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横生变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爹!”

  “教主!”

  任盈盈和向问天在第一时间舍弃了方正与冲虚,飞身回到了任我行身边,可惜的是,任我行已经没有了呼吸。

  封禅台下,赵羽神色一怔,目中闪过一抹惊奇,这样的结局当真是出人意料。

  当然,他可不认为半废的左冷禅能凭着寒冰真气打死任我行。

  仔细想想,原著中任我行是死于天年,由此不难推测,左冷禅的寒冰真气只是任我行之死的导火索,真正的原因应该是他年事已高,天年将近。

  任我行在西湖牢底受了十几年的苦,身体本就亏空,后来强行化除体内的异种真气,又大耗真元。

  再加上与东方不败一战,更是身受重伤,之后虽然靠着九转熊蛇丸恢复了伤势,但身体其实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他此次与左冷禅对掌,除了被寒冰真气冻住经脉,恐怕还有不甘服输的攻心怒火。

  此二者同时加诸于这幅老朽的身躯,任我行焉有不死的道理,只是,他这死的当真不是时候。

  看到任我行吐血倒地,惊骇之下,一众魔教教徒顿时心神失守,刹那间,便有数位长老、以及依附魔教的左道高手被趁机秒杀。

  普通教徒更是斗志全消,不等上面的长老堂主下令,纷纷自行后退,龟缩到了向问天等人的周围。

  见此一幕,其余魔教的高层也纷纷舍弃敌手,且战且退。

  全场之中,唯有林平之丝毫不为所动,手中巨剑如同狼牙棒一般,朝着乐厚连续不断地砸下。

  乐厚的佩剑早已经折断,此刻正凭着一双肉掌硬抗林平之的砸击,若非他绰号“大阴阳手”,精通掌法,恐怕早已筋断骨折。

  但即便如此,随着巨剑每一次落下,乐厚都会喷出一口鲜血,败亡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然而,就在乐厚即将撑不住的时候,一道掌影突然插入两人中间,迎着巨剑飘然而上。

  嘭!

  闷声中,林平之手臂一震,一股沛然巨力轰然传来,震得他身不由己地往后仰倒,噔噔噔一连退出三步,才化去劲力,稳住身形。

  接着,他定睛一看,只见方正双手合十,正立于乐厚身前。

  “此乃我林家与嵩山派之间的私仇,方丈当真要插手?”林平之双目圆睁,怒视着方正。

  “阿弥陀佛,真相尚未查清,老衲着实不愿看到林施主误入歧途!”方正一脸慈悲,缓缓说道。

  “嘿……”

  看着方正虚伪的嘴脸,林平之怒极反笑,虽然胸中怒火灼灼,但他清楚自己不是方正的对手,当下强忍着恨意,往后退去。

  任我行一死,魔教一方算是兵败如山倒,幸运的是,五岳剑派的弟子也被杀的胆寒,毫无趁胜追击的念头。

  只这一会儿的功夫,双方手下死伤近半。

  当此之际,正道一方分作两股,其中,实力最强的嵩山派与泰山派合在一处,手下约摸还有两百多人。

  然乐厚重伤垂死,左冷禅功力耗尽,已无战力。

  另一边,岳不群和莫大守在一角,护着三派仅存的三十余名弟子。定逸虽然已经苏醒,但仍是奄奄一息的模样。

  方正等各大派的观礼代表站在两者中间,刚刚正是他们拖住了魔教多出来的高手,才使得剩下的人一对一而战,未曾出现伤亡。

  魔教一方,或是悲伤,或是忐忑,或是愤恨,虽然还剩下六七百教众,但任我行的死影响太大,气势低迷下,已无多少敢战之人。

  一个不慎,不说全军覆没,大败亏输绝对逃不了。

  好在向问天经验丰富,当即推出任盈盈,勉强算是给一众教徒竖立起了一根新的主心骨。

  此刻,任盈盈强忍着悲伤,起身走到台前,一双眸子死死盯着左冷禅,看起来似乎不打算罢手。

  杀意裹着鲜血缓缓凝聚,空气仿佛越来越重,就在双方忍不住即将再次动手的时候,突然,一道洪亮的叫喊声从山下传来。

  “琳儿,琳儿……”

  声音充满了焦急。

  不多时,就见一个身材高大的胖和尚火急火燎地冲上山顶,但凡有人挡在身前,均被他一手揪住衣领掀飞出去。

  不戒一路呼喊,气息却丝毫不乱,登上封禅台的瞬间,一双铜铃似的大眼珠子四下急扫,直到看到仪琳的身影,才松了一口气。

  “琳儿,我的乖女儿啊,还好你无事,这一路可把爹急死了……”

  来人正是不戒,只见他一把拉起仪琳,一边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一边旁若无人地念叨起来。

  一个大和尚,喊着一个小尼姑做女儿,直教众人大感惊奇。

  然而,这还不算完,紧接着,又有一阵叽叽喳喳争论声从山下传来。

  很快,众人就见六个奇丑无比的怪人举着一个黑衣男子沿着石阶飞奔而上。

  “喂,喂,大和尚,等等我们啊!”

  “哎呀,你说大和尚那么胖,怎么跑的比我还快!”

  “谁说比我们快了,分明是你拖了兄弟们的后腿……”

  ……

  这六个怪人一边争执,一边飞奔,虽然速度不及胖和尚,但气息悠长,明显内功不弱。

  众人从未见过这六怪,一时间,面面相觑,小声议论起来。

  定逸应该认识不戒和尚,听到对方询问之前被偷袭的事情,断断续续问道:“定……定闲师……师姐没来吗?”

  不戒扫了定逸一眼,随口答道:“定闲老尼姑受了重伤,来不了了!”

  “什么?”定逸两眼圆睁,顿时惊怒起来。

  不戒和尚看起来很熟悉定逸的脾性,不等对方询问,便解释起来。

  他声音极大,不说封禅台上,便是下方的赵羽,也听的一清二楚。

  赵羽早知剧情,当听到不戒和尚说到一伙蒙面人突袭恒山时,他立时就猜到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不用问,突袭恒山派的那伙蒙面人,与伏杀定逸等人的蒙面人,绝对是一伙人。

  左冷禅做的还真绝,这分明是要将整个恒山派一网打尽。

  只是,他大概做梦也想不到,恒山上除了留守的定闲,还有不戒和尚夫妇,以及桃谷六仙这八位高手。

  这一次突袭,恒山派的弟子固然死伤殆尽,但领头的十余位蒙面人却是全军覆没。

  甚至,还捉了一个活口,被桃谷六仙千里迢迢地送到了嵩山。

  说到这人时,六仙邀功似抬起手臂,将黑衣男子高高举起,接着,就见不戒和尚拍着那人的脑袋说道:“说吧,是谁指使你们对付恒山派这些尼姑的。”

  此言一出,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有那心思机敏的,已经猜到,这幕后之人很可能不是魔教。

  因为,若是魔教的人,根本不需要将人送来当面指认。

  “是……是……”

  不知是害怕还是犹豫,那人吞吞吐吐了半天,也未说出幕后之人。

  此举却是引起桃谷六仙的不满,当下,六人怒哼一声,手上用力,作势欲撕。

  那人感受到四肢上传来的撕扯之力,顿时吓得面无人色,脱口喊道:“是左盟主,左冷禅,是左冷禅啊……”

  ps:唉,写小说也不能由着性子,自己写的畅快,回过头来看看,这几章似乎有些拖沓了,无限流很忌讳这种慢节奏,这段写完,后面一定要吸取教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