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三十章 不屈的焦黑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 不屈的焦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未过去多久。

   躺在地上的温言便瞧见左丘菊渐渐出现在视野里,模样呆滞魂不守舍,似乎是受到某种不能接受的巨大冲击造成的,弄得他心底没来由地一惊,暗道莫非是隧道前方有什么稀奇古怪的物事?

   于是温言便开口问了几句,但左丘菊却是对此事只字不提,只是自顾自在那收拾自己破烂的衣衫,表情显得非常凝重,跟以往说一返三的性子很不一样,让他着实有些不适应。

   前辈这失魂落魄的反应,难不成是遭遇了什么怪物后贞节失守了?

   心念至此温言不禁悚然,就连此刻那有些静谧的耳朵都出现了嗡鸣。

   “前辈,你……不会是失身了吧?!”他憋了良久之后,终于鼓足勇气问出这个略显尴尬的问题。

   沉默不语的左丘菊听到温不大出口这样的古怪问题,手上动作不免愣住,扭头看向那个神色恐慌的家伙,突然笑靥如花反问道:“怎么了,这个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紧接着她如同恍然大悟般说道:“哦~我知道了!温不大你喜欢我!对也不对?”

   看着眼前美人那如花般绽放的娇美笑颜,温言怔然片刻,随后不置与否地说道:“但愿吧。”

   左丘菊倒想不到温不大会是如此这般回答,但莫名其妙后却有些释然了,她有些逞强地说道:“嗯,我们一言为定。”

   接下来,两人便再也不想在这个有些沉重的话题继续下去。

   “前辈,给我一些恢复元气的丹药。”终究是温言开口打破了那有些静闷的氛围。

   “啊!哦。”正在发呆的左丘菊有些慌乱地在储物法宝翻翻找找,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竟连带出一件绣了半幅图案的亵衣。

   “不要看!”还没等温言把上面的锦绣山河看个通透,脸色通红如猴臀的左丘菊便快速把那贴身衣物藏了回去。

   ……

   温言嗑了几瓶回元类丹药之后精神异常抖擞,却是有板有眼做起了伸展运动,待到身体恢复巅峰状态,他便伸手向着黝黑的通道一指,“前辈!我们走!”

   ——————————

   仙界某处。

   有些昏暗的狭长通道中。

   赵曼珠眼帘低敛,紧盯着前人的后脚跟,或许是细小碎步迈得过快的缘故,她那有些纤细的腰肢摇晃不定,却是萌生许多婀娜魅惑的风景。

   如此走了半晌,有些甚久没活动筋骨的赵曼珠便觉得身子骨有些发疲,但她也没有因此而喊累作息,只是一味的咬牙坚持,就这样的状态下又过了好一会,她终于看到那正在泛着白光的通道出口。

   随着豁然开朗后,明晃晃的光线让走了许久暗路的赵曼珠有些不太适应,于是她抬起纤手挡在微眯的眼前,这才逐渐变好。

   不同通道的狭窄幽深,这里整个空间显得非常阔大与堂皇。

   八条半丈粗的盘龙玉柱有条不紊坐落两边,很容易使人产生一种顶天立地的厚重感,而中间的地面铺满红毯,一路延伸到殿中那张奢华龙椅前。

   龙椅上,正坐着一个穿着华美黄袍的男子。

   他头上尊荣旒冕垂落的玉串歪向一旁,清晰可见那刀削斧劈般的英俊左脸,而他的右脸则是覆了半边狰狞如厉鬼般的面具,一眼望去竟有些妖异。

   此时男子双眼紧闭,左手撑住有些歪斜的脑袋,右手食指缓缓敲击着扶手,坐姿大开大合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王霸之气流露而出,极为摄人心魄。

   赵曼珠沿着红毯快步走向前,然后到了离着龙椅一丈的地方时便轰然下跪,紧接着上身前倾匍匐在地。她身上的飞花锦凤袍因为此番动作瞬间收紧,背部与臀部的曼妙曲线顿时一览无余,让人忍不住想要爱怜一番。

   “参见皇上。”赵曼珠语调颤颤巍巍,生怕自己的声音喊得过大惊扰了圣上。

   “嗯……”龙椅上的男子闻言姿势却是没有变化,只是轻嗯一声后便没有了下文。

   赵曼珠也是个玲珑人,心念微转便知道了圣上的意图,于是她再行一礼后便将边莲城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启奏了上去。

   待到说完过后很长一段时间,她也没听到圣上下达任何话语。

   匍匐于地的赵曼珠却是禁不住好奇,微抬螓首用眼角余光打量而去,恰巧看见圣上正站起身来,睁开的星目正宛如明灯般注视着自己,她心底一惊,微抬的头颅复而又趴在了地上。

   咯嗒咯嗒……

   明明是走在柔软红毯中,男子的脚步声却像是铁器相击般清脆。

   赵曼珠听着不疾不徐的脚步声从远处渐渐靠近,周身冷汗便开始冒了出来,等到那脚步声止于跟前时,她竟已是香汗淋漓。浸湿的锦凤袍紧紧贴住赵曼珠那凹凸有致、却有些颤抖的娇躯,显得极为魅惑。

