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酒楼见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值盛夏,骄阳似火。

  赵羽回到华阴县城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他摸了摸微微瘪下去的肚子,随意找了家看起来热闹的酒楼,信步走了进去。

  “客官,里面请!”

  刚进门,小二就热情地迎了上来,一边介绍着自家的招牌菜,一边引着赵羽走向一处空桌。

  “把你刚刚说的几个菜品一样来一份,再加一只烧鸡,一碟牛肉,一壶米酒。”

  无视小二惊愕的眼神,赵羽自顾自点了足足三个人的份量。

  窝在华山的这段日子,虽然老岳安排了弟子给他每日送饭,但华山派是真得穷,伙食也是真的差,隔上几天才能见一回荤腥,酒水半个月都不见一壶,他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

  下山前,他就想好了要来大吃一顿,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而且,或许是内外兼修的原因,他的饭量一直很大,三人份的饭菜也不过是堪堪七分饱而已。

  坐下后,赵羽左右扫视了一眼,见周围几桌食客都是江湖中人,便装着闭目养神,静静听起他们的闲谈。

  “听说了吗?辟邪剑谱被人找到了!”

  刚听到第一句,赵羽就忍不住咧了咧嘴,这句话他已经听过不下于十次,自从辟邪剑谱被以讹传讹地神话后,几乎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剑谱出世。

  “真的假的?”

  明知道是谣言,但仍有人半信半疑,不死心。

  “当然是真的,我吴老四什么时候说过假话?”最先开口的那人硬着喉咙,看起来有些不高兴。

  “得,算我说错了话,我自罚一杯!”

  质疑的那人大概知道这位吴老四的人品,先赔了个不是,然后恭维道:“这一年来,整个江湖都在传辟邪剑谱的事,吴兄人脉广,消息灵通,不如跟我们说说呗,也好让我们兄弟涨涨见识。”

  “是啊是啊,这种隐秘消息,大家伙都指望着吴兄你呢!”

  “不错,别人的话,我们都只当放屁,唯独从吴兄嘴里出来的话,我们从来不怀疑。”

  ……

  “啊呀,诸位兄弟抬爱了。”

  听着众人的恭维之言,吴老四顿时转怒为喜,口中虽不住地谦虚,脸上却满是自得。

  在众人殷切的目光注视下,他先是慢条斯理地端起酒杯小酌了一口,接着轻咳了几声,做足了姿态后,才缓缓说道:“前些日子,青城派被灭门的事情,你们都听说了吧?”

  大家伙都等着他说辟邪剑谱的事,谁知他却提起了数月前的老黄历,当下,一个个急躁地嚷嚷起来。

  “这事都传遍整个江湖了,谁不知道啊!”

  “这样的大事若是到现在还不知晓,那还能说是江湖中人吗?”

  “在下若是没记错,华阴城内,这消息应该是吴兄第一个传出来的吧?”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附和。

  听到这里,赵羽不禁眼皮一抖,虽然没人提到林平之,但他毫不怀疑,是这小子动的手。

  动作挺快,也挺狠,竟然直接灭人满门了,思索间,赵羽心中有些感概。

  另一边,那吴老四抬手压了压,待众人安静下来,才继续道:“我之所以提起此事,是因为在那之后,武林中黑白两道各路高手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福州城。”

  “去福州城干什么?”有人忍不住问道,想要夺得辟邪剑谱,不是应该去找林平之吗?

  话语未落,便有人骂道:“笨蛋,当然是守株待兔了,林平之报了仇,第一件事肯定是回福州祭奠父母。”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点头赞同,接着,一个个情不自禁地猜道:莫非这些人联手擒住了林平之,拷问出了剑谱秘籍?

  众人毫不掩饰神情变化,吴老四自然知道他们所想,当下哈哈笑道:“你们就别瞎猜了,只看林平之对付青城派的手段,就知道此人的头脑,再加上那一身武功,岂是那么容易被人抓住的。”

  “事实上,没等林平之回到福州城,辟邪剑谱就被人从林家老宅里翻了出来!”

  “当真?”众人闻言,都吃了一惊,一个个瞪着眼睛,目光急切地紧盯着吴老四。

  同一时刻,赵羽也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向那吴老四望了过去。

  辟邪剑谱确实藏在老宅里,这吴老四说的有鼻子有眼,莫非,那袈裟真的被人找到了?

  沉吟中,只见吴老四眼皮一抬,嗤笑道:“这还能有假?你们也不想想,那福州城里聚集了多少三教九流的人物,一旦他们动手寻找起来,别说几处宅子,便是皇宫,也藏不住东西。”

  听到这,众人面面相觑,沉默一阵,有一人忍不住问道:“那吴兄可知是谁拿到了剑谱秘籍?”

  吴老四轻叹一声,一边端起酒杯,一边摇头道:“福州城里那么多人,想要独享剑谱秘籍可没那么容易。”

  “据我所知,剑谱在抢夺中被分成了两份,一份被一个驼子抢走,另一份被一个蒙面黑衣人抢走。”

  “驼子?江湖中武功高的驼子可不多,难道是人称‘塞北明驼’的木高峰?”有那思维快的,已经猜到了前者的身份。

  “应该是他!”吴老四点了点头,“那驼子抢到剑谱后就消失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塞北之地也会像福州一样热闹起来。”

  “那另外一个蒙面黑衣人呢?”

  “那人没显露真功夫,具体是谁无人知晓,有人说是魔教的,也有人说是正道大派的某位前辈……”吴老四语气幽幽地说道。

  ……

  接下来,话题总是不离木高峰和黑衣人,众人越聊越兴奋,一个个竟蠢蠢欲动起来。

  从林平之手里抢剑谱,他们既顾忌脸面,也没把握,但木高峰就不同了,这人恶名昭彰、阴险毒辣,从他那里抢剑谱,毫无负担。

  当听到这些人商量着怎么对付木高峰时,赵羽莞尔一笑,没了继续听下去的兴致。

  辟邪剑谱的“入门口诀”已经被他毁了,就算有人抢到完整的剑谱,也没什么用。

  风卷残云般消灭所有的饭菜,赵羽结账离开了酒楼,朝着城东门行去。

  此行目的已经达成,没有留在华山的必要了,他接下来的目标是嵩山少林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