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六十六章 煞祸

我的书架

第六十六章 煞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暖阳如苏,风清景秀。

  屋顶上。

  兴绿抬起左脚踩着正脊,左手的手肘搭在膝盖上,右手举起葫芦,仰脖张嘴。

  咕,咕,咕。

  几大口下肚,愁更愁。

  昨晚到现在,距吃完早饭又一个时辰过去了,它怎地还不回来?

  旁边,背着书箱的谦谦公子提议道:“要不分散去找找看?”

  “不用,它爱回不回,走吧。”兴绿用衣袖胡乱抹干沾染酒渍的胡须,纵身跃下。

  兴公乐望一眼四周的远水近山,摇摇头,也跳了下去。

  “啊?大叔,看你长得粗中有细的,没想到这么无情,”站在仙栈门前的赵铁妞微抬螓首,斜眼鄙夷,接着抓住寻意的纤手,“走,他不去,我们自己去!”

  “慢着!”寻意反手将疾走数步的赵铁妞拉了回来,对兴绿行一礼,言道:“前辈你们且带着我家少主先行一步,等此事了却,我们随后就到。”

  说罢,她使着灵力把一个琥珀模样,等人还高一截的物事递给兴绿。

  其中,是正在昏睡的年轻男子。

  迎着日芒折射出的斑斓光辉,正正照在他的脸上,彰显得神武非凡。

  无言可发的兴绿随手接过,点点头。

  松口气的寻意这才带着灵鸳和赵铁妞离去。

  醉意已有九分的兴绿仰头又喝了一大口,习惯性耸耸背,却感觉不到往日那令人安心的沉甸感了,他禁不住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可仍是摒除不去胸中的闷烦,甚至还如同无形的棉花般,越堵越严实。

  “女人真麻烦。”

  兴绿收起葫芦,将温言高高抛起,身形一闪而逝。

  他身后的兴公乐微微一笑,紧跟而去。

  随只见,有青衣于空中飞舞。

  “哇?!哈哈,这下他是我的了!”

  欣喜若狂的兴鹿霞紧紧抱住那个大人偶,俏脸蹭来蹭去。

  呼——

  一阵风儿吹过,她差点扑在地上。

  “唉?”

  离了颇远的小人儿才站定便嘻嘻笑道:“蠢鹿你当我是空气呀?”

  “姓无的,你快还回来!”兴鹿霞气得直跺脚。

  温馨勾勾手指,挑衅道:“有本事,你就自己来抢啊!”

  “你!等着!”脸色发青的兴鹿霞倩影一晃,消失在原地。

  片刻后。

  闻声而出的小六子刚到门口,顿时目瞪口呆。

  只见街道上,多了无数个小坑,两旁的房屋,还遭殃了几间。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正在废墟中拔河的两个妹子。

  但,这并不是让他心神剧震的根源。

  有五个光洁溜溜的男女,正用手捂上捂下,狼狈逃难。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唉,真是世风日下!”小六子摇摇头,麻溜跑回仙栈里,关紧大门,免得遭受什么无妄之灾。

  “喂,蠢鹿,他们走远了没有?”眼前一片漆黑的温馨问道。

  同样闭着眼的兴鹿霞没好气道:“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你睁开眼睛看不就行了?”

  两人互相推诿,骂声四起,过了好一阵,确定周围真的没有动静后,她们这才睁开眼睛,继续之前的战斗——拔河。

  工具,当然是‘琥珀温’。

  一人抓头,一人抓脚,玩命地往后扯。

  因为温馨的体型小,根本环抱不住那么大的东西,所以她需要用到灵力,加上吃奶的力气,才能实现‘抓稳’一事。

  而兴鹿霞则不然,只是依仗肉身的生蛮神力,便与温馨斗了个旗鼓相当,且这是她自愿放水的情况下,要是真动起手来,结果不言而喻。

  其原因有二:一,不屑以大欺小;二,姓无的可卑鄙了,老用那些该死的藤蔓缠着身后的房屋,要是自己的力道控制得稍稍过量,保准一拉就塌,一间两间还好,多了,那可就大有不妙了!

  于是,两人如拉大锯,有来有往。

  ‘绳子’上,渐渐出现了裂纹。

  忽然。

  天际上闪过两道光芒。

  一黑一白。

  看个正着的兴鹿霞故作惊态,道:“咦?大白天的还有流星?不对!这是煞祸降临!势必会让偌大的仙界都为之沉沦!喂!姓无的,我劝你收拾收拾行李,马上滚回妖界去,免得小命不保!”

  不甘示弱的温馨回怼道:“我看你印堂发黑,眼含阴晦,浑身又散着一股子作死劲,很明显是血光之灾的征兆!用脚指头想都知道,那煞祸指定是针对你而来的!我劝你啊,赶紧就地挖个坑,把自己活埋了,免得殃及周围!哦!你放心,你死后,我一定会给你立碑,烧香烧纸钱!”

  咻咻!

