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刀剑神域玩小号 > 第二十七章 即使你深陷沼泽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即使你深陷沼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溪伸手向左滑去,周围的场景迅速变换,转眼间,陆晨和沈溪两人已经从天台移动到了周凯所居住的单元楼门前。

  看着那黑色的大门,沈溪愣了愣,伸手触碰大门时说:“这里是我的潜意识空间,也就是说,住在这里的周凯并不是我的那个朋友周凯。”

  “他是由我过去对周凯的记忆所化成的,他所能做出的反应全都是我的潜意识根据过去的周凯所推断出来的,换句话说,他的反应不一定是真正的周凯会做出来的,而是我的潜意识觉得合理的。”

  陆晨看了他一眼,沈溪正低着头。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迈出这一步。”

  陆晨说道。

  听到陆晨的话,沈溪似乎有所触动,微微抬头愣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

  他伸手推开黑色的大门,伴随着吱呀一声走了进去。

  陆晨也跟着他的脚步走了进去,两人沿着阴暗的扶梯向上走着。

  “他家在三楼。”

  沈溪默默地说了一声。

  到了三楼,两人站在了周凯家的门前。

  沈溪伸出手准备敲门,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坚定地敲了下去。

  “咚咚咚。”

  房间内没有声音传来。

  “咚咚咚。”沈溪低着头继续敲着。

  仍然没有人过来开门。

  “咚咚咚。”沈溪还在坚持着,敲得声音比前两次大了些。

  “我的潜意识也可能认为他不会来开门。”沈溪开玩笑道。

  接着,他继续低下头敲着门。

  “咚咚咚。”

  就在沈溪敲第五次时,暗红色的房门突然打开了。

  初中生模样的周凯站在门后,抬头看了一眼。

  “沈……溪,你……你怎么来了?”周凯本来无神的双眼突然瞪大,惊讶且惊喜地看着沈溪,但那表情逐渐变成慌张和紧张。

  沈溪也惊讶的看着他。

  好久,他才声音发颤地说道:“我……来看看你。”

  “这样嘛,那……进来吧。”

  周凯说着,放下扶着把手的手臂,领着沈溪和陆晨进到家里。

  周凯的家看起来有些狭小昏暗,大概因为房间里到处都堆着酒瓶与杂物之类的东西。

  “你坐吧,我去给你拿点东西喝。”周凯示意沈溪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然后转身就准备去拿东西。

  “不,不用了,小凯,我这次来,是想和你说些事情。”

  陆晨看到沈溪握紧了拳头。

  “什么事?”周凯并未转身,只是愣在原地。

  “我……听老师说,你准备要退学?”沈溪的声音发颤,握紧的拳头也颤抖着。

  背对着他的周凯身子也有些发抖,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可为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去重点高中的吗?”

  沈溪的眼睛闪烁着泪光。

  “我不想去了。”

  “为什么?”

  “就算我考上了,我爸也不会给我交学费的,他想让我去打工。”

  “那没有关系,我们可以暑假一起去打工,可以赚钱,实在不行,我和我家人商量商量,帮你付一些。”沈溪祈求着。

  “……”

  “到重点高中,我们能认识到新的朋友,新的老师,在那里好好学习,我们以后还可以考上一个好的大学。”

  “然后你就可以离开这里,到更好的地方生活,然后……”

  沈溪伸出手臂,想要拉住周凯。

  “别说了。”冷冷的回答传来,周凯仍然背对着他。

  “为……”

  “不可能的,那些都是不可能的,像我这样的人,本来就是不被命运所眷顾的。”

  “我一直都像是困在沼泽之中,像我这样的人,无论多么努力的想要挣脱,无论多么努力的想要求助,都不可能离开这里的。”

  沈溪低下了头,咬着牙:“可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

  “你以为,我没有试过吗?我也想要让别人接纳我啊,我也不想这样啊,我也尝试过和大家沟通啊,可大家早已习惯对我的排斥,早已习惯了对我的冷落。”

  “即使……换个地方,换到重点高中,换到任何一个地方,这种排斥依然是会存在的,我根本不能摆脱。”

  周凯双肩不断颤动着,陆晨能看到他的脸颊划过泪珠。

  “不会的!”沈溪依旧坚持着。

  周凯突然转身哭着大吼:“你还不明白吗?就算上了重点高中,那些人也会跟过来,就算那些人不跟过来,我这种孤僻的人,也绝不可能交到朋友,这个世界就是想要我死,就是不想要让我活着!”

  被周凯这突然的吼声吓到,沈溪愣了一段时间,低下了头。

  那边的周凯,咬着嘴唇,上身剧烈的颤动着,眼里满是泪水。

  好久,他也低下头去。

  “是老师让你来劝我的吧。”

  “你走吧,你已经完成了你的任务,班长。”

  “拉我这种深陷沼泽的人,只会让你也跟着沉下去……”

  沈溪干涩的嘴唇动了动,终究说不出话来。

  昏暗的房间中,两个人沉默着,再也不说话了。

  沈溪无力地抬头看了他一眼:“这样嘛,那好吧。”

  他放弃了,他知道无论再说什么都没什么用了。

  沈溪低着头,失神地朝着大门走去。

  陆晨叹了一口气,目光扫过仍低着头的周凯。

  这的确是会发生的情况。

  一个想要离开这个世界的人,本来就已经丧失了所有的希望。

  周凯已经被那片沼泽淹没了。

  跟着沈溪走出门去,正在这时,两人忽然听到了周凯的声音。

  “沈溪!”

  沈溪一惊,赶紧转过头去,看向站在身后不远处的朋友。

  周凯双眼噙满了泪水,咬紧的嘴唇颤动了一下。

  “谢谢!”

  说完那话,陆晨看到,两人眼里的泪水一起涌了出来。

  “谢谢呜,呜,谢谢你还愿意来劝我,谢谢,唔。”

  “我以为……整个世界都抛弃了我,全都抛弃了我,呜呜。”

  “我忘了你,我忘了你会来。”

  沈溪双唇颤动,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硬憋住自己的哭声。

  “谢谢!”

  沈溪忍住泪水,朝着周凯一步一步走去。

  “对……对不起,小凯!”

  他走到了周凯身边,然后一把抱住了他。

  “小……凯,我对不起你……我是个懦夫,是个懦弱的混蛋。”

  “我……不配成为你的朋友!”

  沈溪号啕大哭了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