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飞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万里飞雪,将苍穹作洪炉,溶万物为白银。

  雪将住,风未定,赵羽立于雪中,目光游离,心情有些郁闷。

  此前,他刚在炼狱城定下客房,还未吃饭,胸口小鼎纹身突然就传来了进“副本”的讯息。

  不得已,他只能退掉客房,在城内找了个隐蔽的角落,开启了穿越。

  谁知道,进入此方世界后,竟是落在了这么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虽然以他的体魄完全不惧风雪,但换作谁也高兴不起来。

  “该往哪个方向走好呢?”

  赵羽抿着嘴,神情有些犹豫,在这银装素裹的世界里,一切痕迹皆被掩盖,他唯一能确认的,只有脚下的官道。

  或许是老天感受到了赵羽的怨念,就在这时,一道轻微地“哧哧”声从官道的一头远远传来。

  “喔,看来不用赌运气了!”

  赵羽唇角扬起,同时功聚双目,视线中,一辆马车缓缓驶来。

  没过多久,那马车就到了近前,车夫是个满面虬髯的魁梧大汉,看到赵羽的瞬间,眼神立时变得如同鸷鹰一般锐利。

  赵羽心头一动,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大汉那蒲扇似的手掌,他知道,这也是一位横炼高手。

  不过,他却是不惊反喜,对方是江湖中人更好,如此一来更方便他打听此方世界的来历。

  只是,不等赵羽开口,马车上的窗户就被推开,一张苍白的面孔贴到窗边,笑道:“上车来,我载你一段路。”

  这是一张中年人的脸,眼角已经有了皱纹,憔悴的面容显示有病在身,但面目还算英俊,尤其是那双眼睛,看起来十分年轻,仿佛春风吹动的柳枝,温柔而灵活。

  看到此人一瞬间,赵羽脑海中猛地闪过一道灵光,关于此人的身份,他已经有了猜测。

  不出意外,这应该是多情剑客无情剑的世界,而眼前这人,便是人称“小李探花”的李寻欢!

  无他,只因对方那一副泡面头,这种发型没几个人能驾驭的了,何况,此情此景!

  “多谢!”

  赵羽没有拒绝,果断上了马车,与李寻欢相对而坐。

  车厢内铺着柔软的貂皮,温暖而舒适,与车外相比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然而,这一切都未令赵羽在意,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李寻欢的手上,准确地说,是手指间的刀。

  这是一把飞刀,长三寸七分,刀锋薄而锋锐,看其成色,只是由凡铁打造而成。

  然而,这是以这样一柄普普通通的飞刀,却在兵器谱上排名第三。

  人人皆道:小李飞刀,冠绝天下,出手一刀,例不虚发。

  飞刀本属于暗器,暗器手法再高明,在武林中也难登大雅之堂,可是,这把飞刀在李寻欢手中时,却有了本质的改变。

  在恶徒眼中,它是一把出手必杀的魔刀,而在正直之人心中,它却是正义的化身。

  赵羽也学过暗器,但他始终想不明白,这柄飞刀到底有什么魔力,能使人避无可避。

  如果有机会,他很想亲自试一试。

  赵羽在打量李寻欢,李寻欢也在打量赵羽,以他的阅历,也很少见到如此英俊之人,更重要的是,对方还怀有一身高明的武艺。

  他在塞外待了十年,对中原之事了解不多,心下猜测,这应该是近年来的后起之秀。

  眼见对方一直盯着自己的飞刀,李寻欢不由地生出一丝笑意,随手收起飞刀和雕刻到一半的松木人像,他从角落里翻出一个酒坛、两只酒碗。

  “喝酒么?”

  李寻欢淡笑着问道,然而,不等赵羽回答,就已经筛满了两只酒碗。

  赵羽从飞刀上收回目光,抬眼打量着李寻欢,笑道:“阁下请客,怎能拒绝,请!”

  说着,他端起酒碗,仰头饮尽。

  冰冷的酒液滑过喉头,仿佛一线火焰侵入胸腹,赵羽眉尖一挑,这才注意的碗中的竟是烧酒。

  不论是笑傲世界,还是这个世界,烧酒都属于小众酒水,人们常喝的乃是米酒和黄酒。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意外,相比于温和的米酒和黄酒,烧酒的劲道无疑更受关外之人的欢迎。

  赵羽并不嗜酒,相比于这些粮食酒,他更爱果酒,酸甜美味,可以当作果汁来饮,算是他对家乡为数不多的纪念。

  “好,只看阁下喝酒的样子,就知道是一位可交的朋友!”

  李寻欢抚掌笑赞,看起来极为喜欢赵羽的爽快,笑罢,也端起酒碗,仰头痛饮起来。

  只是,刚喝到一半,他便不停地咳嗽起来,苍白的脸上立时泛起一种病态的嫣红色,但最终,他还是将剩下的半碗酒一口倒进了脖子里。

  赵羽一直看着李寻欢,脸上并无多少变化,这是一位真正“不是在喝酒,而是在喝寂寞”的伤心人。

  但说实话,他对这家伙是既佩服,又鄙夷,送女友这种事,无论如何,他是干不出来的。

  放下酒碗,李寻欢忽然笑道:“现在我更加肯定,你是一位值得交的好朋友。”

  赵羽拿起酒坛,一边筛酒,一边笑道:“能结交你这样的朋友,也是我的荣幸。”

  “好朋友,请!”李寻欢闻言大笑,端起酒碗,一口饮尽,随即,又捂着嘴咳嗽起来。

  赵羽笑了笑,天下间,大概没人会拒绝李寻欢的友谊,龙啸云就是最好的证明。

  此念闪过,他一如之前那般痛快地饮下了这碗酒。

  李寻欢压下咳声,笑道:“你可知我为什么喜欢交你这样的朋友?”

  问罢,他也不等赵羽回道,自顾自说道:“只因为你是我朋友中,看到我咳嗽,却没有劝我戒酒的第一个人。”

  赵羽微微一笑,轻声道:“美酒固然不可错过,但美人亦不可辜负,朋友以为然否?”

  李寻欢一怔,旋即露出一抹苦笑,这一刻,内心的苦涩犹如潮水一般翻涌起来。

  他拿起酒坛,猛灌一口,想要洗去心中的苦涩,但直到酒液穿过愁肠,才发现这酒也是一样的苦。

  “你说的很对,这是一番高见!”他看着赵羽,由衷地赞同。

  看着李寻欢痛苦的模样,赵羽暗自摇了摇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道:“喝了你的酒,便以一曲回赠吧!”

  说着,他取出紫竹箫,放在唇边,轻轻吹奏起来。

  箫声清丽,忽高忽低,低时犹如珠玉跳跃,清脆短促,高时宛若鸣泉飞溅,响彻云霄。

  萧音本伤感,但此曲听来,却给人一种逍遥自在之意。

  李寻欢嘴角微微扬起,渐渐闭上了眼睛,仿佛完全沉入了箫声中,连呼吸也变的轻松了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