说到这里,零奈的表情变得有些落寞。

  “其实,我已经做出了尝试,让一个麻木的人重新找回自己的心的办法,便是用强烈的感情去冲击他,那一天晚上,我其实知道你并没有睡着,我也是故意趁着你没有睡着对你说了那些话,目的就是想用我伪装的爱意去唤醒你的心……”

  “是的,伪装的爱意,陆晨,我其实并不爱你,那些表现,那些话,只是我根据大数据模仿热恋中的女孩所说的。”

  “对不起,陆晨,我骗了你……”

  “但没有办法,我终究不是人类,我只是个人工智能,只是一个代码量可能有些庞大的程序,没有激素,没有人类的生理结构,没有欲望,没有感觉,是不可能学会爱的。”

  “我只是想帮你,想在自己注定死亡的结局之前留下一些东西,想让你活得更开心些。”

  “可谁又能说这不是爱呢?我虽然不懂得爱,但我知道,我如果真的是一个人类女孩的话,一定会爱上你,那么长时间的朝夕相处,我真的很喜欢你,喜欢和你在一起。”

  “陆晨,我……不可能爱你,但我真的爱你,你……能理解我吗?你一定会理解我的吧!”说到这里,零奈金色的眸子忽然流出豆大的泪珠,影像也到这时彻底消失,蓝色的光球变得黯淡,似乎再也不能使用。

  陆晨原本风干的眼眶此时也流出了泪水,他感觉到心口一阵疼痛……

  零奈爱他吗,人工智能会爱上人类吗?

  他觉得那一切都不重要了,他现在只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零奈……

  陆晨双手握住黯淡的光球,在白茫茫的清晨之中跪在地面之上,又嚎啕地哭了起来。

  他的嗓子早已沙哑,却哭得极其悲怆。

  “零……奈,呜呜,不要走啊!”

  好久好久,他再也哭不出来,无力地垂下头颅,站起来继续向前走去。

  我……这是要去哪啊?没有了零奈,我该去哪里啊?

  当陆晨仅跟随着自己的意识向前又走了一段路时,他抬起头忽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自己的家门口。

  “原来……我是要回家吗……”陆晨看着前面那所屋子,沙哑地自言自语道。

  他沉默地走向前去,推开了自己的家门。

  屋子里空空荡荡,冷冷清清,再没有零奈的身影,也没有零奈热情的问候。

  以后,彻底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有些阴暗冷清的屋子中,陆晨感觉心情沉重,难受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有些累了,默默朝前走去,无力地坐在桌子之后。

  抬头向前扫去,陆晨的目光最终落在了窗台那边。

  那里还摆着零奈之前种的花,但现在没有阳光,它们的颜色也不像之前那么鲜艳,就连花朵看起来也沉沉的,垂在下方……

  陆晨呆呆地看着那里,模糊地看到了零奈的身影,她似乎还站在那里,充满活力地拿着水壶在浇花……

  但一晃神,那模糊的身影又突然消失,只剩下了空落落的一片。

  陆晨机械地转过头看去,看向自己的桌子对面,之前零奈一直是坐在这里的。

  窗外太阳升了起来,淡金色的光辉透过窗子照进了屋子中,恍惚间,陆晨好像又看到零奈坐在自己对面,正担忧地看着自己,长长的白发染着一层金色。

  她似乎在说:“你怎么露出这副表情,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不要因为我的离去而伤心。”

  陆晨微眯起双眼,感觉眼睛又发热起来,正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了什么破碎的声音,眼前模糊的白色身影忽然变了一个样子。

  那长长的白发变作了棕色,依旧染着金辉,淡金的眸子变成黑色,向着他露出极其担忧,同情的目光。

  陆晨一时想起了面前坐着的女孩的名字。

  “你还好吗?”凛子问道,她棕色的长发在阳光照耀下看起来极其柔和。

  陆晨看着她,有一种要哭出来的感觉,但最终压抑住了那种冲动,声音沙哑,发颤地回道:“像是做了一场梦。”

  “那接下来,你要干什么?”凛子问道。

  “我……想救她。”陆晨开口说。

  凛子缓缓站了起来,朝陆晨伸出了手,笑了起来,那笑容看起来和零奈几乎一模一样:“那,我们走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