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刀剑神域玩小号 > 第四十四章 聊聊人生

我的书架

第四十四章 聊聊人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呵呵。”

  竹之下露出了和政委一模一样的微笑。

  只不过陆晨觉得,他的笑容比政委恐怖得多。

  “这里人多眼杂,不如我们换个安静点的地方谈谈吧。”

  竹之下走到陆晨的跟前,依旧笑着。

  “如果我不想呢?”陆晨冷冷地看向竹之下以及他周围的同伴。

  “我当然不会强迫你,甚至如果你想离开的话也请自便。”

  竹之下的微笑突然止住,然后眼里露出冰冷的光芒:“但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就该做正确的事。”

  陆晨与他对峙了一秒,最终无奈妥协。

  他知道竹之下从刚刚就看穿了自己。

  如果陆晨真想走的话,刚刚他是不会取消使用传送水晶的。

  而他留在这里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那几个孩子……

  当听到竹之下的声音时,陆晨就已经知道,他和林修一样,都是杀人公会的人,只不过,他比林修隐藏的更深。

  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如果陆晨真的走了,那四个孩子的安全将无法保证……

  看到陆晨服输,竹之下满意地笑着,然后带着他走向旁边一处偏僻的地方。

  “你到底想干什么?”到了目的地,陆晨立刻冷漠地问道。

  “呵呵,看来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

  “那我就直说吧。”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刚刚你不是杀了我们一个同伴吗?”竹之下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所以,你想以命抵命?”陆晨反问道,握紧了手中的【轻影剑】。

  这把剑是从自己的大号“借”过来的,属于是40级到50级武器中需要力量值最低的武器。

  据【攻略组】的可靠消息,现在的【血色玫瑰】公会最高等级也不过45级。

  并且竹之下身边这几位陆晨看着也不像杀人公会里的精英,如果真的要打的话,他未必不能全身而退。

  “怎么可能?”

  “在我们杀人公会,哪会有为同伴报仇的想法啊,即使有,也不过是为了杀人寻来的借口。”竹之下轻笑一声。

  变态的想法。

  陆晨看了一眼竹之下周围那几个同伴,他们听到这话时,表情竟丝毫没变,大概这种想法真的已经深入杀人公会成员的内心吧。

  “呵,真不愧是杀人公会。”陆晨冷嘲一声。

  “过奖。”竹之下眯眼笑着,然后继续说:“剑秋白,我想问你,你不觉得这个世界很荒诞吗?说是禁止玩家之间互相伤害,但最后只在城镇之中设置了攻击限制,在副本和练级区之中却可以随意杀戮,只不过会多一个橙色ID罢了。”

  “这难道不足以说明,也许茅场晶彦那个日本人设计这个游戏的初衷,就是想看一场杀戮盛宴吗?”

  “或许,通关这个游戏的隐藏条件,就是我们这些强者将弱者屠戮殆尽。”

  陆晨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已经疯了。”

  “随你现在怎么想吧。”

  “也许不久之后你就理解了我们,在这个世界,弱者本就没有生存的权利!”

  “你是个强者,所以我不会杀你,相反,我想让你成为我们的同伴。”

  成为你们的同伴?

  陆晨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你觉得我会答应吗?”陆晨冷笑着。

  “哈哈,别这么早拒绝啊。”

  “我能看出来,【剑秋白】只不过是你的掩饰,或者说,只不过是你的小号。”竹之下看向陆晨手里的【轻影剑】。

  陆晨没有回话,这更加证实了竹之下的猜测。

  “并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大号并不是【攻略组】的成员,而是一个【独行者】。”

  “那又如何。”

  “别急,你听过一句话吗?”

  “【独行者】玩家是行走在光与暗交界线之上的人,一念之差,便可进入光明,也可踏入深渊。”

  “而你,我觉得更可能会踏入黑暗。”

  陆晨看着他:“哦?为什么?”

  “呵呵,因为你在杀林修之时,我能看出来,你无情的剑刃,你对杀戮的渴望,你在发泄后的畅快!”

  “你那冰冷无情的目光,我不可能看错。”

  “有句话这样说,只有同类,才能理解同类。”

  陆晨觉得自己再听几句就真的被洗脑了,这家伙真的跟传销头子一样。

  “抱歉,我可和你不是同类。”

  “是吗?那如果我把那几个孩子杀了,你会来将我碎尸万段吗?”

  “你敢!”陆晨瞪了竹之下一眼。

  “看来还不够啊,如果我将凛子杀了,你又会怎样呢?晨?!”竹之下露出恐怖的微笑,声音也提高了些。

  陆晨看着那笑容,一时间震颤不已,眼神失焦,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就像被恶魔的手拂过一般。

  他知道我的身份!

  他有办法杀掉凛子!

  他……

  “让一个人堕入深渊的办法,不是去针对他,而是针对他所关心的人。”

  “到那时,你可能会把我碎尸万段,不过,只要你还活着,这个世界就会多一个比我还要恐怖的人。”

  “你……!”陆晨咬着牙,瞪住竹之下,他恨不得现在直接扑上去。

  竹之下笑道:“呵呵,别激动,我现在还不打算这样干,只想和你聊聊人生,聊聊理想。”

  陆晨现在可不想和他聊这些。

  “本来我们杀人公会此次探寻【深渊】的目的,无非是想找一个根据地,你也知道,最近【攻略组】没办法攻略新的楼层,对我们打压越来越重。”

  “不过,令我惊喜的是,竟然遇见了你这位【独行者】,这可真是意外的收获。”

  “你知道吗?所有经过我手的【独行者】,现在全部都变成了【杀人公会】得力的干将。”

  竹之下停了下来,朝着面露凶恶表情的陆晨笑道:“我相信,你也不例外。”

  “和你说说我吧,我从一开始就是【杀人公会】潜藏在【攻略组】的卧底,一直搜集着【攻略组】的相关情报,并且找寻可以成为【杀人公会】成员的目标。”

  “在此期间,我所有接触过的目标全部‘投诚’成功,而你,我观察了很久,发现比我之前所找的任何目标都要完美,都要强大。”

  “【杀人公会】未来拥有你这样的人才,政委那家伙一定会很头疼吧。”

  陆晨冷冷地望着他,心中正在想着一切逃离的办法。

  “放开他!”忽然远处跑来一位斜握长枪的少女。

  竹之下没有转头去看她,只是如同恶魔低语一般朝着陆晨说道:“看,她来了!”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