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就想搞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曲!”

  一曲吹罢,萧音暂歇,李寻欢缓缓睁开眼睛,目中泛起一抹心驰神醉般的光芒,情不自禁朗声大赞。

  “敢问朋友,此曲何名?”

  他的语气显得有些迫不及待,这一刻,他才知道,这世上除了美酒,还有天籁,亦可解愁。

  “笑傲江湖!”

  “笑傲江湖……好名字,只有这四个字才配得上这样的曲!”李寻欢一脸动容,似还在回味着刚刚的萧音。

  车厢内一片安静,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被寒风裹着送了进来。

  阿飞么?

  赵羽心头微动,脑海中最先想到的便是对方的“快剑”,这是一柄仅次于“小李飞刀”的剑。

  它和小李飞刀一样,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招式,只得一个字——快!

  无与伦比地快!

  阿飞号称飞剑客,后世更被誉为天下第一快剑,由此可知,他的快剑有多快。

  不知道他的速度与辟邪剑法相比,孰快孰慢?

  赵羽想着这些的时候,内心深处其实还有一个无法忽略的节点,因为,对他这个走剑理一道的剑客来说,招式快慢就跟招式繁简一样。

  若只是一味的求快,又能有多强的威力?

  毕竟,体魄的强度会死死地限制住速度。

  然而,若是将古龙世界与金系世界作比较,事实上,古龙世界的阶位还要更高一些,不说其他,只一个“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就足够玄幻。

  所以,阿飞的“快”绝对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快,以赵羽看过的脑洞来解释,这也许是一种意志,或者说是一种信念,甚至,是一种意境。

  以此类推,小李飞刀的“锁定必杀”,也必然是同样的一种境界。

  赵羽思索之际,李寻欢已经推开了窗户,透过车窗,二人同时看到了雪地里那道孤独的身影。

  对方走得很慢,但却绝不停顿,虽然听到了车铃马嘶声,但却绝不回头!

  他既没有带伞,也没有戴帽子,溶化了的冰雪,沿着他的脸流到他脖子里,他身上只穿件很单薄的衣服。

  但他的背脊仍然挺得笔直,他的人就象是铁打的,冰雪,严寒,疲倦,劳累,饥饿,都不能令他屈服。

  没有任何是能令他屈服!

  马车赶到前面时,赵羽和李寻欢才瞧见他的脸。

  他的眉很浓,眼睛很大,薄薄的嘴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线,挺直的鼻子使他的脸看来更瘦削。

  这张脸使人很容易就会联想到花冈石,倔强,坚定,冷漠,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甚至对他自己。

  这也是一张英俊的脸,虽然还太年轻了些,还不成熟,但却已有种足够吸引人的魅力。

  不过,赵羽最留心的还是对方腰带上的那柄剑。

  严格说来,那实在不能算是一柄剑,那只是一条三尺多长的铁片,既没有剑锋,也没有剑鄂,甚至连剑柄都没有,只用两片软木钉在上面,就算是剑柄了。

  也许,在普通人眼里,这就是一件玩具,只有同一类人才知道,那是一件极其危险的利器。

  赵羽眯着眼,看着李寻欢推开车门,如同之前邀请他一般邀请阿飞,最终却被对方坚定的拒绝。

  “真是一个奇怪的少年。”李寻欢笑着喃喃道。

  ……

  马车晃晃悠悠地前行,不多时来到了一个小镇上。

  小镇上的客栈本就不大,这时住满了被风雪所阻的旅客,就显得分外拥挤,分外热闹。

  屋檐下斜插着一面酱色镶金边的镖旗,被风吹得蜡蜡作响,使人几乎分辨不出用金线绣在上面的是老虎,还是狮子。

  赵羽三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堂内已经坐的满满当当,连一张空桌也没有了。

  不过这世上用钱买不到的东西毕竟很少,所以他们很快就在一个角落处寻了张桌子坐了下来。

  三人点了一些酒菜,慢慢吃喝起来。

  就在这时,又有三个人从后面的一道门走进了大堂内。

  这三人说话的声音很大,正在谈论着“刀口舔血”的勾当,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金狮镖局”的镖师。

  “哈哈,老二,你还记得当初我们遇到‘太行四虎’的事情么?”趁着酒意,为首的那个紫红脸的胖子大声问道,言语间豪气如云。

  这紫红脸的胖子唤作诸葛雷,有个‘疾风剑’的绰号,一手剑法迅疾如风,倒也算得上是个人物。

  “这快事俺怎会忘记,当日那太行四虎来抢咱们的红货,姿态嚣张得很呢!可大哥一出剑,“太行四虎”立时就变成了“太行死虎”,哈哈哈哈……”

  “不错,若论剑法之快,当今天下只怕再也没有人比得上咱们大哥了!”

  诸葛雷话音一落,与他同坐的两人立时吹捧起来,三人旁若无人,举杯大笑,神采飞扬。

  李寻欢微微皱眉,旋即又失笑摇头,“诸葛雷这狂徒能活到现在,也算一桩奇事。”

  赵羽放下筷子,笑道:“你很快就会知道,他为什么能活到现在了。”

  说着,起身走向诸葛雷一桌。

  来之前,他就决定取走金丝甲。这东西他虽然用不上,但放在主世界,也算是一件不错的宝物,或许可以帮他在炼狱城换一间住宅。

  说起这个,就不得不吐槽炼狱城那恐怖的房租。

  同处一城,整个城内的客栈都有一个标准的定价,而所有客栈的卧房又分为“天、地、人”三个等级。

  其中,人字号房一晚五百个铜钱,地字号房一晚八百文,天字号房一晚一千个铜钱,也就是一两银子。

  这是客栈,若是长期居住,可以租赁“住宅”,这住宅也有“天、地、人”三个等级。

  其中,人字号住宅最便宜,却也最简陋,统一为两层的石楼,没有院子,面积也不大,一层大概只有一间卧室大小。

  赵羽曾特意去看过,所有的石楼并排而列,就像是一间间监狱牢房。

  而整个炼狱城的住房,超过一半都是这样的石楼。其中一半属于城主,另一半在其他势力或个人手里,几乎是有价无市。

  倘若租赁,一年的租钱就要三百两银子,比之客栈,也就省去了一个零头。

  可这样的价钱,放在三大帝国的京都,都能买下一栋两三进的宅子了。

  至于地字号住宅和天字号住宅,与普通城池的宅院倒没有太大的区别,但价格嘛,几乎是可望而不可即。

  所以,赵羽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想搞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