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接二连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找死!”

  四人何时被人这般当面嘲讽过,不由勃然大怒,目中杀意暴涨,再也维持不住顽童模样。

  怒喝声中,四人同时纵身跃起,朝着赵羽飞扑过来。

  “小心,他们是苗疆‘极乐峒’五毒童子门下!”

  李寻欢面色一紧,提醒之时,右手微微一动,一柄飞刀已被他握在手中。

  然而,不等他出手,赵羽已经提剑冲了出去。

  此时,四童子已经合扑过来,赵羽这一上前,仿佛主动进入四人的攻势之中。

  四童子见状,脸上同时露出狞笑,八只手掌瞬间化作幽绿之色,尚未落下,便有一股令人头晕作呕的腥气传来。

  毫无疑问,这八只手掌都蕴含剧毒,而以五毒童子的威名,这剧毒绝非一般。

  千钧一发之际,赵羽蓦地腾空而起,只见剑光一闪,四童子如中了定身法一般,同时钉在原地。

  紧接着,只听噗通一声,四童子不分先后地倒下。

  众人一惊,连忙定睛望去,只见四人尽皆喉头中剑,位置不差分毫,脸上甚至还保持着死前的狞笑。

  一剑,仅仅一剑,令人闻风丧胆的四大童子便伏尸当场,从头到尾,毫无还手之力。

  这一刻,众人看向赵羽的眼光精彩到了极点。

  李寻欢最是温和,目中泛着欣赏与惊喜,阿飞目光熊熊,跃跃欲试,宛如两团燃烧的火焰。

  至于独臂老者等五人,或震撼,或惊怒,再不复之前的信心。

  赵羽仿佛无所觉,目光扫过四童子,轻声笑道:“长的丑不是你们的错,但出来恶心人,就是你们的不对了。”

  说完,他抬眼看向诸葛雷等人,淡笑道:“至于你们几个,既然想要找死,那我便成全你们!”

  话落,他身法一展,人随剑走,踏雪无痕,整个人化作一道幻影,从五人之间一闪而过。

  剑光闪烁间,只听独臂老者大吼一声,仅剩的一只手臂猛地劈了出去,掌风四溢,卷起满天飞雪。

  然而,看似气势雄浑的一掌,却根本没能建功,赵羽的剑仿佛先知先觉一般,从破绽中刺入,精准无比地穿过了掌势,洞穿了独臂老者的喉咙。

  接着,是虞二拐子,在赵羽冲过来的那一刻,他双手急扬,数十道暗器犹如飞蝗一般迎面打向赵羽。

  此时,两人距离不到一丈,如此短的距离,闪避已经不及,虞二拐子眼中露出一抹冷笑,仿佛已经看到了赵羽被打成筛子的景象。

  电光火石间,赵羽长剑一扫,施展出“破箭式”。

  旋即,只听虞二拐子“啊”的一声惨叫,双目、额头、脸颊、咽喉尽数插满了暗器,一脸难以置信地倒了下去,干瘦的身躯噗的一声没入了厚厚的积雪中。

  暗器如箭,破箭式一出,所有暗器尽数回返!

  最后,是诸葛雷三人,这三人武功差了一大截,完全没有出手的勇气,第一时间便选择逃跑。

  然而,他们的速度又怎及得上赵羽,刚刚转身,就被剑光抹过喉头。

  伴随着“铮”的一声响,长剑还鞘,赵羽已然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仿佛从未动过一般。

  看到这里,李寻欢又惊又喜,目中异彩连连,赵羽的剑算不上快,招式也称不上精妙,但时机、角度却似羚羊挂角,妙到毫巅。

  它虽然没有快捷绝伦的速度,却蕴含了一股精妙质朴、永恒不变的法理。

  以他的见识修为,一眼看出,这是一路迥异于阿飞的剑法!

  “好剑法!”

  李寻欢一脸笑意地望着赵羽,由衷大赞,至始至终没提死去的几人。

  赵羽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仿佛生受了这番称赞。

  阿飞一直紧紧地盯着赵羽,目中跃跃欲试,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比剑的话来。

  三人回到车厢,马车继续前行。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天色昏暗时,马车在一家酒馆前停了下来。

  这是一处建筑在山脚下的几间敞轩,屋外四面都有宽阔的走廊,朱红的栏杆,配着碧绿的纱窗,斑斑驳驳,已有不短的岁月。

  铁传甲停好马车,上前敲了敲半掩的大门,很快就有脚步声传来,接着,一个身材有些发福的老人拉开了门。

  “啊,几位客官,快,快里面请!”

  或许是看到赵羽等人衣着考究,老人一脸笑意,态度很是热情。

  赵羽不动声色地打量了老者几眼,笑了笑,没有说话,四人进入堂内,在靠着火炉的一张桌子旁坐了下来。

  铁传甲一直充当着仆人的角色,不用李寻欢吩咐,飞快点了几个小菜,三壶酒。

  不多时,老者便端着一张托盘走了过来。

  “几位客官,请慢用。”

  放下托盘,摆好酒菜,老人退到一旁,略带赔笑地说道。

  铁传甲当即拿起酒壶,挨个斟了一杯。

  清亮的酒液带着一丝丝热气,一股浓郁的酒香蓦地扑鼻而来,李寻欢眉头一挑,展颜道:“好酒!”

  在这样一处偏僻的小酒馆里,能遇到这样的美酒,当真幸运至极,说着,他一把捏住酒杯,就要往喉咙里倾倒。

  “等等!”

  关键时刻,赵羽飞快伸手,按在了李寻欢的手腕上。

  “嗯?”

  李寻欢笑意不变,眼神略带疑惑地望着赵羽,他知道赵羽不会无的放矢,所以很有耐心地等着赵羽的解释。

  赵羽瞥了一眼候在一旁的老者,摇头笑道:“这般美酒,放了不该放的东西,当真是糟蹋了。”

  这话说得有些漫不经心,然老者听在耳中,瞳孔骤然一缩,心脏飞速跳动了几下。

  不过,老者到底经验丰富,内心也早已锻炼得无比强大,呼吸之间便恢复如初。

  接着,抬起头,略显惊慌地赔笑道:“客官见谅,这是老朽自己酿的梅酒,与大家梅酒肯定略有出入,还望客官将就一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