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刀剑神域玩小号 > 第二十五章 渐行渐远的朋友 下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渐行渐远的朋友 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沈溪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转而看了一眼被围着的周凯。

  他正无助地蹲在那里,身上裹紧的衣服被风不断拍打着。

  “哎,不干什么,就是想和他交流交流。”

  “交流交流为什么跑到操场来了,而且还围着他?”沈溪瞪向那人。

  “哎,没事,班长你别管了。”

  “真没啥事。”

  沈溪没有听他的话,又看了一眼周凯。

  此时的周凯因为听到沈溪的声音,正眼巴巴地看着他,黑色的双瞳闪着泪光。

  “为什么要把他围起来?”沈溪继续问道。

  “哎,没什么,就是看不惯他,觉得他挺烦的。”

  “哎,真没啥,你别管了,班长,赶紧走吧。”那人似乎有点不耐烦了。

  沈溪仍在坚持,但他知道自己也做不了什么,只能站在这里,看着他们。

  突然,那几个人有人抬起脚朝着周凯踢了一脚。

  周凯不敢说话,只是发出一声呜咽。

  “你们……”沈溪正要说话,却被身前的人挡住视线。

  “哎,班长,有些事情你就别管那么多了……”

  “赶紧回去吧,回去吧,昂。”

  沈溪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拳头握紧,鼻子里发出微小的闷哼声。

  “走吧走吧。”那人说着。

  正在这时,沈溪看到包围周凯的那几个男生将他拖到操场的一角,而他却只能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

  他看到,在被那些人拖走之时,周凯求助似地看着他,可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看到,那几个人一人一拳,一人一脚,朝着周凯打去,而周凯只能抱着头,什么声音都不敢发出。

  陆晨默默地站在沈溪的旁边,陪着他一起看着。

  “对了,班长,你应该不会告诉老师吧。”

  “哎,我们就是和他交流交流,呵呵。”

  “你就当没看见,赶紧回去学习吧,这没啥可看的。”

  刚刚和沈溪说话的那人回头看了沈溪一眼,然后继续朝着那个角落走去。

  沈溪的拳头越握越紧,低下头咬紧了嘴唇。

  陆晨只是眯着眼看着,说不出话来。

  半晌,沈溪忽然动了,僵直地转过身体,朝着后方走去。

  陆晨叹了一口气,转过身看着他。

  不知为什么,陆晨感觉沈溪的背影和周凯很像,都挺落寞的。

  乌云密布的天空,让人的心情也跟着十分压抑,沉重。

  场景慢慢消失,慢慢转换,陆晨再回过神来,只发现自己身处一位老师的办公室中。

  沈溪黑着脸低头站在那里,老师则坐在椅子上看着他。

  “沈溪,老师知道你和周凯是一个小区的,你能告诉我,他为什么突然要提交退学申请吗?”

  “你也知道,下学期就要中考了,这么关键的时刻,你说他怎么……”

  沈溪低着头,半晌挤出了一句话:“我……不知道。”

  “这样嘛,那行吧。”老师也颇感无奈。

  “唉,这孩子也挺可怜的,你应该知道他的家庭情况吧?”

  沈溪嘴巴抽搐着,又过了很长时间才应了一声。

  “嗯,关于他的退学申请,校方仍在考虑,你是他的邻居,也是班长,我希望你到家有时间的话,尽量找他聊聊吧,最好你把他劝回来,这可是事关他人生的事啊。”

  “嗯,我会的。”沈溪说了一声。

  “行,回去吧,哦,对了,你也不要有什么压力,实在劝不回来,或者不想劝的话,就算了,你可是班里的优等生,以自己的学习为重。”

  沈溪沉重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陆晨看着沈溪走过自己的身边,时间和空间也在这时刻突然改变。

  等到陆晨回头去看时,已经发现自己回到了沈溪和周凯所居住的小区。

  几年过去了,小区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一排排旧式房子的漆皮早已脱落了许多,看起来颇为老旧,过道两旁的草坪中也长出了很多不知名的杂草。

  这里早已物非人非了。

  陆晨看到,沈溪一个人低头站在两个单元楼之间的过道上。

  他背着书包,身体面对着周凯所住的那栋单元楼。

  犹豫了许久,终于向前迈出了一小步。

  但他抬头看了一眼,眼神呆滞而沉重,愣了片刻,又低头转过身去,朝着自己家走了过去。

  陆晨无言地看着他,看着周凯所居住的单元楼,微微摇了摇头。

  他默默地向前走去,身旁的场景在这个时候发生变化。

  “应该到最后了吧。”

  “这场名为‘朋友’的电影……”

  陆晨低着头,自言自语着。

  等他回过头来,发现自己正站在沈溪的卧室之中。

  此时的沈溪坐在电脑桌前打着游戏,眼神呆滞,没有一丝活力,这让整个屋子都显得有些冷清。

  “咚咚咚。”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陆晨先一步离开卧室,沈溪也随之从卧室里走出来,打开了自己家的门。

  外面站着一个陌生的女人。

  “你好,请问你是……?”沈溪问道。

  女人看了看他:“你是沈溪吧,我是周凯的姑姑。”

  听到女人的话,沈溪抬头看了她一眼。

  “这是我在周凯房间里找到的,应该是给你的。”女人从包里拿出了一封信,交给了沈溪。

  沈溪接过信,并没有第一时间去看,而是问道:“周凯呢?”

  女人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然后转身离开了。

  另一边,看到女人表情的沈溪低下了头,脸色变得极其苍白阴暗。

  他失神地站在那里,好久才缓了过来。

  接着,他双手颤抖地打开信封,从中取出了信纸。

  当看到信的第一行字时,沈溪的眼泪直接就流了出来。

  “呜,对,对不起……”

  “小凯,对不起……”

  沈溪呜咽着,泪水打湿了信纸,双手颤抖着,根本不能自已。

  陆晨并没有去看信的内容,只是站在旁边默默地看着他,从头到尾他都是一个旁观者。

  他什么都干预不了,只能默默地看着。

  沈溪哭着,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半晌,他直接跪在了地面上,攥着信纸,嚎啕大哭了起来。

  陆晨看着他哭着,有些同情,但也无奈。

  就在这时,周围的场景一瞬间破裂成蛛网状,然后伴着破碎的声音消失了。

  等陆晨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站在了小区单元楼上的顶层之中。

  远处的天边,夕阳落寞地挂在地平线上,橙黄的阳光笼罩在整个顶层之上。

  陆晨眯着眼看向了坐在楼层顶层边缘的沈溪。

  此时的他已不是初中生模样,而是陆晨在第一次看到他时的样子。

  陆晨默默地走向他,在夕阳的余辉下。

  “你来了。”沈溪坐在哪里,并没有转头,轻声说道。

  “我来了。”陆晨回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