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三十二章 因为脑补而发生的惨剧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二章 因为脑补而发生的惨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万兽秘境,朱域特郡,未知县,青铜隧道内。

“这里到底是哪里?我以前来的时候都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怪地方。 ”温言看着越走越宽敞的隧道,不自禁驻足摸了摸有些冰凉的青铜墙壁,嘴上响响自语。

虽然温言的话语声已经够小了,但在这只有脚步声回荡的隧道内却十分清晰,致使跟在他后面的左丘菊听了个完全。她柳眉上挑后啧啧奇道:“你以前也来过秘境历练?那我怎么没看见你?”

“咳咳!”自知嘴碎失言的温言尴尬地咳嗽两声,随即不假思索、斩钉截铁地说道:“没来过, 我那是梦游!”

“梦……游?”左丘菊恩索片刻后顿时恍悟——这温不大又在胡诌呢!心底暗暗觉得好笑,“倘若是梦游, 那照你的色魔性子不应该是去仙女林立的瑶池吗?”

“你这又是从哪里找来的歪道理?要是梦游能自己控制去处,那我睡着了可以去找你吗?”温言转身看向那个已经换了身衣服的‘智障’前辈,挤眉弄眼地揶揄道。

左丘菊听到这话翻了个白眼,环手于胸后没好气道:“我屋子小,可坐不下你这尊用……春!宫!图!册!证仙道的大神!”

她说罢还伸出纤手在鼻子前一阵挥动,似乎想把某种极为恶心的气味扇除开来。

温言自讨没趣后顿时偃旗息鼓,索性闭上嘴继续往走。

而左丘菊瞧见温不大突然变得沉默,意是没了以往的狡辩之能,便以为他这下是真生气了,喑骂自己多嘴后就想上前安慰儿句,但快步追到并肩时,却正好看见耸拉着脑袋的温不大忽然露出嘴角挂着邪笑、目光幽森的怪异模样,吓得她赶忙把已经到口的安慰措辞又吞回了肚子里,然后顿住脚步把体内灵力骤转至巅峰,警惕地看着温不大。

看样子……温不大正谋划着什么不安好心的恶事!

可左丘菊哪里知道,温言此刻想到却是——如何把自己储物法宝塞满春宫图的始作俑者灵鸳胖揍一顿。

好家伙,如若不是自己身边只有前辈一个人,那关于名声的后果……实在有些不堪设想!但实在不确定时常把这个话题挂在嘴边的前辈会不会传出去,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得想个办法把她的嘴堵上……

心念致此,温言脸上便荡起了看起来极为虚假的笑容,随后缓缓转身试图跟前辈打个守口如瓶的商量,不料此番过程中却恰巧看见前辈沉腰立马,双手灵力光芒忽暗忽明,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

敌袭?

温言愕然间赶忙左顾右盼想找出隐匿的贼人。

他这副模样落到左丘菊眼里,却是变成了观察周边环境是否安全、准备行凶的猥琐淫贼!

“啊!狗东西去死!”左丘菊吓得娇呼一声,随后将手上聚拢的恐怖灵力对准温不大猛然激发喷涌。

轰咚啦哩咙!

一阵稀奇古怪的声响传来,便只见温言在此番灵力轰炸中上窜下跳,姿态极其狼狈。

难不成前辈口中的‘ 苟东西’已经附上自己身了?!

温言躲闪中蓦然生出了这个异常恐怖的疑惑,于是他便赶紧在腾挪的百忙之余检查自身,但老天貌似不遂人愿,他用灵识翻来覆去好几遍也找不到那个‘苟东西’的丁点痕迹。

难道那‘苟东西’已经‘病入膏肓’了?!

温言心石悚然一沉,随后念头百转后却是放下心来。

虽然依着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个‘苟东西’道行似乎已经高到自己这个问道境都察觉不到的地步,但……此时前辈正在信誓旦旦地发动法式,那就说明“苟东西’仍在她的把控之中!

就以前辈的这些时日的性子来看,她大多数时候都是非常理智、有目的地去行动,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放矢。

倘若自己再躲避前辈的‘治疗’,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而且说不定还会死!

绝对!不能浪费前辈的一番好意!

伟人!

温言笑着朝因为自己而满脸焦急、须发喷张的前辈竖了个大拇指,随后便主动撞上了那些眼花缭乱的攻势上,竟颇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意头。

砰!

蕴含螺旋形意的气波顿时把温言胸口处的衣物绞烂,紧接着那游刃有余的猛烈势头把他狠狠推撞到了青铜墙壁上,随后他便如同被大汉死死摁住般贴在墙上久久下不来。

就这样过去许久之后,摁在温言胸口的气波威势终于散去,重获自由、却已经昏迷的他身形便不受控制地滑落下来。

咚咚!

