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意料之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左冷禅反咬一口的举动,再次刷新了林平之对这些所谓正道大派的认识,看着嵩山派那一幅幅无耻的嘴脸,他知道,想让左冷禅他们承认罪行,已经不可能。

  事实上,左冷禅之所以敢在这个时候对岳不群发难,就是看准了少林不会置身事外。

  而华山派这点人,于接下来的厮杀中,多他不多,少他不少。所以,倒不如先将岳不群这个劲敌打落尘埃。

  不过,他此举也不是全无弊端。

  眼看五岳剑派都起了内讧,群雄信心尽失,个别见风使舵之辈已经趁机向着石阶移去,这条通往山下的路是魔教留出来的唯一缺口。

  有人带头,剩下的人顿时蠢蠢欲动,再看魔教也不阻拦,终于没了顾忌。

  “呼啦”声中,群雄争先恐后地挤入山道,头也不回往山下狂奔。

  “且慢,诸位同道请留步……”

  封禅台上,左冷禅神色微变,当即高呼挽留。

  然而,群雄装聋作哑,根本无人搭理,不一会儿,就逃走了大半,剩下的一部分人或是顾忌脸面,或是抱有其他的心思,并未就此下山,而是聚集在封禅台下的别院前,默默关注着台上的变化。

  赵羽跟着人群走动,此刻靠着别院前的一棵古松,神情悠哉地看着这出大戏。

  随着群雄离开,四周的魔教教徒立即合拢,其中一部分人飞快登上封禅台,将五岳剑派团团围住。

  厮杀,一触即发!

  任我行神情得意地大笑道:“左冷禅,你可想到今日的局面?”

  “你左大掌门武功了得,心计也深,很合老夫的脾胃。你想合并五岳剑派,要与少林、武当鼎足而立,才高志大,也算了不起。

  可是你鬼鬼祟祟,安排下种种阴谋诡计,实在不是英雄豪杰的行径,着实让老夫瞧不起。”

  说到这,他语气一转,叹道:“反倒是岳掌门,当真令老夫刮目相看。”

  言语间,他望向岳不群,大声道:“老夫今日兴致甚好,岳掌门倘若就此下山,老夫也放你华山派一条生路,如何?”

  此言一出,左冷禅等人的神色纷纷变得凝重起来,一个个紧盯着岳不群,等待他的回答。

  岳不群双眼一扫,拱了拱手,淡笑道:“多谢任教主好意,然正邪不两立,华山派就算退出五岳剑派,也仍属正道。”

  “好!”

  当面被岳不群拒绝,任我行不怒反笑,只是笑声中毫无喜意,一只独眼冷冷扫过敌方,突然,怒喝道:“杀!”

  语出之际,他本人一纵而起,犹如捕食的雄鹰,朝着左冷禅飞扑过去。

  同一时刻,曲非烟和林平之并肩冲出,径直杀向乐厚等嵩山太保。

  对面,方正和冲虚相视一眼,双双踏出,冲向左冷禅,看起来似乎打算擒贼先擒王,欲合力拿下任我行。

  这二人一动,向问天、任盈盈以及身后的三位长老也同时掠出,截住二人的前路。

  其余魔教长老、教徒纷纷出手,各自捉对厮杀起来。

  一时间,封禅台上断肢横飞,鲜血四溅,惨叫声络绎不绝。

  最先出手的任我行已经与左冷禅交上了手,二人十多年前就打过一次,对彼此的手段都十分了解,出手时均有所保留。

  任我行虽瞎了一只眼,气势却丝毫不减,一双肉掌上下翻飞,掌法大开大合,便似斧劈刀削一般,带起阵阵恶风,扫向四周。

  左冷禅本就有伤在身,掌法又不及任我行高明,交手不过百余招,就落在了下风,一双臂膀出招极短,攻不到一尺便即缩回,显似只守不攻。

  眼看左冷禅败局已定,就在这时,斜刺里突然传出一记怒喝。

  “魔头,受死!”

  声音的主人乃是定逸,只见她双眼怒睁,手举长剑一往无前,直刺任我行背心。

  定逸一直以为伏杀她们的是魔教,又自知不是任我行的对手,所以才一直忍着怒火,等待机会。

  否则,以定逸脾性,在任我行出现的那一刻,就应该冲杀上去了。

  此刻,她这一剑完全不留后路,分明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找死!”

  任我行正享受着碾压左冷禅的快意,突然被定逸打断,不由怒从心起。

  只见他一掌逼退左冷禅,跟着身体一转,避开剑身的同时,左掌轰然击在定逸的右肩上。

  任我行这一掌是含怒而发,用上了十成的功力,定逸鲜血狂喷,如同一个破麻袋倒飞出去,落地后直滚了一丈之地才停住。

  她本就有伤在身,再受下这一掌,整个人已经奄奄一息。

  “师父!”

  仪琳瞧见这一幕,大哭着飞扑过去。

  附近,几位魔教教徒狞笑着举起钢刀,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地砍向仪琳和定逸。

  “小心!”

  关键时刻,就在左近的宁中则长剑一撩,挑开钢刀后,一把抓住仪琳的衣襟,将她和定逸一起拖到了身后。

  自战斗起,华山派就一心防守,有岳不群、宁中则,以及令狐冲三人守护,杀到现在也只有几个弟子受伤。

  岳不群经验丰富,一眼就看出定逸已经处在死亡的边缘,他略一沉吟,招呼令狐冲过来接下自己的对手,他本人则飞快退到定逸身边。

  此时,仪琳已经给定逸服了恒山派的疗伤丹药,岳不群没再多此一举,直接抬手抵住定逸的后背,开始输入紫霞真气。

  虽然决定救下定逸,但岳不群没有过多的浪费真气,护住定逸的心脉后,便撤掌罢手,重新回到了战场。

  不远处,莫大正好将这一幕瞧在眼里,他二话不说,带着仅剩的几个衡山派弟子杀出一条血路,朝着华山派移去。

  ……

  任我行一掌击飞定逸后,看也不看,重新对上左冷禅,十数招后,他瞅准机会,一声大喝,双掌疾向对方胸口推去。

  左冷禅已被逼到角落,退无可退之下,只得抬掌迎上,任我行见之大喜,吸星大-法立即蓄势待发。

  下一刻,四掌相撞,蓬的一声大响。

  却见任我行神色一惊,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原来,他一吸之下,却发现左冷禅体内空空如也,内力竟完全不知去向。

  电光火石间,左冷禅狞笑一声,趁着任我行愣神的瞬间,将全身内力化作寒冰真气,一股脑地打入了任我行的体内。

  旋即,只听噗的一声,两人四掌怦然分开,任我行身子一晃,一步步往后退去。

  七步之后,只见任我行徒然一定,面色瞬间潮红,接着“哇”地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推金山倒玉柱般倒了下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