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势均力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岳不群装了大半辈子君子,此刻对上左冷禅,即便心中恨极,表面还是一副谦逊有礼的模样。

  反观左冷禅,看似随意站在那里,却自有一股慑人的威势,两眼半开半合,看似没有焦点,却让台下的群雄都有一种仿佛在看着自己的错觉,一个个心头发紧,不敢随意乱动。

  岳不群同样心中一懔,只看左冷禅这道目光,就知道对方的内功有多深厚,他极力平复心绪,伸手道:“左师兄,请!”

  说着,左手捏了个剑诀,右手一抖,长剑斜斜刺向左冷禅。

  他多年未与左冷禅交手,也不知道对方的剑术修为到了何等境界,所以并未立即用出压箱底的手段,使得仍是华山剑法,出剑更是严谨有度,怀揣试探之意。

  然而,左冷禅最看不惯的就是岳不群这幅彬彬有礼的伪君子模样,冷笑间,存心羞辱,重剑高举,自上而下,故意使出一招“独劈华山”,仿佛要将岳不群一分为二。

  但岳不群何等城府,心神丝毫不受影响,长剑一抖,七十二路基础剑法瞬间展开,剑光交织出一道铁幕,横立胸前。

  群雄大多识得五岳剑法,眼见岳不群将一路基础剑法使出此等威势,一个个情不自禁地喝起彩来。

  相较于泰山剑法的狠辣、衡山剑法的奇诡,在他们眼中,岳不群这路气势堂皇的华山剑法更符合正道形象,当真不愧“君子剑”之名。

  同一时刻,赵羽也不由自主地点头赞赏,光看岳不群这一手,就知道他已经迈入了剑道第二境,不拘泥于剑招的的境界,这可真是出人意料。

  要知道,老岳可没有独孤九剑。

  当然了,较之岳不群,左冷禅的剑术也丝毫不差,一柄重剑被他舞得风雨不透,剑势大开大合,气象森严,就好似千军万马奔驰而来,长枪大戟,黄沙万里。

  这路“大嵩阳神剑”乃是他亲自去芜存菁、完善总结,早已迈入化境,此刻,短短十七式剑招被他反复使出,竟演化出无穷变化。

  眨眼间,百余招过去,二人仍是势均力敌,斗至这一步,岳不群信心大涨,因为他还有压箱底的手段没出。

  一念至此,他剑势徒变,长剑一转,全真剑法宛如行云流水一般源源而出,直取左冷禅周身要害。

  左冷禅似乎没料到此着,当下吃了一惊,出剑时不由自主地停滞了一瞬。

  然高手过招,岂容疏忽,时机当前,岳不群见缝插针,剑势瞬间大涨,一下子盖过了左冷禅的重剑,稳稳占据了上风。

  群雄瞧见这一幕,纷纷露出震惊之色,岳不群虽有一个“君子剑”的美名,但重点在“君子”二字,而非“剑”上。

  左冷禅或许没有此等美名,但却是实打实的“正道三大高手”之一。

  这两人武功孰高孰低,武林中早有定论,但直到今日,群雄才知,原本岳不群的武功竟丝毫不比左冷禅差。

  较之群雄的惊奇,嵩山派门人弟子的脸色可就难看了,汤英鄂等太保更是一脸焦急。

  事实上,要说全真剑法比华山剑法高明,倒也不至于,左冷禅之所以处于下风,除了不熟悉这套剑法外,更多的是因为事情脱离了他的掌控,一时间心惊所致。

  不过,二人的剑术本就在伯仲之间,左冷禅想要要重新扳回这一局,可没那么容易。

  不得已之下,他只能一边竭力稳固剑势,一边厉声喝道:“岳不群,这也是你华山剑法?”

  他对华山派的武功了如指掌,但岳不群现在使的这路剑法他却从未见过,更未听说过,再想到岳不群曾谋划过辟邪剑法,立时忍不住喝问起来。

  同一时刻,方正等人也紧紧盯着岳不群,满目疑色。

  “不错,此乃我华山秘传剑法!”岳不群神色不变,从容回道。

  左冷禅冷哼一声,没再质问,方正等人却渐渐露出惊疑之色,岳不群已经将全真剑法使了大半,他们也由此看出了一些门道,此剑法虽然从未见过,但确实与华山剑法一脉相承。

  “华山派当真有此底蕴?”这一刻,方正等人心底不由自主地冒出了这个疑问。

  封禅台上,随着岳不群收缩剑势,左冷禅败相渐露,电光火石间,只听左冷禅怒哼一声,一股寒气顿时弥漫开来。

  不一会,岳不群便感觉手中长剑越来越重,留神一瞧,不知何时剑身上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坚冰。

  岳不群一惊,忍不住质问道:“寒冰真气?这也是你们门派的武功?”

  左冷禅一脸自得地回道:“不错,是我自创的!”

  因为剑身加重,岳不群出剑不由自主地慢了许多,只这一瞬间,他就扳回了优势,甚至反过来占据了上风。

  岳不群神色越发严肃,他自知全真剑法的奇效已失,左冷禅有寒冰真气依仗,剑法上再难以占据便宜。

  想到这,他倒也果断,趁着双方长剑被寒气冻住的一瞬,他徒然弃剑,紧接着,食指猛地一伸,直戳左冷禅右手神门穴。

  这一指刚猛无铸,乃是他自华山经阁中习来的“铁指诀”。

  左冷禅微微一怔,岳不群主动弃剑再次出乎他的意料,不过,有前车之鉴在,他反应倒也不慢。

  但令人意外的是,他竟然也放弃了长剑,随后双手化掌,径直轰向岳不群的胸口。

  在左冷禅看来,他剑术上已经输了岳不群一筹,便是以剑胜之,也颜面无光,倒不如大方弃剑,改用徒手功夫,只有以此压过岳不群,才能找回颜面。

  况且,他对自己的掌法、内功都极为自信。

  岳不群见状,心下暗自庆幸,既庆幸左冷禅的傲慢,也庆幸自己前段时间精修了手上功夫。

  眼见左冷禅掌风带着寒气,他立刻想到了寒冰真气的恐怖,当即全力调动紫霞真气,灌入双掌,迎面推出。

  嘭!

  四掌相撞,传出一记擂鼓般的轰鸣,双方同时一震,各自飘退,一连退出七步,方才稳住身姿。

  这时,二人一个脸颊通红,一个面色苍白,竟同时默契地罢手,但对视的瞬间,又俱都喷出一大口鲜血来。

  这一式比拼,再次势均力敌。

  然而,较之左冷禅充满了怒火的目光,岳不群眼中却闪过了一丝轻松。

  此刻,二人都无力再战,算是平手,平手就意味着盟主悬而未决,没有盟主,讨伐魔教就成了空谈,这种结果却是再好不过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