温言脚底刚接触地面时他的双腿便不由地弯曲,随着膝盖与脑壳跟地面来了个实打实的硬碰硬后,便只见一滩触目惊心的鲜红自他的头部蔓延开来。

“温不大!温不大……”左丘菊自己的惊呼还未传远,她便以先声夺人之势扶住了正欲倒向一边的温言,以至于她听到了两次自己的声音。

“你是不是傻啊?这又不是过家家!鸣鸣……”左丘菊搂住温言,边流着眼泪埋怨边往他嘴里塞丹药。

她实在想不通,温不大明明可以非常轻松地躲避自己的攻击,为什么会突然往攻击里‘投怀送抱’呢?还有,他最后那竖起的大拇指又是什么意思?

饶是左丘菊脑补功夫一流,此时竟也看不透温不大这些动作的含义。

“登徒刀?你在吗?”左丘菊抹着眼泪不确定地呼唤了声,心想若是那把破……绝世好刀在的话,说不定可以解答自己的困惑。

“不在?” 左丘菊等了半天,也没看见那把登徒刀的身影出现或者听见声音传来,不禁有些奇怪。

不过发觉登徒刀不在这里之后她反而松了一口气,心中对它的恨意也有些肆无忌惮起来。

“登徒刀!虚伪破刀!色魔刀!狗屎刀!登……”左丘菊越骂越快意,势要把前阵子在那把破刀上受的委屈、耻辱随着骂声全部释放出来,只是她这些骂人、哦不,骂刀的词语极为匮乏,转来换去不免有些重复。

噗!

“嗝~屁股大的……小娘皮,你再骂我就……就把你……衣服脱光……”正当左丘菊骂得正起劲的时候,那通体黝黑的古刀从前方不远处的青铜墙壁透出,随后刀身一摇三晃往这里飘来,此前显得慵懒的声音此时竟有些微醺。

“呀!你不要过来啊!”瞧见正主来了,左丘菊娇颜却是瞬间布满了恐惧的神色,不停地往后挪动身体,反倒忘了之前找它的事情。

“嘿嘿,你……叫,噹啷!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嗝~”黑色古刀‘狞笑’着不断逼近左丘菊,此番过程中却是不小心跌落在地,挣扎一阵后复而又歪扭着刀身飘浮起来。

看着这把破刀仿佛喝醉的奇葩窘态,左丘菊暗暗觉得好笑,心道这真是其主何样其物便何样,像得不能再像了!

“小娘皮,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就……咦?小扶疾你这是怎么了?”黑色古刀似乎读懂了左丘菊的想法,正欲逞些口舌之利时,终于是瞧见了倒在地上、额头还有些未干血迹的温言,随后它那四角盘座构造的护手竟是如同活物般向上一提,仿佛正在瞪大眼睛。

“喂!胸大无脑的小娘皮,你到底把我们家小扶疾怎么了?”黑色古刀刀身闪烁乌光之后,那本来有些微醺如醉的声音竟是渐渐变得清明起来,随后它把尖利的刀尖不停地在左丘菊眼眸前晃来晃去。

“胸大……无脑?小……扶疾?”左丘菊皱着柳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后,又伸出纤手摸了摸了自己的脑袋,隐隐觉得破刀口中的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陌生又熟悉。

到底是谁呢……

“喂!问你话呢!”黑色古刀模糊晃动片刻,随即只见左丘菊额头上那有些散乱、长短不一的刘海忽然变得异常工整,一缕缕蓝色发丝飘散而落。

左丘菊这个之前还有名不符实的冰山美人,此刻莫名其妙地换了个乖巧型刘海后,反差……更为巨大!

“啊!我要杀你这破刀!”左丘菊先是盯着眼前纷飞的发丝发愣一会后便高亢地惊叫出声,紧接着便看见她双手亮起了微弱的蓝色波澜。而这看似不起眼的波澜中,汹涌而出的灵力波动竟比之前对付温不大时还要耀眼!

左丘菊把双掌手腕处紧密合拢、手指微曲如花般张开,随即骤发灵力,“死!”

左丘菊的话音刚落,便只见几个排列得极为整齐的环形光晕蓦然出现在她合拢的双手前,紧接着一抹刺得让人眼睛生疼的蓝色光芒从她手心透射而出。

啾!

在左丘菊这不遗余力的输出之下,那澎湃的蓝色光芒前冲时竟是炸出了一声尖细的破空巨响,随后化作一条巨大的蓝色圆形光柱径直往黑色古刀奔袭而去,此番过程中又惹得周围的空间微微扭曲,可见其中法能是如何恐怖!

面对左丘菊的狂暴攻势,那黑色古刀却是连躲避动作都不曾做,只是歪着刀身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待到蓝色光柱触及己身,它还是连动都不想动。

啶!

宛如水滴落入水中的柔和声音响起,便只见黑色古刀前的虚空泛起阵阵涟漪,而那来势汹汹的蓝色光柱已是消失不见。

“吸能?”

瞧见黑色古刀竟然拥和那个鲛人一样的变态能力,左丘菊不免又呆立当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