   “起来吧,你很好,没有像别人一样求饶。”正在赵曼珠认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却是听见圣上那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

   不仅没了往日的威严感,而且柔和得仿佛是春风一般,她这才有些如梦初醒,刚想要挣扎起身,转念之后却又匍匐在地。“妾身起来只怕亵渎了圣上……”

   男子闻言那裸露的半边嘴唇微微勾起,然后隐于华黄大袖中的手掌向上虚抬,随后赵曼珠便像一只伏地的王八般升上了空中。

   在赵曼珠的惊呼声中,男子伸手捏住她有些不知何故涨红的脸颊,紧接着他在那白皙的额头轻轻吻落,转而微笑道:“你啊,好歹也是皇后之一,怕我作甚?罢了罢了,你且回去执掌接下来的相关事宜吧。”

   轻柔的力量又将赵曼珠缓缓放落地上。

   “谢皇上!”赵曼珠起身行了个万福,这才如蒙大赦般倒退而去。

   “明天你来侍寝。”在她就要淹没在通道的黑暗时,耳朵传来这样一句话。

   ……

   待到神色有些浑噩的赵曼珠消失在通道里,男子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天气门的寻意灵鸳,欢欣之森的花智,还有会使用隐灵藤蔓小女孩?

   看来这些故人们似乎有些逍遥啊……

   ——————————

   万兽秘境。

   扶南阳与丈二两人站在宛若巨大能量漩涡般的连接通道前,神情有些惊疑不定。

   “到底是谁?”扶南阳双眼浮着朦光眺目远望劫云中心,使的却是‘千里眼’之法,不过此地与秘境中心相距数十万里,在秘法的加持下他也只能看见两个影倬的小点,其余的细节却是有些模糊不清。

   丈二闻言抬头看了看蔓延到此处的乌云,就算这里已经是边缘地带,云层中却仍有让人心惊肉跳的能量游荡其中,可见这场雷劫是怎样的浩大光景。

   随即他伸出大手接下一朵晶莹的雪花,颇有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赶脚。

   “比我那时的雷劫还要恐怖百倍!”扶南阳苍白的脸色挂满凝重,转而有些愕然与不可思议,“这都第二重了天上劫云竟没有消退,那个渡劫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天才妖孽才会如此厉害?!”

   轰隆隆!

   说话间,遥遥云层中氤氲的万雷霹雳似雨点般轰然落下,方才还算坚挺的两个小点便开始有些摇摇欲坠了。

   而此次天劫的主角们,又开始了他们的争渡之旅。

   “玄魔斧!避世山!尸骨衣!”此时有些焦黑的熊鸿怒喝一声,随即祭出了三件清一色的铂金珍品法宝,想以此抵抗那霸道的天威。

   要知道这可是一件就能让仙门争得头破血流的神器,熊鸿足足有三件!

   不过它们中只有两件是他自己的,而那用得不太顺手的尸骨衣,其实是妖狐妲路春的遗物。

   可惜的是那时候这件法宝还没发挥出它的真实威力,主人便瞬间殒命在有了自主意识的灵宝——六道伞手上,着实在有些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憋屈。

   而有着相同境遇的另外两王也遗留了两件法宝,它们现在盘旋在桜照鳕周身,时刻准备发光发热。

   两人的法宝数量此时持平,但,这也不能说两人水平也相同!

   熊鸿靠着自身本来就异常强横的个人实力,加上这两件几近灵宝的法宝,毫无疑问是五王之中的最强者,若不是其它四王结盟对抗,他此时说不定已经统一五域,王升皇了!

   而且单论防御能力来说熊鸿也是一骑绝尘,甩了其余四王不知道多少万里,就比如方才他迎接第一波的雷劫后,除了肉体有些焦黑外竟硬是不死!

   噹噹噹!

   有些像毛笔台的避世山滴溜变大后悬在熊鸿上方,随后透下阵阵霞光将他围拢完全,紧接着那些白得有些异样的粗壮雷蛇转瞬撞上霞光,发出阵阵刺耳的响声后便湮灭为虚无。

   有戏!

   熊鸿心中一喜,随即适时挥动手中那两头双刃的玄魔斧,以此来减轻避世山的压力;只见那有些锈迹的斧头在他的挥舞中疯狂涌出一股股黑烟,紧接着附在了避世山上。

   霞光与黑烟相辅相成下防御也变得滴水不漏,一时间和雷劫竟是斗得旗鼓相当。

   轰隆隆!

   也就在此时乌黑的云层骤然翻滚,逐渐转换成火红晚霞一样的姿态,随后云层蓦然停下,像是如人思索般僵住片刻,这才继续变异成像是血液一样鲜红的颜色。

   “我太阳你个仙人板板啊……”

   焦黑的熊鸿再也不顾什么因果不因果,指着如血的云层直接破口大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