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威震全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羽表现出来的霸道,令在场之人都大为惊诧,便是无法无天的桃谷六仙,慑于赵羽刚刚的笑声之威,也只敢低声嚷嚷了几句。随后,便被不戒和尚挥手拉到了一旁。

  方证等人惊怒的同时,只觉无比棘手,可是,事已至此,临阵退缩反而更无颜面。

  几人对视一眼,只见震山子一步踏出,冷笑道:“好大的口气,老夫倒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说完,单手一震,佩剑声震而出,他反手一捞,变化流转之间,剑身斜斜刺出,直攻赵羽胸前要害。

  此招正是昆仑派“两仪剑法”中的精髓,看起来轻描淡写、随随便便,其实后续暗含了七八种变化。

  一旦敌人露出破绽,他只须手腕一抖,剑光暴长,立时便可伤到敌人身上七八处要害。

  震山子钻研这套两仪剑数十年,早已精熟无比,制敌往往只需一剑,故而得了一个“乾坤一剑”的雅号。

  以他的剑术造诣,便是岳不群等人也难以接下这一剑。

  然而,两仪剑法妙则妙矣,但在独孤九剑的剑理映照下,仍免不了被赵羽抓住破绽。

  电光火石间,赵羽举剑一挺,青铜古剑连着剑鞘闪电般伸出,间不容发地穿过震山子的剑招,击在了他的檀中穴上。

  当下,只见震山子浑身一震,一缕血线沿着嘴角汩汩而下,原本红润的面色瞬间化为白纸,整个人摇摇欲坠。

  檀中穴乃人之死穴,赵羽虽然只用了两分力,震山子依然免不了重伤的下场。

  “道兄!”

  惊呼声中,方证等人面色徒变,冲虚急掠而出,在震山子倒下前,伸手将其扶住。

  乾坤一剑以往都是一剑制敌,不料今日被人一剑反制,因果循环,当真是奇妙的紧。

  俗话说,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赵羽轻描淡写地一剑重伤震山子,少林等大派的高层纷纷凛然动容。

  当此之际,方证神色一肃,上前一步,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剑法高明,只是出手未免狠毒了一些。”

  赵羽一听此言,就知道方证要出手,不由大笑道:“少林从来都是这般虚伪的嘛?我若是出手狠毒,他还有命在?方丈想动手就明说,何必耍这些口舌之争?”

  方证的养气功夫丝毫不输于岳不群,即便被赵羽当面讽刺,神色依然不变,口中不疾不徐地说道:

  “阿弥陀佛,施主戾气过重,于己于人,均非幸事,为了施主、以及武林着想,老衲斗胆,请施主在少林幽居几年,修心养性。”

  看着方证高居道义,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赵羽直欲作呕。

  此刻,他耐心已尽,笑容一敛,面无表情地说道:“想要囚禁我,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多说无益,动手吧!”

  方证轻叹一声,看起来似乎很是惋惜,轻声道:“如此,老衲得罪了!”说着,轻飘飘拍出一掌。

  这一掌招式寻常,但伸至中途,忽然微微摇晃,接着,一掌变两掌,两掌变四掌,四掌变八掌……

  刹那间,掌影重重,好似千百只手臂一同挥舞,只看得人眼花缭乱,头皮发麻。

  然而,赵羽却是目光一亮,一眼就认出了这套掌法,随口赞道:“好个千手如来掌,赵某也不占你便宜,便以掌法对掌法,讨教一番。”

  说着,他左手一背,长剑被他竖与身后。紧接着,双脚一错,右手一抬,翻天掌迎面击出。

  千手如来掌虚实相间、变化莫测,对付这种掌法,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拙破巧,管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

  果不其然,赵羽单掌一到,漫天掌影瞬间溃散,只留下那一双真实的手掌被方证布于身前。

  嘭!

  掌面相撞,赫然发出一记雷鸣般的轰鸣,赵羽纹丝不动,神色依旧,方证却是身体一震,一连退出三步,方才稳住身形。

  一掌之间,高下立分!

  这一刻,封禅台上安静的可怕,无论是魔教,还是正道,无不瞪着眼睛,骇然失色。

  要知道,方证可是公认的正道第一高手。

  然而,就在这日,就在此刻,这位正道第一人输了,而且还是一招败北,这实在教人难以置信。

  不过,较之于他人的惊悚,赵羽心下并无多少得意。他早知方证修为高深,原著中似乎还提到他修习了易筋经,与任我行对掌时,完全克制了对方的吸星大-法。

  所以,赵羽刚刚出掌时,不仅丝毫未曾留手,掌心中甚至还蕴藏了三重劲力。

  可是,如此威势下,竟然只是震退了方证三步,不得不说,方证正道第一高手的美誉名副其实。

  不过,要说方证精通易筋经,赵羽是决计不信的,最多恐怕也就学了一些易筋经的皮毛。

  按照书中记载,修习易筋经必须堪破我相人相,心无所往,不存修习之念,方可练成。

  而以方证的禅功与心境,恐怕还达不到修习易筋经的要求。

  心念电转之际,赵羽眼皮一抬,目光扫过冲虚等人,淡淡道:“还有人想要插手吗?”

  赵羽的目光并不如何慑人,然冲虚等人却有一种无法对视的压力,此时此刻,几人心底不约而同地生出一股惊疑:

  以他不过双十的年纪,何来这一身惊世骇俗的修为?便是打娘胎里开始修炼,也绝不可能拥有这等实力。

  虽然赵羽前后只出了一剑一掌,但所表现出来的剑术、掌法、内功,无一不是绝顶的境界。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毕竟,剑术掌法还有一朝顿悟的可能,但内功的积蓄远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想到此处,方证等人面色难看地退避到了一旁,不再出声。

  他们不是没想过一起出手,围攻赵羽,但一想到赵羽和魔教所表现出来的关系,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见此一幕,赵羽笑了笑,也没穷追猛打、出言嘲讽,只是转身对林平之说道:“平之,你不是要亲自报仇吗,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好!”

  林平之重重点头,旋即,手提巨剑,冷笑着朝嵩山派诸人走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