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少林之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羽在客栈一住就是七天,再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的气质都有了些许改变,相比以往,多了一些恬淡,少了一分凌厉。

  这种变化来自对太极拳的体悟,所谓刚不可久,柔不可守,高明的武功均是虚实相间,阴阳互济。

  太极拳在阴阳变化之道上入木三分,赵羽越是钻研,越能感知其深奥,短短七日所得,几乎让他的武学来了一次升华。

  不过,文武之道一张一弛,自觉短时间内无法提升后,赵羽就结束了这种闭关的状态。

  ……

  酒楼内,赵羽一边小酌,一边听着周围的闲谈。

  近日来,整个江湖热闹非凡,震撼人心的大事一件接着一件,其中最令人惊骇的就是任我行重出江湖的消息。

  现如今,整个武林都知道任我行斩杀了东方不败,重新夺回了魔教教主之位。

  有鉴于此,左冷禅以五岳剑派盟主的身份,号召其他四派于九月初九齐聚嵩山封禅台,召开五岳剑派大会,商量对付魔教的方法。

  听到这个消息时,赵羽敢肯定,以任我行的刚愎自大,绝对会选择在这一天突袭嵩山,企图一举灭了五岳剑派。

  眼下已是六月末,距离会盟之日还有两个月左右,赵羽思索了一阵,决定先转道回一趟古墓。

  吃过饭,他就匆匆出了城,之后往西而行,黄昏时分,终于赶到了终南山。

  跟上次比,古墓暗河的水位上升了许多,有几处地方甚至已经全部被淹,但对赵羽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一路潜行,他很快就进入了古墓内。

  上次来的时候,他修为不高,对林朝英和王重阳的武学精义领悟不深,此番回到古墓,便是为了进一步参悟二人的武功。

  时光匆匆,转眼间两个月过去。

  这一日,赵羽离开古墓,骑着买来的黄骠马,一路东进,前往嵩山。

  因时间充裕,他也不急着赶路,任由马儿轻蹄前行,他自己则握着一把刻刀,练习着雕刻之术。

  别看马儿走起来起起伏伏,赵羽坐在马背上,整个人随着马儿起伏,双手十分稳健,丝毫不显颤抖。

  他练习雕刻非是一时兴起,而是意外得到了一块宝玉,所以才萌生了亲自雕刻的念头。

  要问宝玉的来历,也算是出人意料,之前某一日,赵羽突发奇想,打算从寒玉床上切下一块玉料,雕琢几块玉佩送人。

  然而,当他切开寒玉床时,竟然发现越往里,玉质越好,寒气也越重。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将寒玉床分解成了几大块,最终在中心处挖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莹白玉心。

  这块玉心晶莹透亮,寒意逼人,习武之人若是带在身上,能够消除心火,极大的减轻走火入魔的可能。

  但正因为它温度太低,普通人根本难以长时间触摸,不得已,赵羽只能自己动手加工。

  为了不浪费这块极品寒玉,他练习雕刻时分外用心。

  ……

  九月初八这天,赵羽来到了嵩山脚下的登封县城。

  因为五岳剑派会盟之日在即,整个登封县城热闹非凡,前来观礼的各路江湖武人随处可见。

  为了避免麻烦,赵羽改换了一下装束,进入县城后,花了数倍于往日的价钱,才找到一家酒楼投宿下来。

  吃饭时,他又打赏了店小二几两银子,装作前来参拜禅宗祖庭的香客,向对方打探起少林寺的布局。

  少林寺内院虽然从不对香客开放,但数百年下来,早已不是什么秘密,那小二是本地人,每日里又迎来送往,消息甚是灵通。

  三言两语间,就将少林布局说的清清楚楚。

  入夜,赵羽换上夜行衣,系上蒙面黑巾,准备妥当后,出城往嵩山驰去。

  嵩山有“中岳”之称,少林寺和嵩山派虽然都坐落于此,却不在同一座山上,前者建立在少室山,后者立派于太室山。

  这种两个门派建在一起的情况十分罕见,在这之前,也只出现过全真教和古墓派一例,这还是因为两派祖师的特殊关系。

  当然,少林寺和嵩山派之间也是有特殊关系的,众所周知,嵩山派不过是少林推出来抵抗魔教的棋子。

  否则,以少林寺泰山北斗的地位,何人敢在它身边建宗立派。

  然而,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现如今,少林寺的地位高则高矣,实力却再不复当年,尽管在每次王朝更替时,它都积极成为墙头草,表现的十分恭顺,然自火工头陀之乱后,衰落的趋势再也止不住。

