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无法理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华山,又名花山,因东、西、南、北、中五峰自然排列若花状,故得此名。它南接秦岭,北瞰黄渭,以奇险峻秀著称于世。

  武林中大名鼎鼎的华山剑派,就坐落在中峰玉女峰上。

  常言道,华山自古一条道,想要登上玉女峰顶的思过崖,就避不开华山派的正门主殿。

  好在,以赵羽今日的修为,瞒过岳不群不是什么难事。

  踏上陡峭的石阶,赵羽展开身法,似雄鹰一般飞掠而上,没过多久,便来到了山腰,只见前方楼宇重重,中间一座主殿威严屹立,远远便可瞧见殿门上的三个大字:

  正气堂!

  堂前是一片宽广的练武场,场内三三两两站着一群年轻人,男多女少,个个手持长剑,正练习华山派的基础剑术。

  赵羽观望一圈,既没看到令狐冲,也没见到岳灵珊,心道,这两人莫非在思过崖?现今没有林平之横刀夺爱,也不知道他二人的关系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不过,按照时间推测,不戒和尚应该已经派人上山找过令狐冲了,其中田伯光已死,首拨来人想必会换成桃谷六仙,就是不知道令狐冲有没有享受到,原著中真气冲突的待遇。

  此外,还有岳不群和宁中则,也不知道他夫妻二人有没有练成双剑合璧的“玉女素心剑法”。

  思索间,赵羽悄悄潜入演武场外的树荫中,侧耳倾听起来。

  没过多久,这些华山弟子停下休息,随意闲聊开来。

  赵羽听了一阵,很快就获悉了岳不群和令狐冲的消息。

  果不其然,令狐冲还是被桃谷六仙弄成了重伤,不过,他也算是因祸得福,被岳不群正式传授了紫霞神功。

  现如今,正待在思过崖闭关修习内功,调息恢复因六股真气冲突造成的内伤。

  至于岳不群,居然一直在朝阳峰闭关,眼下,派内事务全权由宁女侠负责。

  得知令狐冲住在思过崖,赵羽也没什么顾忌,当下悄无声息地掠过殿阁楼宇,踏上了前往玉女峰顶的山间小道。

  不多时,峰顶在望,入眼处是一座危崖,崖上光秃秃的寸草不生,除一个山洞外,别无他物。

  此刻,洞前的石台上,一男一女正持剑对练,二人剑法虽然幼稚,但神情举止间却充满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绵绵情意。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冲灵剑法”?

  赵羽撇了撇嘴,感觉被强行喂了一把狗粮。此刻,他也没刻意隐匿行踪,施施然登上了石台。

  “你是谁?”

  崖顶二人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赵羽,飞速收剑,令狐冲更是上前一步,隐隐将岳灵珊护在身后,凝声质问。

  只是,不等赵羽回应,岳灵珊已然俏脸色变,似乎认出了赵羽,讶然叫道:“是你!”

  说完,不等令狐冲发问,就附对方耳边,小声道:“他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赵羽。”

  “岳大小姐好记性!”

  赵羽笑呵呵赞道,见岳灵珊认出自己,他也不惊讶,他体形虽然与之前相比有所变化,但出剑魔谷后,就没再刻意易容改貌,而岳灵珊在福州时,应该见过他本来的样貌。

  只是,令赵羽没想到的是,他一开口,令狐冲竟皱起了眉头,神色惊疑地紧紧打量着他,“你的声音……”

  说着,突然露出一副恍然之色。

  “原来是你!”

  他声音凝沉,言语间,竟隐隐带着一丝敌意。

  赵羽见状,微微一怔,旋即意识到对方口中的“原来是你”非是指赵羽这个身份,而是认出了衡阳城内回雁楼中的自己。

  想到这,赵羽不禁心生感概,没想到过去这么久,令狐冲竟然还记得他的声音。

  而且,看这淡淡的敌意,似乎还在记恨自己杀了田伯光?

  “你来这里干什么?”

  就在赵羽感概之际,令狐冲冷声质问,话落,再度紧逼道:“思过崖乃我华山禁地,阁下不请自来,有些说不过去吧!”

  赵羽闻言,忍不住哂笑,他一直奉行“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原则,令狐冲若是态度好一点,又或者真是因为自己私闯华山禁地而质问,他即便因为固有的印象,对他不感冒,也会好言解释。

  但现在,对方竟因一个采花淫贼,而记恨自己,他顿时兴致全消。

  华山禁地?

  你在华山立个派,华山就是你们家的了?便是皇帝分封了,在我眼中又算得了什么?

  当下,赵羽笑容一敛,面无表情地回道:“来便来了,你待如何?”

  此言一出,算是彻底撕破了脸,师兄妹二人眼中同时浮现一股怒色,令狐冲更是冷声道:“按照江湖规矩,私闯他派领地,格杀勿论!”

  说到这,令狐冲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当日回雁楼中,赵羽强势擒下田伯光的情景。

  那时他武功低微,说不上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田伯光被带走,不久后,听到田伯光的死讯时,他还特意找到田伯光的尸身,将其安葬。

  世人都对田伯光喊打喊杀,他却觉得,只凭田伯光的义气,就罪不至死。

  每每想到此处,他都会感到一丝愧疚,以及屈辱……

  但今时今日,他已经学得至高无上的绝世剑法——独孤九剑,他已不是当日那个武功低微的令狐冲,他要把这股屈辱还回去。

  顺便瞧瞧,传说中的“辟邪剑法”是否真有那般厉害。

  想到此处,他抬剑指向赵羽,淡淡道:“请吧!”

  望着令狐冲认真而冰冷的眼神,赵羽摇头一笑,心中有些无语。

  对方虽然是个“白眼狼”,但也不是没有优点,他生性放荡不羁,性格爽朗豪迈,常常不拘小节。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因为一个罪不容诛的采花淫贼,一直记恨着自己,他实在难以理解这种人的三观。

  当然,吐槽归吐槽,赵羽却没有狂妄自大,令狐冲见识过他的武功,既然敢动手,肯定是有把握。

  不出意外,应该已经跟随风清扬学过独孤九剑。

  必须承认,令狐冲此人天资极高,对方有风清扬亲身指导,单论剑法,赵羽还真没有碾压对方的把握。

  想到此处,他反而生出了一丝兴趣,当下长剑一斜,默然道:“出手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