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华山岁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是……无招胜有招?

  此念闪过,赵羽来不及多想,因为,右胸云门穴周围突然传来了一股轻微的刺痛感。

  短短一瞬间,风清扬的剑指就完全破开了他的剑势,伸向了他的胸口。

  千钧一发之际,周天不灭体应激而动,当下,赵羽全身皮肤瞬间化为金红色,整个人仿佛紫铜浇铸,远远望去,就像是庙宇里的护法金刚。

  见此一幕,风清扬微微一愣,原本打算点到即止的他,忽然改变了想法,只见他手臂略一前倾,指尖点在了赵羽的云门穴上。

  噗!

  一记轻微的声响传出,剑指仿佛戳在了一层厚实坚韧的皮革上。

  好厉害的横炼防御!

  风清扬再次心神一震,然而,不容他多作感概,视线中,赵羽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剑指的影响,一瞬间变指为爪,朝着他的手腕疾速抓来。

  这一爪飘忽灵动,指尖更是隐隐闪烁着一抹金属光泽,风清扬心下一懔,不敢与之硬碰,当即往后飘退。

  见状,赵羽也放弃了趁势追击的念头,顺势罢手收功,全身皮肤在一瞬间恢复正常。

  这场比试,风清扬出剑由浅至深,明显存在了指点他的意思,他又怎能再死缠烂打,用上其他的功夫?

  此刻,他抱拳一礼,诚声道:“风老剑术高绝,这场比试是赵某输了!”

  风清扬闻言,不由地想到了赵羽的横炼功夫,以及刚刚的凌厉一爪,前者完全防住了他的剑气,后者虽是惊鸿一现,却也能够看出是一门绝世爪法。

  凭此两点,倘若继续打下去,谁输谁赢还真不好说。

  想到这,风清扬摇头叹道:“小友过谦了,倘若只论剑术,老夫确实胜你一筹,但若是放开手脚、手段尽出,小友绝不在老夫之下!”

  赵羽哈哈一笑,风清扬这话虽然听得他满心舒畅,但嘴里仍是不住地谦虚道:“哪里,哪里!”

  事实上,刚刚被风清扬剑指点中时,还是很危险的,他的皮膜并未完全防住对方的剑气,仍有一丝剑气破开皮膜,进入了云门**。

  换作别人,这种情况下行动肯定会出现滞碍,好在,赵羽学过九阴真经中的解穴秘诀,在一瞬间化去了残余的剑气,这才得以出爪逼退风清扬。

  接下来,赵羽按照之前的承诺,极其干脆地将剑冢的位置告诉了风清扬。

  风清扬见他如此守信,真心实意地称赞了几句,搞得赵羽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剑冢听着神秘,其实没什么价值,他只希望风清扬今后见到那几块连字都看不清的石碑时,不会气得破口大骂。

  想到此处,他拜别风清扬,接着,也没隐藏形迹,光明正大地在莲花峰住了下来。

  此行目的并未达成,他不打算就此放弃,不管能不能拿到独孤九剑,至少风清扬是一个不错的切磋对象。

  ……

  接下来几日,赵羽将比剑所得完全消化后,再次邀请风清扬比剑,令他意外的是,风清扬竟然没有拒绝。

  第二次比剑,仍是以赵羽败输结束,不过,这次比剑,他支撑的更久了一些,待所得再次消化完毕,他又提出比剑,风清扬虽然有些不耐烦,但仍旧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赵羽隔三差五地与风清扬比试一次,不论是剑术水平,还是战斗经验,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增长。

  另一边,岳不群应该是通过女儿岳灵珊,得知赵羽来到了华山,期间,倒是来莲花峰拜访了一次。

  这是赵羽第二次见到岳不群,他惊奇地发现对方的举止气度竟然出现了一些微妙的改变,似乎变得从容了许多。

  一试探,才得知对方的紫霞神功又精进了一层。

  好奇之下,赵羽提出了切磋的想法,岳不群倒也没有拒绝。二人以指作剑,先是比试了一下剑法,然后又比试了一番拳脚功夫。

  两场下来,赵羽虽然都是完胜,但他发现,岳不群的修为也到了一个极高明的地步,不但剑术水平达到了第二境,拳脚功夫也丝毫不差。

  如此一来,赵羽更加好奇了,最终没忍住问了出来,岳不群犹豫一阵,最后还是透露了一些近来的经历。

  原来,他当日从赵羽这里换得两门剑法时,就没将希望完全放在与宁中则的合练上。

  毕竟,真到了与左冷禅比试的那一天,他也不可能与宁中则在擂台上二打一。

  说来也巧,当他听到两门剑法可以合璧时,他突然想到了以前听过的一则趣闻。

  传闻,祖师门庭,全真教内曾有一位周姓祖师,可以一心二用,左右手各使一门武功。

  那时,他就在想,倘若自己也能一心二用,不就可以一人使两门剑法了嘛?

  正因为看到了这个希望,他才会拿出紫霞神功,与赵羽换剑法。

  回到华山后,岳不群立即开始闭关,他一边修炼两门剑法,一边钻研一心二用的法门。

  可惜,这玩意儿全看天赋,遗憾的是,他没有这个天赋。

  当两门剑法被他练得炉火纯青时,一心二用的法门还是毫无头绪。

  焦虑之下,他开始查阅派内的藏书典籍,期望找到关于那位周姓祖师的记载。

  常言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岳不群虽然没能找到一心二用的心法,但在查阅典籍的时候,倒是意外地找到了不少有用的书籍。

  其中,不仅有派内的一些拳脚功夫,还有一些前辈记录下来的练功心得。

  岳不群靠着这些典籍,武功终于有所精进,即便不靠合璧剑法,他的修为也差不多与左冷禅在伯仲之间。

  至此,他心中紧绷的心弦总算是松开了大半。

  这压力一去,心思一敞亮,武功又有所精进,现今,他的修为已经不在左冷禅之下,如此一来,自然从容了许多。

  听完岳不群的经历,赵羽心中既感概,又充满了期待,迫切地想看看这位有所回转的君子剑是否还会走上反派大BOSS的道路。

  ……

  时光荏苒,转眼间三个月过去。

  这期间,在赵羽孜孜不倦地邀战下,风清扬大概是真得烦了,月余前,终于开始在比试中明言指点。

  一个月下来,赵羽总算是将独孤九剑的心法完全弄到了手,他知道风清扬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去剑冢,于是,当天就辞别下了山。

  当然,出于感激,他将易筋锻骨章送给了风清扬。

  事实上,以风清扬如今的年纪,破入先天境的概率已经极小,就算剑冢内留有独孤求败的练剑心得,对他也没什么帮助,反倒是易筋锻骨章,能提升那么一两成的几率。

  如此,也算是还了传剑的恩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