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很有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几步之间,赵羽来到了诸葛雷身前,正准备开口,不料,其中一人先一步骂道:“哪来的小崽子,扰人雅兴,没看到大爷们正喝着吗?”

  若是放在以往,他绝对不会冒失鲁莽地犯下口舌,但因喝了酒,酒意上涌,再加上这一番互吹互捧,不自觉飘飘然起来。

  俗话说喝酒误事,所以,也该当是他倒霉。

  话音未落,赵羽眼中已经泛起一抹寒光,也不见他有什么大动作,只是轻轻挥了一下袖口。

  旋即,就听“啪”的一声脆响,说话的那人如麻袋一般拋飞出去,跌落到一丈开外。

  落地后,那人倏然爬起,神色又惊又怒,接着,一捂嘴,“呸”得吐出一口混合着血水的大牙,半边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

  诸葛雷心中一惊,以他的眼力,竟然没看清赵羽是如何出得手,他心知自己不是对手,当即放低姿态,笑着问道:“敢问少侠高姓大名?”

  赵羽瞥了一眼四周,见堂内旅客都关注着这里,也不在意,如实吐出两个字。

  “赵羽!”

  诸葛雷闻言,立即抱拳,谄笑着恭维道:“原来是赵少侠,久仰久仰!”

  李寻欢一直望着这里,看到诸葛雷这幅模样,顿时恍然,这才知道,诸葛雷能活到现在,原来是早没有了骨气。

  赵羽嗤笑一声,他刚来此界,也不知道诸葛雷哪来的久仰,心思一转,他冷冷说道:“废话少说,交出你从关外带回来的那包东西,饶你一命。”

  说来,这诸葛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金丝甲原本并非属于他,而是他趁着兄弟喝醉,将其暗杀夺来的。

  所以,对于自己强行索要金丝甲之举,赵羽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

  诸葛雷深谙“苟”之大道,明白性命是最大的本钱,二话不说,就将一团包袱拿了出来。

  赵羽满意一笑,正要去拿包袱,不料,门口的卷帘忽然被风卷起,两道人影如同雪花一般飘了进来。

  “好胆,我兄弟二人看上的东西,也有人敢抢?”

  尖利的声音伴随着两人一同贴近,话音未落,这两人已缓缓摘下雪笠,露出两张枯黄瘦削而又丑陋的脸,看来就象是两个黄腊的人头。

  他们的耳朵都很小,鼻子却很大,几乎占据了一张脸的三分之一,将眼睛都挤到耳朵旁边去了。

  但他们的目光却很恶毒而锐利,就象是响尾蛇的眼睛。

  这二人长得几乎完全一模一样,只不过左面的人脸色苍白,右面的人脸色却黑如锅底。

  赵羽从未见过这种长相,一时间不由地暗暗称奇,下意识说道:“碧血双蛇?”

  “既然认出了我们,还不乖乖滚开!”那黑蛇嘿嘿一笑,笑声充满了自傲与森冷。

  这一刻,整个酒馆落针可闻,在场之人尽皆闭紧了嘴巴,连大气也不敢出,其中一个镖师,更是直接溜到了桌子底下。

  而诸葛雷却是一脸庆幸,在这庆幸之中还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赵羽面色不变,饶有兴致地问道:“听说你们的剑很快?”

  “嘿!”

  白蛇阴恻恻一笑,两只眼睛就像是沾着油的刷子,在赵羽身上刷来刷去,口中狞笑道:“怎么,你想尝尝?”

  赵羽也笑了起来,认真点头道:“确有这个想法!”

  在领略李寻欢的飞刀前,先见识见识此界的武学,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看来还真有不怕死的!”白蛇瞪着眼,连连冷笑,“你可知道,这个想法会让你丢掉小命。”

  赵羽摇着头,肯定道:“我觉得不会!”

  白蛇兀自冷笑,笑声中,他的剑光一闪,似乎要划到柜台上那根蜡烛,但剑光过处,那根蜡烛却还是纹风不动。

  众人正疑惑间,白蛇突然吐出一口气,这一口气吹出,蜡烛立时分成七段。

  当下,剑光又是一闪,七段蜡烛已尽皆被他穿在了剑上,最后一段光焰闪动,烛火竟仍未熄灭。

  原来他方才一剑已将蜡烛削成七截。

  “现在呢?”白蛇冷笑着问道。

  不等赵羽开口,众人已经倒吸一口凉气,以前只听说碧血双蛇的剑快如蛇信,今日一见竟犹有胜之。

  可是,赵羽却失望地叹了口气,白蛇的剑虽然很快,但并未达到他所想的境界,除了速度,剑光中毫无内含。

  然而,他这幅表情却彻底惹怒了白蛇。

  “找死!”

  怒喝声中,白蛇双眼寒芒暴涨,仿佛两道利箭射向赵羽。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白蛇的剑光已经闪至赵羽胸前,眼见着就要贯穿而过,忽然,在最后半寸时,停了下来,再难寸进。

  众人一愣,定睛瞧去,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赵羽已经抬手胸前,那柄快如闪电的剑已被他用两根手指夹住。

  下一刻,只见赵羽单手一折,剑尖“砰”的一声断为两截,接着,白光一闪,剑尖就已经贯穿白蛇的咽喉。

  白蛇一瞬间瞪大了眼睛,喉咙里‘格格’作响,嘴角的肌肉不停的抽搐,似乎无法相信这样的结果。

  可是,无论他如何挣扎,也无法阻止生机的流逝,转眼间,失去了声息。

  黑蛇张着嘴,浑身抖如筛糠,丑陋的面孔扭曲成一团,目中的惊惧几乎凝成了实质。

  “嗬,嗬……”

  强烈的恐惧下,他似乎已经承受不住,整个人哭嚎着、如同疯子一般,连滚带爬地朝着堂外逃去。

  卷帘掀开,一位少年正站在门外,他湿透的外衣已经结冰,看起来已经在外面站了很久。

  “等等!”

  就在黑蛇与少年擦身而过的瞬间,少年忽然开口。

  黑蛇脚步一顿,缓缓转过身,一双毒蛇般的眼睛冷冷扫来,离开大堂后,他似乎立刻就找回了自信。

  “你似乎很有名?”少年紧盯着黑蛇,一脸认真地问道。

  话落,也不等黑蛇承认,他继续道:“杀了你,我应该会很有名!”

  作为了沈浪的儿子,他必须名扬江湖,当看到赵羽杀死白蛇,堂内诸人一脸震惊的时候,他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快速成名的方法。

  黑蛇一脸冷笑,目光扫过少年腰间的长剑时,忽然格格大笑起来,“杀我,用你腰间的这把破铜烂铁么?”

  少年点点头,一如之前的认真:“是!”

  声出之际,那柄被黑蛇讥笑为破铜烂铁的剑也一同刺了出去。

  而在这时,黑蛇的笑声戛然而止!

  不知什么时候,剑已经穿过黑蛇的喉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