  时至今日,竟然到了要靠阴谋诡计,才能维持自身地位的地步,细细想来,实在教人瞧不上眼。

  所以,对于夜探少林,赵羽没有任何压力。

  趁着夜色,赵羽轻而易举就潜入了寺内,之后在屋檐阴影中潜伏了小半个时辰,终于摸清了巡寺武僧的巡逻规律。

  当下,他展开身法,窜高伏低,一路越过重重楼宇,往藏经阁摸去。

  当行进至某一间禅房时,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引起了赵羽的注意。

  未作多想,他脚下一转,闭住呼吸,悄悄潜行到禅房一侧的窗外,凝神倾听起来。

  当下,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严肃道:“那辟邪剑谱倒底是真是假?”

  “回禀师叔,剑谱确实为真,记录在一件袈裟上,看笔迹应该是林远图亲手所书。”

  回答的人语气平和。

  窗外,赵羽眉尖一挑,目中情不自禁地闪过一抹惊讶,不是因为听到了真辟邪剑谱的消息,而是回话人的身份。

  虽然没看到此人的相貌,但赵羽十分肯定,此人就是当初送金钟罩秘籍给他的觉明和尚。

  一个南少林的僧人来北少林接受问询,看来当年的葵花宝典之谋,当真是北少林在幕后操控主持。

  思索间,只听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听觉月说,你们只拿到了一半的秘籍,另一半在木高峰手上,这么长时间过去,你们还未找到他吗?”

  “师叔见谅,那木高峰擅于隐藏,我们翻遍了整个塞北,也没能找到他!”

  随着觉明话音落下,禅房内陷入寂静,良久,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感叹中夹着一丝愤怒。

  “唉,我就知道渡元不会轻易答应毁掉剑谱!”

  “师叔放心,那剑谱只剩下一半,木高峰即便练成,也不会有多大的成就。”

  “希望如此。”

  话落,禅房内再次陷入安静,少顷,那苍老的声音又道:“林平之的事情,你们查的怎样了?”

  “回禀师叔,虽然还未找到他本人,但从青城派弟子的伤痕来看,他练的应该是我寺的金钟罩,而非辟邪剑法。”

  “金钟罩?林平之怎会我少林绝技?不对,他才多大年纪,就算炼了金钟罩,也绝不可能是余沧海的对手吧!”

  苍老的声音充满了疑惑,看样子,并不知道觉明赠功之事。

  “师叔见谅,此事实乃我寺之过,当年,方丈命我将金钟罩送给赵羽,本意是为了离间他与林家的关系,谁知,后来竟发生了余沧海灭门之事,使得方丈的算计落空。”

  “至于年龄问题,想必是林平之有所奇遇。”

  听了觉明的解释,那声音苍老的僧人似乎并无责怪的意思,沉默了一阵,又问起赵羽的事情,可惜觉明对赵羽近况一无所知,没能提供什么消息。

  对话到这里结束,随后,觉明退出了禅房,稳步离去。

  阴影中,赵羽望着觉明的背影,内心充满了感概,本来是来藏经阁偷秘籍的,谁知竟意外解开了当初的疑惑。

  果然如他所料,觉明赠他武功就是个阴谋。而且,从刚刚的对话来看,当真是少林阻止了林远图传下剑谱。

  此外,从觉明赠功一事来看,南少林对林家应该一直有所监视,否则,不可能对他所练的武功那么清楚。

  尽管在这件事中,赵羽没有吃亏,反而占了便宜,但这种被人当作棋子的感觉实在令他不爽。

  本来,他对此行还有些许惭愧,但现在,却是一丁点儿的负担都没有了。

  与此同时,他心中还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个想法,他不但要将藏经阁的所有绝技全部复制下来,还要将其记录成册,以奇遇的方式传播整个江湖,将少林从武林泰斗的位置上拉下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