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界微尘里 > 第二十七章 来自阵法的鄙视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来自阵法的鄙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气门。

   议事厅内。

   扶南阳看着面前那个‘空手’归来的高大男子,脸上阴云密布。

   他来回踱了几步之后,指着办事不力的男子厉声道:“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

   丈二木讷的熊脸毫无波澜:“回禀门主,弟子认为此事比师弟的事情还要重要。”

   扶南阳闭眼静待下文,等去片刻却是没有听见想要的答案,不禁气极反笑。

   他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高大男子,“丈二啊丈二,我该说你蠢,还是公私不分?”

   “回禀门主,弟子分得清。”丈二拱拱手以示尊敬,但脸上的神色却是不卑不亢。

   话语刚落。

   轰!

   崩渊裂海般的气势激荡如漪,致使整座房屋都出现裂纹;扶南阳旁边那些才安生数日的桌椅最为可怜,已经震成了细微的碎块。

   叮啷!

   扶南阳头顶那象征宗门威仪的冠饰掉到地上,让他黑白良莠的长发再也不受束缚散落开来。

   “分得清?我让你去寻疾儿,你就给我带回来一个残废加一具尸体?疾儿呢?!”扶南阳眉头蹙成川字,苍白的脸色此时有些潮红,显然气得不轻。

   “回禀门主,那两个门中弟子并非门中弟子。”丈二言语平谈,仿佛没有受到门主的气势压迫。

   一石激起千层浪。

   扶南阳心思电转,顿时联想到窃法的谍子身上,但出于某些原因却是没有直接问及,“哦?你这是什么意思?”

   丈二木讷的熊脸浮上思索,似乎正在组织语言,就这样好半晌之后,瞧见门主等到不耐烦正欲开口时他才不疾不徐说道:“他们是玄天府的弟子。”

   “然后呢?”扶南阳听着心如猫抓,实在有些不满丈二的话只说半句的腔调。

   “弟子探查过他们的识海,知晓了此番的来龙去脉。”丈二沉声回道。

   扶南阳竖起耳朵殷切等却片刻,转而明白这又是只言半句,他无奈地挥了挥大袖,“有屁赶紧放完,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样来,说不出来,你就等着挨罚吧!”

   丈二闻言忖量良久,终是想出了可以让故事说完的言简意赅的话语。

   “回禀门主,莫俞星、左昂、左丘菊三人其实是玄天府内门弟子,数百年前奉他们门主政命打入天气门,目标天象法;

   看似因为平庸资质停滞不进的三人,实为隐藏多年的秘灵境强者。

   这几百年的万兽秘境试炼他们均有参加,一边去梳理弟子中有可能习得天象法的人,一边将天气门弟子作为筹码,有意无意地向万兽秘境五域王抛砖引玉;

   一来二往之下他们渐渐与秘境五王形成不稳定的交易关系;

   他们利用五王的地主之谊明寻秘法,暗谋五王妖丹。

   而五王也在利用他们提供的门中弟子修炼邪法,以求脱离秘境大道限制,出游外界。

   具有识别天象法、显露遁术的照人境,篡改幻目法境的满天手段便由此产生;

   此次门中历练师弟正好参加,又恰巧被照人境逮了个正着,天象法之事暴露无遗;

   于是玄天府三人交头商量后分作两路——

   莫俞星、左昂为一路;

   他们封闭通道之后,假借会议要事相约五王,想用玄天府灵宝‘六道伞’夺取五王妖丹。

   左丘菊为一路;

   她假借灵脉石和妖兽群搭台作演接近师弟,寻找时机施展阴毒秘法血祭师弟,再利用玄天府‘奇门’进行移花接木。

   莫俞星、左昂在会议上悄然催动六道伞,燃尽法能却只杀了实力相对较低的码、风、木三王;

   被剩余的两王以牙还牙后莫俞星死亡,左昂断臂逃窜。

   然后弟子才进入秘境,却是遇上了那背尸的左昂。

   结合门主您所说的‘全军覆没’加上蹊跷的事态,所以弟子冒昧查看了他的识海。

   而跟踪师弟的左丘菊暂时不清楚,但弟子拿进秘境的师弟命灯并没有熄灭;

   弟子话讲完,事情大概就是这样。”

   丈二说完又拱了拱手。

   扶南阳听完仔细咀嚼片刻,了然于胸后疑问道:“你所说的那个左丘菊是谁?”

   “回禀门主,她门中的假身份为史恒香。”丈二回道。

   “看来她还没有得手,而且可能还不知道同伙的变故,”扶南阳敲了敲脑袋顶。

   “赶紧展开救援!”

   丈二低头拱手,应了句是便想离去。

   “慢着!”扶南阳蓦地想到一事,赶忙叫住了丈二,“我同你一并去。”

   “是!”

   ——————————

   万兽秘境。

   五域中心。

   泛着绿焰的火堆正在燃烧,股股焦肉香四下飘散,似乎正在烧烤。

   火堆旁,熊鸿正神色自若地往里填充着残肢碎体。

   桜照鳕掩面转头,不忍再看昔日同伴的死相。

   许久。

   那冲天的绿焰渐渐熄灭。

   吼!

   熊鸿站起身仰天长啸,吼声的恐怖威势让他脚下的山河战栗不止,就连天上的厚实云层都穿透出一个窟窿。

   透下的温暖阳光正好折射到熊鸿刚毅的脸上,让他超凡如神祇。

   “该死的天气门!我定要用你们肮脏的血来祭奠我秘境逝去的生灵!”熊鸿双拳捶胸声响如鼓,震得周围尘土飞扬,地面竟有些龟裂。

   他胡乱发泄一通之后逐渐平静下来,只余那森冷阴沉的目光经久不散。

   熊鸿走到桜照鳕面前伸出握紧的拳头,缓缓摊开,手心那似琉璃似璞玉般的三颗妖丹无尘无垢,正闪着柔和的迷蒙光。

   “你我平分一颗半,吃下去。”

   桜照鳕娇躯顿震,不可置信地惊呼道:“为什么?这是同伴的妖丹啊!”

