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忍不住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黑衣男子一开口,定逸顿时两眼睁圆,惊怒道:“这个声音……是你!当日十五个蒙面人里,你是其中一个!”

  那日,伏击她们的人虽然都蒙着面,但几个说话人的声音,她倒死也不会忘记。

  “哗——”

  这一刻,不论是魔教,还是正道,尽皆目瞪口呆。

  虽然众人并不认识这位不戒和尚和桃谷六仙,但不妨碍他们做出相应的判断。

  不说定逸的态度,只看魔教此番来袭的高手,就知道任我行并未分兵攻打其他剑派。

  退一步讲,即便魔教真有这个打算,目标也应该是实力强大的泰山派,而非一群尼姑才对。

  再回想之前,左冷禅对付天门道长的手段,众人心底差不多都有了答案。

  谁能想到,身为五派剑派盟主的左冷禅,人前叱责魔教凶残弑杀,背后为了并派,却派人扮作魔教教徒,伏杀盟友。

  这可真是讽刺啊!

  当下,只听向问天大笑道:“哈哈,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左盟主何时加入的我神教,怎么也不早点告知我们!”

  闻听此言,其他魔教长老弟子纷纷冷笑起来。

  左冷禅眼皮微微颤抖,他真气耗尽,正在调息,无力开口,不过,心下却是惊怒交加,与此同时,更是将黑衣男子等人骂了个遍。

  之前伏击,让定逸脱逃也就算了,后面突袭恒山派竟然全军覆没,甚至还被捉了活口,真是一群废物!

  当此之际,只见汤英鄂大声叱道:“一派胡言,此人必是魔教的死间,这一切都是魔教的诡计,是为了离间我等五派,诸位切莫上当!”

  桃谷六仙闻言,顿时怒了,你一言我一语地大骂起来。

  “放你娘的狗屁,这小子分明是你嵩山派的人……”

  “不错不错,这孙子都承认了,你这家伙还想抵赖?”

  ……

  六怪骂到一半,又扭头审问起黑衣男子,逼迫对方承认身份,以及做过事情。

  黑衣男子或许是被桃谷六仙动则撕人的手段下破了胆,六人手上稍一用力,立即招供起来。

  不仅承认了这次对付恒山派的事情,还将左冷禅以前吩咐他们做过的事情都抖了出来。

  其中大多都是扮作魔教教徒残杀正道人士,特别是其他四派,近十年来死于魔教的门人其实都是他们杀的。

  目的便是挑动四派对魔教的仇恨,从而推动并派。

  听到这里,泰山派诸人纷纷远离嵩山派,生怕他们突然从背后下手。

  定逸两眼血红、咬牙切齿地盯着左冷禅,若非伤重动不了,恐怕早就冲上去搏命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再想五派齐心对敌已经不可能。

  任盈盈抓住机会,眸光一扫五派,扬声道:“我神教接下来的目标只有嵩山派,其他四派若是就此离开,小女子在此发誓,以往恩怨一笔勾销,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此言一出,泰山派几个玉字辈太上长老大为意动,岳不群和莫大也互相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想法。

  在他们看来,任我行一死,再和魔教打生打死其实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而且,只看嵩山派的所作所为,此刻他们就算退出,旁人也无法指责什么。

  反观嵩山派,却是真得的急了,汤英鄂等太保纷纷劝解起来,皆言是魔教在挑拨离间。

  同一时刻,方证身后走出一位容貌清癯的老者,朗声道:“诸位,魔教妖女的话岂可相信?事有轻重缓急,魔教当前,左盟主之事可稍后再议,我等应该先退敌才是!”

  此老一袭青裳,言行举止甚是潇洒,乃是昆仑派的震山子,绰号“乾坤一剑”。

  随着震山子开口,方证也劝解道:“阿弥陀佛,震山子道兄言之有理,大敌当前,切忌内讧。”

  话落,冲虚也跟着附和。

  这三人一出面,说明正道几大派已经达成一致。

  瞧见这一幕,岳不群等人顿时脸色难看起来。

  他们岂能看不出方证这些人的打算,这分明是要将左冷禅从嵩山派内摘出来,在他们眼中,左冷禅死不死无所谓,嵩山派反正不能灭。

  这一刻,四派之人面面相觑,皆都犹豫起来,这些大派掌握着话语权,他们不好不听啊!

  就将双方僵持之际,突然,一把洪亮的男声响起。

  “好个正道,好个武林泰斗!”

  此声突兀,直如春雷怒震,在场所有人尽皆色变,功力稍浅者,只觉耳膜嗡嗡作响,胸中憋闷,气血沸腾。

  不等他们抬头寻望,一道青影飞掠而来,落在场中。

  来人正是赵羽,当看到少林等派道貌岸然的表达着“正邪不两立”的姿态时,他实在忍不住了。

  “大哥!”

  “羽哥哥!”

  林平之和曲非烟一脸惊喜地喊道。

  任盈盈戴着面纱,看不到表情,但一双眸子却是亮了起来。

  岳不群目光一闪,隐隐透出一抹轻松之色。

  此刻,除了熟悉赵羽的几人外,其他人皆都满面惊疑地望了过来,只凭刚刚的声威,他们便意识到来人功力已近乎登峰造极。

  “阁下莫非就是赵羽?”冲虚上下打量了赵羽一阵,首先开口问道。

  “是我!”赵羽瞥了对方一眼,淡淡回道。

  嗡——

  当下,人群中响起一片议论之声,在众人眼中,赵羽是走了狗屎运,作为林家的下人,竟然学到了辟邪剑谱,直教人嫉妒地发狂。

  “听阁下之言,莫非也是要为魔教张目?”冲虚脸色一肃,紧盯着赵羽问道。

  赵羽淡笑一声,懒得与冲虚多舌,开门见山道:“别把你们所谓的‘正邪’套在赵某身上,赵某今日只为报仇,非嵩山派之人,莫要插手,勿谓言之不预!”

  “报仇原是天经地义之举,但凡事讲究证据,阁下要找嵩山派报仇,还请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震山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赵羽已经看透了这些人的嘴脸,岂会与他们纠缠证据的事,当下冷声道:“我的话就是证据,尔等若是不服,大可以站出来试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