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武学之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风清扬虽然看破了赵羽的小心思,却没有当面点破,转而说道:“小友刚刚言明,来华山是为了见识独孤九剑,现在心愿已经达成,不如就此离去吧。”

  赵羽闻言,暗自撇撇嘴,开玩笑,那不过是托辞,眼下剑谱还未到手,岂能就此放弃。

  而且,他也不相信,以风清扬的阅历,岂会一点也猜不到,他有谋取独孤九剑的心思。

  思索间,他摇头道:“风老此言差矣,您这位徒孙固然剑术不错,但尚未参透独孤九剑的精义,赵某不才,愿向风老请教一番剑术。”

  闻听此言,岳灵珊撅起嘴,小声骂了一句“大言不惭”,她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太师叔,但骨子里的门派自豪感,让她理所当然的笃信:

  赵羽即便武功再高,也绝不是她这位太师叔的对手。

  令狐冲尽管也觉得赵羽此举有些狂妄,但脸上分毫不显,这会儿,他也猜出赵羽的剑术修为要比他高,刚刚的比试应该是为了观察独孤九剑。

  得出这个结论后,他心里既有些不爽,又有些懊恼,懊恼自己反应太慢,竟被赵羽牵着鼻子走。

  此刻,风清扬眉头一挑,淡淡道:“恐怕要让小友失望了,老夫已经数十年不曾动过剑了,如今早已没有了比剑的兴致。”

  赵羽哂笑一声,摇头道:“风老不愿指教明说就是,何必欺我,以你现在的境界,剑早已存于心中,手中有没有剑又有什么区别?”

  此言一出,风清扬心下惊咦了一声,目光略带审视地打量起赵羽,暗忖,这小子能说出“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的道理,是否就是从独孤剑冢中看来的?

  不过,赵羽此言却是抬举他了,现如今,他距离“无剑胜有剑”还差那么一点。

  想到这,他淡笑道:“小友过誉了,小友早已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将来臻至剑道绝巅不过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又何必执着于独孤九剑呢?”

  一听此言,赵羽就知道风清扬已经看破了他的心思,不过,他却是不大赞同对方的话。

  当下摇头反驳道:“风老此言差矣,武道一途,唯有朝夕必争、勇猛精进,方能登顶绝巅,顺其自然,那是道家修道,非是武道!”

  说到这,他语气倏然一转,肃然道:“圣人言,大道不孤,赵某非是自私之辈,今日不论输赢与否,我都会将独孤剑冢的位置告诉风老,希望风老将来能在剑冢中有所得,于武道上更进一步,领略更多的风光!”

  眼见赵羽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风清扬反倒有些难以为情了,尽管赵羽言语中有挤兑他的意思,但所言也并非没有道理。

  武学之道,本就应该互相交流,推陈出新。

  说起来,他与赵羽也算有一点“同门”香火情,毕竟都传承了独孤求败的剑道,而他作为前辈,却连一丁点“指点”都吝啬,着实有些说不过去。

  甚至,赵羽还明言,不论输赢,都会交代剑冢所在,如此一来,反倒显的他小气了。

  而且,说实话,他本人对剑冢还是极有兴趣的。

  权衡至此,风清扬摇摇头,叹道:“罢了,小友出剑吧!”

  说着,右手轻抬,食中二指并指为剑,斜指前方地面。

  瞧见此幕,赵羽心下大喜,当下,他深吸一口气,手腕一转,将长剑抛出,插入一旁的石壁中。

  接着,淡笑道:“以指为剑,倒也不错,在下这柄佩剑乃是从剑冢中所得,分属绝世神兵,不用兵刃更为合适。”

  他此言冠冕堂皇,其实算是耍了个小聪明,不用兵刃的情况下,他反而可以更好地使用摧坚神爪和翻天掌。

  此刻,他默默调整呼吸,待心绪恢复至古井不波的状态,蓦地低喝道:“请!”

  话落,剑指一伸,平平刺出一剑,攻向风清扬。

  这一指飘飘忽忽,仿佛没有任何力道,但风清扬看在眼中,却是微微动容,只是,他眼中虽满是赞赏,出手却毫不迟疑,一指点出,气势恢宏,瞬间将赵羽的攻击化解于无形。

  赵羽心中一懔,风清扬这一指虽然简单到只有一两个变化,但他却正好认得,正是华山基础剑法中“苍松迎客”,只是使的乃是后半招。

  果然,风清扬已经脱离了剑招的桎梏!

  此念一闪,赵羽立即收敛起一切杂念,不敢再有丝毫分心,因为他知道,这绝不是风清扬真正的实力。

  一念至此,他再无保留,剑指如疾风骤雨,朝着风清扬笼罩过去。他也刚好迈过了剑道第二境的门槛,此刻一出手,各路剑招随手拈来,不拘于心。

  面对赵羽如潮浪一般的攻势,风清扬却显得很是从容,剑指或点或刺,或削或劈,简简单单的基础残招,却逼得赵羽束手束脚,至始至终都未能完整地使出一招。

  换作旁人,此刻或许已经失去出剑的信心,但赵羽不惊反喜,盖因风清扬剑势中展现出来的变化如同一道亮光,照进了他的内心,与他掌握的独孤剑诀相互印证,让他一点一点地体悟其中的真意。

  转眼间,数百招过去,赵羽出剑越来越急,面对风清扬源源不断进攻破绽的攻势,他再也维持不住剑招,落败也许就在下一刻。

  千钧一发之际,赵羽剑势徒然一变,一指点出,再无规规矩矩的剑招,而是如同风清扬一样,直往破绽而去。

  他终于用出了独孤九剑的“破”之精义!

  面对这一指,风清扬双眼一亮,既感到诧异,又觉得仿佛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思虑中,他神色不变,剑势不宛若无孔不入的水流,循着赵羽越来越少的破绽攻去。

  当下,二人你来我往,竟然都放弃了守势,一心一意地进攻起来。

  不多时,风清扬出招越来越来越快,与之相应,剑招也是越来越简单。

  千钧一发之际,赵羽剑势徒然一变,一指点出,再无规规矩矩的剑招,而是如同风清扬一样,直往破绽而去。

  他终于用出了独孤九剑的“破”之精义!

  面对这一指,风清扬双眼一亮,既感到诧异,又觉得仿佛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思虑中,他神色不变,剑势不宛若无孔不入的水流,循着赵羽越来越少的破绽攻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