   “以前你们不是互相算计么?现在它们就静静躺在你眼前。”熊鸿定定看着眼前徒有铁血之名的蛇蝎女王,嘴角泛上一抹冷笑。

   “那是因为以前……”桜照鳕颤声说道,心里有些抵触同类相喰。

   “够了!”熊鸿抬手打断桜照鳕的优柔寡断,阴郁的目光直勾勾盯着那张尽显娇柔的白皙容颜。“你就不想报仇吗?嗯?”

   “我……”桜照鳕心神巨震,在迫切复仇的邪火与同类相喰的抗拒之间挣扎。

  熊鸿朝放有妖丹的手心轻轻弹指,华光闪过,其中一颗便一分为二。

   “张嘴!”他用粗糙的大手捏住了桜照鳕的脸颊,致使那鲜艳的红唇皱似鸟嘴,清晰可见那整齐的皓齿。

   极其魅惑。

   熊鸿不由分说地将手心一颗半数的妖丹狠狠塞入桜照鳕口中。

   咕噜!

   桜照鳕瘫坐在地上,身体都有些痉挛起来。

   她有些反胃。

   ——————————

   古杀阵中。

   此时光幕正好已经转换到绿色。

   温言脸色也跟着绿了。

  方才他仗着仅剩的灵丹妙药撑了半天,就是想趁着光幕黄转绿的空档一鼓作气飞过去。

   不曾想……

   它竟然无缝衔接!

   “您真通人性!”温言嘴角抽搐,心中不免生出一堆文明的问候语。

   回答他的是磅礴如渊的攻势。

   气泡般的灵气罩摇摇欲坠,几度夕阳红。

   “我命到此吗……”温言有些悲恸。

   这一世的盛世年华明明没有绽放绚烂,那命运的波涛却要浸袭过来,不禁让他有些遗憾。

   “小扶疾,四朵云彩加八砣狗屎是不是等于一瓶仙丹?”就在这时,他心底那恼人的慵懒嗓音又响了起来。

  “滚!”温言虽然只说了一个字,但是语铿声锵。

  “人家不过是问了你一个小问题,你干嘛这么生气嘛,一点也不可爱!”那慵懒嗓音有些不满。

   小问题?

   温言不禁又回想起刚才那慵懒嗓音提过的奇葩问题。

   ‘唇脂选朱红色,还是檀色?’

   ‘你妹妹和你母亲掉水里,你先救哪个?’

   ……

   这古阵法外有光幕伺攻,内有魔音贯脑,端得是好生厉害,不过自己是不会屈服的!

   温言脸上浮上坚毅。

   “喝!”他利用自己阵法制造的瑞彩霞光施以天象法展成圆球,咬紧牙关往前渡去。

   叮铃!

   没了持续供给的薄弱的灵气罩瞬间破碎,发出镜子碎裂般的声音。

   葱郁的绿色光幕攻破坚硬的龟壳后更为炽亮,那无穷无尽的汹涌攻势向着斑斓的圆球袭杀而去。

   哧哧哧!

   光幕触及斑斓圆球,冒出缕缕黑色的浓烟。

   “四圣道纹,防!”温言手势如烟似雾,掐出一方晦涩难言的妙印。

   玄奥符文从他指尖跃动而出,交织成道道炫目的光链,如藤蔓般附在斑斓圆球上,隐隐组成朱雀、白虎、玄武、青龙的图案。

   等这些图案定形,本来有些晃动的斑斓圆球顿时稳如神山,甚至连外面雨点般的哧哧声也听不见了。

   “哇哦!小扶疾好厉害!只可惜此法治标不治本,我敢打赌它撑不了两刻钟。”

   那慵懒的嗓音此时格外清晰。

   那信誓旦旦的语气让温言心头憋屈的火气更盛,“那咱们走着瞧!”

   一个成精的阵法有什么好嘚瑟的?

   要是我突破出去非要把这里拆咯!

   “有什么好瞧的,这不是明摆的事实么?”

   慵懒嗓音那一本正经的疑问句呛得温言心血来潮,差点吐了出来。

   咯吱……

   温言气得咬紧牙关,头颅都颤抖起来。

   鄙视!

   这是赤裸裸的鄙视!

   “给老子等着!今天不治治你,我就不姓温!”温言把剩下的丹药一股脑吞入腹中,彭拜如潮的灵力瞬间散开,充沛他的四肢百骸。

   “固!速!”

  他扬手又向前走去。

   斑斓的圆球晃晃悠悠,竟是横移数丈之远。

   而此时温言不过才刚刚到达一百五十多丈的位置,要想逃出生天,还有五十丈!

   似乎是印证那慵懒嗓音所说,时间才走一刻,那斑斓的圆球便有些支撑不住,上面布满了裂纹,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裂开。

   纵使温言有心缝补,却是无力再做了。

   因为此番高强度的消耗战让他的灵力枯竭、丹药用尽,现在神识都有些迷糊起来。

   “我不能……”温言心中万般不愿,却是再也止不住斑斓圆球的湮灭颓势了。

   叮!

   圆球散作洋洋洒洒的镜片,飘零如雨。

   面对裸露的温言,绿色光幕似闻到血腥味的凶兽,顷刻间淹没他的身形。

   黑影骤闪而过,竟比光幕还快!

   “逞什么强?真当你天下第一了?”

   温言昏过去前听到那慵懒嗓音说了这样一句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