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两条对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羽并未意识到自己带给风清扬的震惊,此刻,闻听对方夸自己为“绝世俊杰”,笑着谦虚道:“风老过奖了!”

  说着,他暗暗打量起风清扬,试图确定对方具体的修为。

  然而,观察一阵后,他便放弃了。

  毕竟,他只是练武,而非修仙,即便对方毫无掩饰,最多也只能通过眼神和呼吸,看出其修为深浅与否,涉及到具体的境界,那是无法判断的。

  风清扬目光凌厉有神,气息若有似无,种种迹象无不表明其内功深厚,但是否达到了传说中的先天境界,还为未可知。

  说道先天,就不得不提后天。

  按照玄门道家的说法,万物生灵在出生前,位于母体中时,均处于先天,一旦降生,就会在很短的时间内退回后天之境,而习武其实是一个返后天为先天的过程。

  传闻,先天境界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一入先天,便可采食天地之气,百病不生,尽享人寿。

  赵羽虽然内功深厚,但仍处于后天之境,笑傲世界中,唯一可以确定的先天高手大概只有东方不败。

  至于风清扬,观其抑郁的神情,大概率还没突破,最多恐怕也就半步先天的境界。

  想到此处,赵羽对此行的目的又多了一分把握。

  赵羽在观察风清扬的时候,风清扬也在默默打量着赵羽,通过刚刚的比试,他对赵羽的剑术修为已经有了大致的判断,至于内功境界,只看出很高深,具体如何,无法判断。

  此外,还看出赵羽兼修了外功,境界不高不低的样子。

  这份修为虽然已经胜过各派掌门,但与他相比,还差了一筹,不过,倘若加上不大的年纪,那就令人惊骇了。

  想到此处,便是已经久不问世事的他,也不免生出一丝兴趣,当下试探着问道:“小友天资横溢,修为高绝,敢问师从何派?”

  风清扬姿态随和,并未因赵羽年轻,而倚老卖老。

  见状,赵羽不由地增添了一分好感,略一沉吟,如实回道:“在下无门无派,能有今天的修为,实属机缘巧合。”

  话音未落,忽听岳灵珊冷哼一声,娇喝道:“骗子,什么无门无派,分明是福威镖局林家的人,太师叔,你不要上他的当!”

  风清扬出现的那会儿,她就已经从令狐冲那里获悉了对方的身份,此刻为了扯虎皮拉大旗,太师叔倒是喊的顺溜。

  赵羽瞥了对方一眼,微微一笑,没作解释。

  风清扬微微一怔,沉吟片刻,摇头道:“他用得并非林远图的辟邪剑法。”

  作为老一辈的剑道高手,他是见识过辟邪剑法的,那种快如闪电、独树一帜的风格十分鲜明,赵羽的剑法明显与之相去甚远。

  听到此言,令狐冲和岳灵珊面面相觑,均都一脸惊诧之色,虽然武林中对赵羽身怀辟邪剑法一事言之凿凿,但风清扬既然否认了这个说法,他们也没有怀疑。

  只是,倘若不是辟邪剑法,那赵羽学的又是什么剑术?

  想到此处,令狐冲下意识望向赵羽,神情异常复杂,因习得独孤九剑这等绝世剑法而产生的那一丝自得,突然烟消云散。

  赵羽若有所觉地瞥了令狐冲一眼,随即望向风清扬,淡淡笑道:“风老好见识!”

  说着,他心头一动,有意将话题引向独孤九剑,当下,故意感叹道:“赵某本以为华山气剑之争后,独孤九剑将会失传,不曾想它竟然有了新的传人,而且还是气宗门徒!”

  此言一出,令狐冲顿时吃了一惊,这剑法可是他风太师叔的绝技,武林中知道的少之又少,没想到竟被赵羽一口道破。

  同一时刻,风清扬也是微微一愣,但转眼恢复如常,继而赞赏道:“小友也见识不凡。”

  赵羽哈哈一笑,谦虚道:“风老过奖了,说起来,也是缘分,赵某曾有幸进入过独孤求败前辈的剑冢,瞻仰前辈事迹,独孤前辈的剑道当真叫人高山仰止。”

  说到这,他满脸感概,少顷,语气又突然一转,低声叹道:“可惜,赵某的运气不如风老,虽得入剑冢,却未能获得剑魔传承,实在叫人遗憾。”

  说着,他神情幽怨地盯着风清扬,叹道:“在下今日登上华山,便是为了拜访风老,一见独孤九剑的奥妙!”

  来之前,他就已经为谋取独孤九剑制定好了两条对策:

  其一,便是拉关系,说起来,二人都算是独孤求败的隔代传人,依靠这种关系,是有一定的可能从风清扬这里讨得独孤九剑的传承的。

  万一不顺利,那就用第二个办法——赌斗。

  此法难点有二,一是如何征得风清扬下场,答应他以独孤九剑为赌注,二是赢下风清扬。

  正因此,赵羽才会在见到风清扬的时候,竭力判断对方的修为。如今大概率确定对方未入先天,使得他对此行的把握又增添了一分。

  但话说回来,赵羽其实也很好奇,风清扬倒底是从哪里获得独孤九剑秘籍的。

  当日发现剑冢的时候,他也曾在谷内寻找过那个葬着独孤求败的石洞,但遗憾的是,根本没有找到,应该是在过往的岁月中坍塌了。

  所以,风清扬的剑谱秘籍应该不是挖坟所得,更不是从剑魔谷中所得,否则,剑冢中的那柄青钢利剑根本传不到赵羽手中。

  如此一来,风清扬获得剑谱秘籍的地方就值得推敲了。

  此刻,赵羽故意点出剑冢,其实也是在试探风清扬。

  果不其然,当听到独孤求败还有剑冢时,风清扬一脸惊诧,以至于赵羽后面拜访的话,都没注意。

  “剑魔前辈还有剑冢?”风清扬喃喃一声,语气中夹着遗憾与难以置信。

  赵羽闻言,顺势露出一副诧异的表情,奇道:“风老的独孤九剑难道不是从前辈的剑冢中获得的吗?”

  果不其然,当听到独孤求败还有剑冢时,风清扬一脸惊诧,以至于赵羽后面拜访的话,都没注意。

  “剑魔前辈还有剑冢?”风清扬喃喃一声,语气中夹着遗憾与难以置信。

  赵羽闻言,顺势露出一副诧异的表情,奇道:“风老的独孤九剑难道不是从前辈的剑冢中获得的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