  那两道光芒不偏不倚,坠在两人身旁。

  紧接着,此处又有数道身影落下。

  “哎!你们疯了吗?快撒手!”

  ————

  小满洲与伯凤洲最底部的交界处。

  是似无际的干旱地带。

  一眼望去,只有渲染成橘黄色的天空,和疯狂乱吹的风沙。

  这里,数以万年纪都未曾下过雨,且几乎全是大晴天,莫说植被,就连一根小小的树枝,都是稀奇之物,与仙界他处,云雾缭绕着青山绿水的仙家景象,形成两个极端。

  青上古城,正隐在此处。

  至于为何选址在这鸟不拉屎之地,自然有道理在其中的。

  寰宇内拢共有四大世界,其下又分为六界,这是常识,但,这并非尽头,再往下,其实还有更缤纷,数量繁如满天星的‘界’,它们,称之为——秘境。

  大界那看似庞大,生生不息的资源,经过恨与天齐的修真者们这亿亿万年的剥削后,不能说消磨殆尽,也终究不多了。

  欲望无形,也无界,实物有形,怎奈有数。

  这时候,自成天地的秘境开始显露峥嵘,其抗打,能生,还能自我修复的变态能力,是大世界所不能及的,毫无疑问,这是一种非常强悍的资本。

  因此,宗门拥有的秘境越多,证明实力越强,反之亦然。

  人有高低之分,秘境当然也有,若是拿蚂蚁大小的秘境,去跟山峰大小的秘境相比较,属实是蚍蜉撼树,贻笑大方。

  而青上古城属下的秘境既多又大,足足有十五个。

  要知道,天气门只有六个,还小。

  倘聚集一百个人,让他们在两个仙宗间自由选择,选前者的定然居多,说七成都是谦虚。

  一个各项兼优,极为全面。

  一个除了要求苛刻的上古神通外,平平无奇。

  大树下好乘凉,谁都明白这个道理,与其顺着野路子去搏那极小的无敌几率,还不如投身资源丰富的大门派,优哉游哉,滋滋润润。

  起初两个仙宗是处在同一起点的,可不料青上古城在某年间,在某处人迹罕见之地捅到了秘境窝,顺势点燃马尾,硬生生一骑绝尘了。

  ————

  众人自龙凝城伊始又奔波数日,终于到达这里。

  温馨见与自己闹了一路的兴鹿霞,突然变得端庄大方乖乖巧巧的,顿时大感惊奇,道:“都说离家越近,底气越足,蠢鹿你怎么反过来了呢?”

  灵眸滴溜乱转的兴鹿霞猛一挥粉拳,恶狠狠道:“要你管?姓无的你要是再说话,本小姐就派十万人出来,把你打得哭天喊地!”

  “哇,人家好怕怕哦!”温馨双手抱胸,模样装得甚是楚楚可怜,可眼中却满是戏谑之色,那意思好像是在说——‘求你快打死我’。

  “哼!好女不跟狗屎斗!”兴鹿霞把脑袋撇向一边,任凭温馨用何种言语所激,也都置之不理。

  另一边,赵铁妞吐着舌头,双手环住灵鸳的腰肢,将脚下的步伐放松,就这么软绵绵地挂在她身上,嘴里有气无力道:“姐姐,我好累啊……背,背我。”

  临旁的兴公乐急忙说道:‘赵小姐再坚持一会,马上就到了。’

  赵铁妞却不买这账,嘲道:“这话你都说了不下十遍了,再信你,你就是大傻子。”

  也就在这时,前方十几丈外的地方忽起龙卷,本来安安静静的沙子,如湍急的水流般快速陷进地底,不多时,那里竟演变成一个宛如深渊的巨大黑洞。

  “跟着我。”领头的兴绿飞身而下。

  “看吧,在下从不说谎。”兴公乐只觉已经找回在方才频频丢失的面子,笑得都露了齿。

  站在边缘的灵鸳拍拍腹上的手,莞尔道:“妹妹,这次是真的到了,你还不下来?”

  脸色苍白的赵铁妞没有丝毫欣喜,反而抱得更紧实了些,颤声道:“我……我怕黑……”

  “哦?是吗?”灵鸳嘻嘻一笑,身形向前一倒。

  “啊~~~~”

  赵铁妞的惨叫声,越来越小。

  兴公乐哑然失笑,转头对还未下去的众女子说道:“你们先走吧,因为这里的秘境很特殊,需要懂得开启之法的人断后才行。”

  背着‘咸鱼’的寻意点点头,左手握紧胖一圈的一本是道刀,右手牵起温馨,一跃而下。

  “嗯?”兴公乐看向那个仍在原地扭扭捏捏的妹妹。

  “哥,要是一会儿娘亲要打我,你可要拦住她啊……”兴鹿霞低着头,横在腹前的双手不安地动作着。

  “现在知道叫哥了?你啊,真是趋炎附势!”兴公乐抚额叹气。

  听到这话,兴鹿霞眼中泛起高光,知道了他的言下之意。

  少顷。

  此地又恢复成平地的模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