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一石二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左冷禅本意是想借着剑宗三人的手,打岳不群一个措手不及,从而狠狠搓一搓华山派的锐气。

  谁知,竟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让华山派在群雄面前出了个大风头。

  而且,在见识过令狐冲的剑术后,他更是心神一懔,这才意识到自己小瞧了岳不群。

  徒弟尚且有此身手,师父岂会差的了,心道岳不群这老家伙还真是能忍,一念至此,他不由地警惕起来。

  反观岳不群,脸上虽挂着淡淡的笑意,心下却是一阵烦躁,名声大涨固然是好事,但时机实在不太合适,左冷禅眼中的警惕之意他岂会感觉不到。

  现如今,他的武功虽然有所突破,但尚未高到碾压左冷禅的地步,所以,他打心底里是不赞同并派的。

  但从现在的形势来看,左冷禅以大义威逼,他赞不赞成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江湖正道希望五岳剑派能够领头对付魔教。

  所以,要想阻止并派,就只有夺得盟主之位,但如此一来,一场比斗是免不了的。

  可是,当左冷禅有了防备后,他想要取胜就更加难了。

  岳不群在算计的时候,事情一如他所料般发展,只见左冷禅立于高台,朗声道:“诸位朋友见证,并派非是左某私心之举,实则是不得已而为之。”

  “诸位也知,二十余年前,我五岳剑派曾合力围剿过魔教,只因各自分散、未能统一号令,才致使功败垂成,甚至元气大伤。”

  “现如今,任老魔重出江湖,以这魔头的狠辣,今后还不知有多少同道遭其毒手,恒山派定静师太就是前车之鉴。”

  “左某身为正道一员,实在做不到袖手旁观,今日商议并派之举,就是要为武林正道除此大害!”

  左冷禅这一番慷慨激昂的发言听得群雄热血沸腾,话音方落,人群中立时响起一片附和之声,纷纷称赞左冷禅高义。

  与此同时,一个个还不忘高呼“并派”二字,目光更是紧盯着其他四派的掌门,仿佛谁不赞同并派,谁就是自私自利、贪生怕死。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

  自任我行重夺教主之位后,江湖上人人自危,生怕哪天一不小心就被魔教害了性命。今日左冷禅放话要灭魔教,他们自然乐得站在后面摇旗呐喊,反正出力的是五岳剑派。

  赵羽站在人群中,瞧着这一幕,心头感概万分,再瞧方正冲虚等人,只见他们也各自面露笑意,不由心道:好一个一石二鸟之计!

  少林之所以容忍嵩山派成立,就是为了让嵩山派站在前头,好联络武林中的那些二等门派来对付魔教。

  如此,既可不废自家一兵一卒,又可消耗这些二等门派的实力,岂非一石二鸟?

  左冷禅此举正合他们的心意。

  此刻,面对这股汹涌高涨的群雄意志,便是岳不群也不禁头大,与莫大、定逸对视一眼后,他起身道:“诸位朋友既有除魔卫道之心,我五派自是义不容辞,只是……”

  说着,他语气一转,诚声道:“只是并派之举实在大大不妥,我五派功法各自不同,倘若强行合并,定生祸患,远的不提,我华山派剑、气之争就是前车之鉴。”

  “左师兄成为五岳盟主以来,虽立了不少功劳,但强推并派实是倒行逆施之举,已经不再适合继续担任盟主,所以岳某提议,重选五岳盟主!”

  此言一出,群雄顿时安静下来,想起刚刚华山派剑宗门徒的举动,倒也觉得岳不群之言不无道理。

  权衡过后,他们不再高呼并派,只呼吁五岳剑派讨伐魔教。

  另一边,莫大、定逸等人暗自松了口气,心下暗赞岳不群之机智,他们对左冷禅的性格十分了解,深知若是让他当了讨伐魔教的领头人,定会借机暗中消耗其他四派的实力。

  所以,一见群雄不再揪着并派之事,莫大、定逸立即起身附和,要求重选盟主。

  历来武林中选盟主都是比武夺帅,群雄一听此言,再次鼓噪起来,老话说的好,看热闹的不闲事大,他们算是完美地诠释了这句话。

  赵羽见状,眼神玩味地看向左冷禅,见对方脸色紧绷,心下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家伙大概没想到,自己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比武夺帅是应有之义,左冷禅自然推脱不了,更何况,五派中,有三派都提出重选盟主,剩下的一个泰山派也态度暧昧起来。

  事情到了这一步,重选盟主势在必行。

  若是放在以前,以左冷禅的自信,必会一一对付其他四派,将岳不群、莫大他们尽数压服。

  但自察觉到岳不群的武功修为后,他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打算。

  定逸重伤在身,肯定是上不了场的,剩下四派正好两两相对。

  一阵商议后,莫大和玉矶子二人先上。

  这等高手较技,寻常难得一见,群雄纷纷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中二人。

  玉矶子或许是知道莫大的厉害,他虽高出一辈,却无小觑之心,一出手便是泰山派的绝技——泰山十八盘。

  泰山派这路剑法,纯从泰山这条陡道的地势中化出,出剑忽缓忽紧,回旋曲折。

  玉矶子剑势一展,身随剑走,左边一拐,右边一弯,长剑越转越急,剑招也越转越加狠辣。

  然而,莫大一手“云雾十三式”已经出神入化,他细剑一出,琴音立起,寒光四下席卷,有如云卷雾涌。

  不论玉矶子的剑势如何曲折狠辣,终究脱离不开云雾的笼罩。

  百余招后,玉矶子一个疏忽,被莫大挑开手中长剑,空门大开之下,要害被制,只能红着脸认输。

  接下来,便是众人期待的岳不群和左冷禅了。

  二人走到场中时,左冷禅脸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笑意中带着些许嘲弄,反观岳不群,一脸肃穆,如临大敌。

  当此之际,群雄尽皆屏息凝气,一时间,嵩山绝顶之上,寂静无声。

  事实上,看了这么久,群雄也看出了五岳剑派之间的矛盾。

  五派之中,属左冷禅和岳不群二人的名声最响亮,而除却嵩山派和泰山派,其他两派皆隐隐以岳不群为首,由此可知,接下来必是一场龙争虎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