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刀剑神域玩小号 > 第三十七章 AI与无心者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七章 AI与无心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什么?!”零奈惊讶地看着陆晨。

  她计算了陆晨所有可能的回答的概率,刚刚陆晨的答复是其中概率最小的。

  明明已经使用了人类社会的高级交流谈判技巧,却还是得到了这样出乎意料的否定回答。

  有时候零奈真的搞不懂他们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总会做出不合数据推算出的行为。

  比如这个游戏的设计者,明明只要好好设计游戏,赚钱就行了,却非要将玩家困在这里,又比如面前这个陆晨,总是做出一些不符合常理的行为。

  陆晨冷冷地看着她,面无表情。

  “为什么?!”

  “你还是不相信我吗?”零奈问道。

  “嗯,有点吧,如果天上突然掉下来一个很大的馅饼,我是会害怕被砸死的。”

  “看来你还不算那种强大的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心理把控的还不是那么精妙。”

  陆晨把渊星剑收回道具栏。

  零奈注意到了这个小动作:“把渊星剑给我!”

  “不给。”

  “你,那你得答应我!”

  陆晨摇了摇头:“说过了,不答应,而且你刚刚不是说了嘛,这把剑本来就是我帮助你实体化应得的。”

  “你……你们人类都是坏家伙!”

  陆晨听到零奈的这句话,心里不知为什么有种奇妙的感觉。

  就跟逗小女孩玩一样。

  看来她只是一个不太成熟的人工智能,并没有学习太多信息及数据。

  “你还是担心我出去外面会伤害到你们人类?”零奈止住自己生气的表情,试探的问道。

  陆晨也倒了一杯水喝下,“不,我一点也不担心。”

  “老实说,我并不害怕你出去外面伤害人类,我也不是不信任你。”

  “那你为什么?”

  陆晨看着零奈:“这可能就是我们人类和你们这些程序的区别吧,人类往往会被不经意间出现的情感所影响,而你们这些程序往往根据理性,或者数据的计算去考虑问题。正如我现在,即使不害怕你伤害人类,即使对你有所信任,相信你是人工智能,相信你之前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还是因为你突然给我这么多好处而感到一种不安,一种害怕的情绪,并因此影响自己的决定。”

  零奈摇了摇头:“我不明白。”

  她的样子就像是幼儿园的小女孩在听大学生给她讲微积分,高等数学或是大学物理一样。

  “你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明白,这种行为就叫做感性,即使你现在根据自己搜寻到的人类信息,在尝试着扮演着一位人类女性,或者你本身已经感受到了自己与人类的这种区别,在努力地去理解,去消除,去成为真正的人类,但你终究不会理解,你终究不是人。”

  陆晨冷冷地说道,丝毫不在意零奈的感受,因为他知道零奈没有感受。

  零奈依旧在扮演着,低下了自己的头,脸色变得阴沉。

  “我的确注意到了……这种区别,这种我似乎跨越不过的障碍。”

  白毛女孩又抬起头:“我不理解为什么我会有这种做不到的事情,所以我想成为人类,我想努力地变成人类,这就是我的真实目的。”

  陆晨看着白毛女孩,能看到她那金色的眸子在闪着光,心里也不由得一惊。

  她已经能做到这种程度了吗?

  但仔细一想,也许只是她的程序判断出她现在应该这么做才更像人类,就像手机语音助手根据大数据判断该做什么回答才能让主人开心一样。

  陆晨干咳一声,又说道:“除了刚刚因为人类的感性拒绝你的回答之外,我还有一个原因。”

  零奈看向陆晨,眼里的闪光还存在着。

  “那就是我并不想帮你攻略BOSS,通关这个游戏,我本来对通关这个游戏,离开这个世界就没有什么想法。”

  陆晨又说出了零奈根本预想不到的答案。

  “为什么?”

  “很简单,就是不想。”陆晨耸耸肩,觉得站着有点累了,便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零奈感觉不到累,依旧站在那里。

  “你和那些玩家不一样,他们几乎全部都想离开这个世界,回到现实。”

  陆晨冷笑一声:“没错,我可能就是这些玩家中的异类吧,也恰好被你遇见了。”

  “为什么?”零奈又问道。

  陆晨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呆呆地目视前方,叹息一声。

  “算了,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只是个机器人。”

  “我不是机器人,我是人工智能,和那些是有区别的。”零奈辩驳道。

  在这种是与不是的问题上,她似乎格外在意。

  陆晨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刚刚说错了,我并不是不想通关这个游戏,而是通关不通关对我来说都没什么。”

  “有这种想法很简单,人为什么会沉迷游戏,就是在现实中过得没有游戏好,或者是在现实中很孤独……”

  “我也一样,现实世界的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但却完全没有普通大学生的样子,沉迷于手机电脑,上课翘课逃课,整天除了睡就是吃,浑浑噩噩,没有目标,没有朋友,没有想干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迷茫不知方向。”

  “第一次进入这个游戏之中,我就有一种重生的感觉,这一切虽然是游戏,但太真实了。我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目标,那就是不断变强,然后杀怪获得奖励,获得那种一瞬之间的快感,虚荣感,然后继续循环往复,让自己变得更强,战胜更强的BOSS,获得更多的奖励。”

  “老实说,在听到茅场晶彦所说的那些话时,我并没有什么感觉,就像是看到自己挂科一样,甚至看着那些和我一起被困在这里的人,我内心里还感觉到一阵窃喜,我已经麻木了,我甚至已经把自己划出了人类之外。我现在在游戏中就是一个【独行者】,一个孤独的人,但我并没有任何感觉,我只是享受这种不断升级打怪的过程,以及它带给我的虚荣感。”

  “从开服到现在,我一直都是这样,一个人打怪,一个人生活,一个人从第一层走到现在这里……”

  零奈看着有些落寞的陆晨说道:“你……和我有些一样。”

  陆晨抬头看向她,等着零奈开口。

  “都没有心。”

  白毛女孩也看向陆晨,两人四目相对,一时间呆住。

  陆晨看着她那长长的睫毛,怎么看都觉得更像是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