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刀剑神域玩小号 > 第八章 花之庭院

我的书架

第八章 花之庭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艾恩葛朗特第三十五层

  传送的效果光在两人周围消失,紧接着,缤纷的色彩便进入了陆晨和南栀的视野中。

  第三十五层的转移门广场遍布着无数的花朵,狭窄的道路以十字贯穿圆形的广场,其他地方则是用砖块围城的花圃,各色的不知名花草在其中争奇斗艳。

  这层楼被称为游戏里的【花之庭院】,不光是街道,整个楼层都布满了五彩的花朵。

  南栀失神地站在原地,水灵的大眼从兜帽里向外望去,一眨一眨的。

  她从来没有来过第三十五层,这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美丽的风景。

  陆晨早已经司空见惯,熟视无睹地朝着前方走去。

  身后的少女在身旁的花圃边缓缓蹲下,看着娇嫩欲滴的花朵,她忍不住伸手触碰,但还未靠近,又收了回来。

  她并没有摘花的习惯,从小受的教育便是不能破坏公物,不能随意摘花。

  美的东西,留在那里让更多人欣赏它的美就好,自己一人摘去,只能一个人欣赏,而且还不能长久。

  即使这是游戏,她依旧自觉遵守这条道德标尺。

  转头看到陆晨的背影渐渐远去,她慌忙小跑地跟上前去。

  途中,看到周围有几个漫步在花间小路的身影,几乎全都是男女二人组,两两互相手牵着手,或是互相挽着臂膀,开心地边走边谈笑着。甚至还有一对情侣正坐在小路旁的长木椅上,干着让南栀不由得脸红心跳的事。

  兜帽女孩不由得摇了摇头,看向前方走着的陆晨,她不敢走上前去与他同行,如果被其他人看到误认为情侣的话,她一定会羞的要死。

  突然陆晨停下了脚步,向后转头看去。

  而一直在他身后低着头走着的南栀直接一头撞在了他的背后。

  “对……对不起。”南栀慌忙说道,脸涨得通红。

  “我以为你跟丢了。”陆晨说了这一句,继续向前走去。

  南栀不敢再低头走路,只得平视向前。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南栀是第一次来第三十五层,她完全摸不清方向,只是跟着陆晨一昧的向前。

  “我们要去的是第三十五层【练功区】的副本【蜂巢】,在那里有你需要的武器强化材料。”

  陆晨边走边说,他忽然回过头看向南栀。

  这一次南栀没有撞上他,抬头看着陆晨。

  “你这是第一次来第三十五层?”

  “唔……是的。”

  陆晨皱眉:“既然不熟悉,为什么要跟过来?”

  “乖乖等在店里,让我带回材料不就好了吗?”

  少女低下头,发出蚊子一般的声音:“我想自己一个人打怪。”

  陆晨深深地看了一眼她:“随意,不过我说过了,我不会对你负责。”

  话刚出口,陆晨就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什么对她负责……

  “唔……对不起,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看着她那弱不禁风的身板,陆晨没说什么,转头继续向前走去。

  这女孩应该是【攻略组】某个公会的乖乖女,一直被那些公会成员保护得很好,今天这应该是来体验游戏的……

  “斗篷脱了吧。”

  “嗯……啊?”

  “待会儿如果要战斗的话会很不方便的。”

  “而且,在这里也不会有人认出你,反而穿着斗篷更引人注目。”

  “唔,好……好的。”

  南栀立刻打开系统窗口,解除斗篷的装备。

  她只身穿着棕色的皮革,看起来比穿着斗篷时更瘦小了,手臂也不由得缩了缩,她的脸长得还算是蛮清秀的,有那种高中女生特有的清纯与恬静。

  陆晨也没有转过身去看她一眼,他没这种癖好也没这种兴趣,只想着一心赶紧打怪,赶紧完成委托。

  走出转移门广场,城镇的主要街道也同样埋没在花海之中,南栀有时候会不由得朝着旁边的店铺投射出好奇的目光,但碍于陆晨一直前行的脚步,她也只能看一小会儿。

  街上的情侣比在转移门广场的还要多一些,看的多了,南栀就不觉得羞愧了。

  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如同之前看花一样好奇地看着她们。

  在游戏发布之前,她还是个高一学生,学校里是严格禁止早恋这种现象的。

  但处于青春期的男女,谁会忍住不去想这些事情呢?

  即使文静如她,一向只专注于学习,也会因为某位少年偷偷放在桌子里的一封信纸心不由得像小鹿一样乱跳。

  困在这个游戏之中,再没有之前的那些限制,少女也变得大胆起来,但终究会因为自己设下的原则而不去多想。

  但现在,她又不由得想起了凛子姐曾经对她说的话。

  “喜欢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啊。”

  “你以后肯定会喜欢上某个人,让他的身影一直刻在你心中的。”

  她转头看向了陆晨高大的背影,慌忙摇了摇头。

  正在这时,陆晨又转头看向她:“待会儿我们就要进入【练级区】了,如果你想体验战斗的话,可以趁机体验,不过自己小心一些。”

  陆晨当然看到了女孩脱下斗篷的样子,不过心里没有任何波动。

  只是像着之前作为大学学长为大一学妹引路那样,露出一脸正经严肃的表情。

  南栀乖乖地点了点头。

  进入第三十五层的【练级区】,再向南走了几分钟后,南栀终于如愿以偿地遇见了第一只怪物。

  但她并没有激动地如同自己想象般那样,掏出佩剑,英勇地与怪物战斗,证明自己不用大家保护,一个人就可以。

  而是一边大叫着,一边躲到了陆晨身后。

  “啊——这是……什么啊?”

  陆晨有些无语地看着身后的南栀,然后又看向那个被女孩指着的怪物。

  如果用最简单的语言去形容它的话,就是【食人花】,一根粗壮的深绿色根茎,根部则分成复数的枝干稳稳地踩着地面,身体的顶端则是类似向日葵的黄色巨大花朵,中央大大张着长满牙齿的嘴巴,露出内部看来似乎有毒的红牙。

  老实说,小时候的陆晨也怕这种电影中经常出现的玩意。

  但现在,见识了那么多恐怖的BOSS后,他还觉得这小别致长得有点东西。

  陆晨目光一凝,拿起【渊星剑】朝前方冲去,一记横挥,直接将【食人花】劈成了两半。

  这种一刀秒了的东西,真没什么好怕的……

  “好……厉害!啊!”

  女孩刚刚夸完,就突然尖叫了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