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震诸天从笑傲开始 > 036、真有如此妖孽

我的书架

036、真有如此妖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师哥!”

  岳灵珊一脸担忧地喊道,她可是亲眼见识过赵羽的厉害,连余沧海都不是其对手,即便她再信赖大师哥,此刻也没多少信心。

  “放心!”令狐冲回头安抚了一句,随后示意岳灵珊退到一旁。

  虽然有独孤九剑傍身,但令狐冲也没得意忘形,回头再次望向赵羽时,神色已经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此刻,在他眼中,赵羽两脚微错,看似极其随意地站在那儿,但浑身上下竟然没有一丁点儿破绽,让他不由地心神一懔,因为这种气势他仅仅只在风清扬身上见到过。

  难道辟邪剑法也是一门不输于独孤九剑的绝世剑法?

  此念一闪即逝,令狐冲不再犹豫,眼神忽然变得凌厉,手腕一抖,长剑歪歪斜斜般刺出,剑尖颤动间,隐隐刺向赵羽胸前四处要害。

  事实上,掌握了独孤九剑剑理的他,更希望赵羽率先出手,这样他便可应时而动,攻其破绽。但奈何赵羽已经示意他先动手,而作为邀战之人,他不得不率先出剑。

  赵羽目光一闪,同样精通华山七十二路基础剑法的他,一眼认出此剑正是其中的一式“牧野四方”,令狐冲使得大气磅礴,已然得了其中精髓。

  当下,他长剑一圈,剑光如网,使出全真剑法中的一式,将胸前的剑影尽数封挡在内。

  天下间任何剑招都有破绽,只是越高明的剑招,破绽越少。

  赵羽此剑一出,令狐冲立时察觉到了其中的一处破绽,他心中一喜,长剑见缝插针般穿过破绽,刺向赵羽的要害。

  他习得独孤九剑已有数月之久,早已窥得上乘剑术的奥妙,此刻一出剑就用上了独孤九剑的精要。

  面对这势如破竹的一剑,赵羽双目一亮,不惊反喜,他早知道独孤九剑的主旨,眼下一见令狐冲的剑招,就知道他果真学了这套绝世剑法。

  只是,令狐冲这一剑虽如神来之笔,但出剑时仍未脱离完整的剑招,明显还处在剑道的第一阶段,仍然拘泥于剑招的桎梏,最多也就与他相同的境界。

  如此一来,赵羽反倒不急着了,相比于赢下此战,他更想通过这场比剑,窥得独孤九剑的奥妙。

  沉吟间,他长剑一转,规规矩矩地回防一剑,封住令狐冲剑身的去路。然后,在令狐冲出剑攻向这一剑的破绽时,再次回剑防守。

  如此周而复始,转眼间,两人便交手了十数招。

  从局势上看,令狐冲竟是一出手就占据了上风,而赵羽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见此情形,一旁观战的岳灵珊顿时激动地大呼小叫起来,一边为令狐冲拍手叫好,一边奚落赵羽。

  少年人争强好胜是本性,令狐冲此时也是一脸笑意,看着赵羽在自己剑下左支右拙,原本的那一丝屈辱感顿时烟消云散,只觉内心无比舒畅。

  在这种心情下,他出剑越发行云流水,独孤九剑的精义被他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

  反观赵羽,一脸肃穆,为了不引起令狐冲的怀疑,他并未用出“料敌机先,攻敌之不得不守”的要义,而是一直防守,如此一来,压力很是不小。

  此刻,他心无旁骛,一剑接着一剑刺出,一边抵挡着令狐冲的攻势,一边体悟着独孤九剑的奥妙,与自己的剑术互相印证。

  随着时间推移,以往诸多疑惑之处,渐渐豁然开朗,出剑时越发随心所欲,相应的,压力也随之减小。

  二人各有所得,心情都极为不错,转瞬间,数百招过去。

  期间,赵羽看似一直处于下风,却始终守住了周身要害,如那海浪中的礁石,任尔潮起潮落,我自屹然不动。

  而这时,令狐冲也终于察觉到了不妥,虽然想不明白其中缘由,但久攻不下,他难免心焦起来。

  忽然,他神色一敛,剑势徒然变幻,长剑再度刺出时,只见剑光灿烂,白茫茫一片,莫说看清招式剑身,便是声音也无一丝。

  正所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赵羽一见此招,立时心中了然,不出意外,这应该就是华山九功之一的希夷剑法了。

  听之不闻名曰希,视之不见名曰夷,这希夷剑飘忽灵动,正与令狐冲的性格相合。

  此刻,这套剑法被令狐冲用独孤九剑的剑理使出来,赵羽压力顿增,仿佛又回到了之前风吹雨打的处境。

  当下,他不得不再次集中精神,一边竭力抵挡,一边努力感悟着剑势中的玄妙。

  数十招眨眼而过,正当赵羽若有所得时,忽然,余光中青影一闪,一个身影如鬼似魅般闪入崖顶。

  紧接着,一把略显嘶哑的声音传来。

  “冲儿,收剑吧!”

  令狐冲看起来应是极为尊敬声音的主人,虽然满脸不甘,但还是听话地撤剑,退回到了岳灵珊身边。

  赵羽见状,也适时收剑归鞘,转头望向声音的主人。

  来人一袭青袍,须发皆白,面如金纸,神情郁郁,隐有病容,但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赵羽虽从未见过此人,但一眼就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必是风清扬无疑了。

  来之前,他还在思索怎么引出这位老宅男,不曾想对方竟然主动现身了。

  心念转动间,他面露微笑,抱拳一揖,拜道:“在下赵羽,见过风老前辈!”

  对于这位守诺了一辈子的高人,他还是极度心存敬意的。

  风清扬闻言,叹了口气,道:“难得世上居然还有人知道风某的名字。”

  说着,他上下打量赵羽一阵,惊叹道:“老夫数十年未履江湖,不曾想武林中竟出了一位绝世俊杰!”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从赵羽踏上思过崖起,风清扬就注意了到他,之后,二人比剑,一动手,他就瞧出赵羽在藏拙,十数招后,他就看破了赵羽的算盘。

  彼时,他还无所谓,甚至不免心生讥讽,任你天资再高,想靠着比剑窥探独孤九剑的剑理,那是痴心妄想。

  事实也确实如此,可是,谁能想到赵羽身怀独孤剑诀呢,两者同出一源,互相印证下,化不可能为可能!

  之后,百余招过去,眼看着赵羽出剑越发随心,风清扬心中那个震惊啊,简直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心道,若是再让二人比下去,独孤九剑的精义还不被对方悉数套去,不得已,他只能出来阻止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