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四十章 流星雨

我的书架

第四十章 流星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丈二张嘴猛吸,吞天夺日,全然不顾元气球那汹涌狂暴的气机。

   察觉己方占劣势,离着丈二近些的巨人狠狠刺出冒着气泡光的拳头。

   噹!

   几只拳头砸在没有展开防护气罩的丈二身上,却跟打到铜墙铁壁上般毫无效果。

   或许是因为它们身形倍化,致使丈二显小的缘故,几只硕大拳头在这番群攻时,反而与友军来了个硬碰硬。

   咔!

  一些巨人手骨破碎。

   光大有什么用?

   远观战局的扶南阳暗自冷笑。

   这些妖兽军巨人化后看似威力无穷,不过是徒有其表罢了,相比于提升的能力,弊端反而更加明显。

   不仅对此时如蚂蚱大小的他们发挥不出数量上的优势,就连阵型也开始变得束手束脚。

   除了就近几个巨人可以做些攻击外,后面那数以千计的巨人根本排不上号。

   于是乎。

   本来的群殴战竟是变成了车轮战。

   虽说都是一起上,其中效果却是大打折扣。

   “这种秘法用在广阔战场或许还有点价值,对我们……显蠢!”扶南阳摇头晃脑,颇为惋惜妖兽军不高的智商。

   瞧见元气球、肉体攻击皆是无用后,镇煞军阵阵骚乱此起彼伏片刻,复而停止。

   砰!

   一个离丈二很近的巨人,突然自爆了妖丹。

   惨烈的恐怖气机摧枯拉朽,铺天盖地之下波及甚广,霎时间穿云见月,嶙峋不一的沟壑如蛛网遍布黑色大地。

   它这番敌我不分的冲动下,与之相邻的友军难免遭殃,成了全是孔洞的筛子。

   但这几个已经要死不活的巨人却是浑然不觉,在生机逝去前纷纷引爆苦修已久的妖丹。

   砰砰砰!

   前赴后继的血色烟花围着丈二周身绽放不停。

   生命在这一刻显得有些渺小,甚至不如地上的一枚砂砾。

   “王使必达!”

   阵阵吼声四起,响彻云霄。

  纵使与它们敌对的扶南阳,此时也不免有些佩服它们为了王命而视死如归的忠诚。

  “可惜。”扶南阳轻轻叹服。

   但他自己也有不能推卸的责任,那便是弟子的安危。

   “照粼!”

   咔咔咔……

   四面八方汹涌而至的百丈浪潮自底部开始,结出抹抹晶莹剔透的蓝色霜冰。

   常言道生一便能二,才是顷刻间,冰已漫上浪梢头。

   一些闪避不及的巨人瞬间成了冰雕,血眸渐渐暗淡。

   “煌海镇歌*溟漠冰花”

  话语落,漫漫飞冰似愁雨,婉转天地间。

   簌簌簌……

   此地方才那浩瀚的生命波动,正如抵不住盛夏转秋的树叶般缓缓枯萎。

   ——————————————

  天气门西北,昊圣宗西南。

   明朗的天色从午后推移,逐渐变成漆黑的静夜。

   朦月如晦。

  真龙结界中的三人,已然斗了半天。

  叮!

   血箭与铜臂碰撞,溅出连串的火花。

   熊鸿喘着粗气,扬起有些颤抖的双手,浓厚光亮聚积手心,复而喷发而出。

   光球触及那薄薄的血罩,没有发出丁点声响便散为虚无。

   红衣女童使通红雀舌舔了舔血罩,嘻嘻笑道:“蠢熊,别做无谓的挣扎了,嗯……你这叫于事无补,可是很不高大上的说。”

   “那可未必!”熊鸿冷笑,转头望向那苍白的娇颜,“夫人,可还能坚持?”

  桜照鳕轻轻点头,抵在熊鸿后背的手掌骤然发力,断断续续的温暖灵气透入他的后背,散向四肢百骸。

   熊鸿微微愣神,苦笑着传音道:“这是最后一次攻势,如果还不行,我自爆灵丹,你趁着这个时机逃,越远越好。”

   听到这话桜照鳕却是摇了摇头,柔声道:“我不答应。”

   熊鸿轻嗯一声,没有再说话,心道有妻如此,夫又复何求呢?

   不过……

   瞧见两人,哦不、两兽接耳交头结束,饶有兴致的红衣女童言道:“你们的遗言商量好了?如果简单的话,本小姐倒是可以做到哟!”

   顿了顿,她小脑袋轻点几下,言道:“嗯嗯!很高大上。”

   这次熊鸿没有理会她,只是自顾自掐诀,少顷,他的胸口处已是灿烂如明灯。

   “枢,璇、玑、权……”

   随着熊鸿先后七声仿如喃喃的话语响起,他身前陆续出现了几个沿着某种轨迹排列的光点。

   朦胧夜色中,它们飞速壮大。

   形如不圆润的椭圆陨石,通体莹白,乍看上去好似遗留的小星星。

   依着血罩‘窗口’的红衣女童双手托腮,嘟着嘴道:“北斗吗?好有意思,不过在我的屠血录面前,一点也不高大!”

   她说完站直身子,小手往两人一指,“去!”

   咻咻咻!

   包裹红衣女童的血罩析出道道血箭,划着华丽如流星的线条朝着熊鸿与桜照鳕爆射而去。

   此举过后,血球又缩小一分。

  熊鸿深作呼吸,也朝着红衣女童一指,“溃!”

   才刚形成实体的北斗七星骤散成光团,其中斑斓光线急速交织,忽暗忽明地震动扭曲着,仿佛下一刻就要分崩瓦解。

   呲……

   动如脱兔的密集血箭转瞬冲撞到这些光团上,竟是一截一截消成青烟。

   如沸血的恶臭顿时弥漫开来。

   桜照鳕微微皱眉,随即封闭了闻觉。

   忽然。

   啪啪啪!

   光团炸出一阵如鞭炮般的急促爆响,丝丝缕缕宛如日光穿过云隙的光芒从中透出。

   也就在此时,熊鸿头也不回地开口道:“夫人。”

   桜照鳕脑袋微歪,疑惑道:“夫君,怎么了?”

   熊鸿咧嘴一笑,“趁着这个机会,我想送点特别的东西给你,希望你喜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