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不速之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修炼不知时日,转眼间已是寒冬腊月。

  入冬前,任盈盈成功转修古墓派内功,之后每日里,与曲非烟晚出早归,同上剑冢石台修炼玉女心经。

  时至今日,二女的内功修为已可比肩各大派的掌门。

  林平之转修周天不灭体后,在蛇胆的帮助下,内功也顺利突破至一流,重剑更是迈入了小成境界。

  四人中,赵羽进步最大,内功自不必提,当世绝对可以排进前三,也许只有东方不败和风清扬稍胜他一筹。

  而且,自他转修周天不灭体后,不仅消除了最后一处罩门,连体形也有所恢复,不再是原先那副肌肉虬结的模样。

  只是,人虽瘦了,体重却增加了一半还多。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全身血肉骨骼的密度增大,甚至,连皮膜也因此变得紧实坚韧。

  现如今,他的身体已经勉强称得上“刀枪不入”,普通的铁器已经难以破开他的皮膜,一双臂膀更是力达千斤。

  就算不动用内力,光凭力道,也足以碾压各大派高手。

  众人进步斐然,心情自然极好,就是瘴气谷的菩斯曲蛇倒了大霉。

  眼下,瘴气谷的菩斯曲蛇已经基本绝迹,非是冬眠,而是被赵羽四人猎杀殆尽,只剩下一些幼蛇耐不住寒冷,钻入地底休眠。

  事实上,入冬前,赵羽等人就因为服用蛇胆过多而产生了抗药性,那时,瘴气谷还有一些上了年份的大蟒。

  为了物尽其用,赵羽通过任盈盈拿到了杀人名医平一指的医术典籍,从中找到了两种以蛇胆为主药的灵丹。

  这里的“灵丹”非是仙侠小说中的丹炉炼丹,而是医家的手搓丹丸,就跟“六味地黄丸”的制法差不多。

  两者一名九转熊蛇丸,一名黄龙丹。

  前者以熊胆、蛇胆为主药,主治内伤。后者以蛇胆、黄精为主药,效果与少林寺的“大还丹”相类,可以提升功力。

  入冬前,赵羽等人将瘴气谷扫荡了一遍,凡是成年的菩斯曲蛇均没有放过,尽皆被取胆炼丹。

  现如今,黄龙丹已经没有剩余,倒是九转熊蛇丸一人分了几枚,随身携带,以防万一。

  虽然没有了外物辅助,众人仍是练功不坠,如此又过月余,冬去春来,天气转暖,万物渐渐复苏。

  这日,吃过午饭,赵羽四人准备如往常一般切磋,不料,被一群闯入谷中的不速之客打破了安宁。

  来人足有百余名,个个手握竹棒,穿着一身破烂衣裳,为首的是两个中年男子,衣着一青一白,虽然也打满了补丁,但比其他人要干净许多。

  这些人特征如此鲜明,不用猜也知道出自丐帮。

  现任丐帮帮主名叫解风,乃是正道十大高手之一,原著中曾在少林三战中打了个酱油,武功或许只比方正、冲虚、左冷禅三人稍差,应该能排到第四,但听闻名震江湖的“降龙十八掌”已经失传。

  赵羽对他的记忆不多,只有一点印象最深,那便是丐帮现在的青莲使者和白莲使者乃是他的私生子。

  眼前二人一青一白,大概率是这两位无疑了。

  这些丐帮弟子来势汹汹,一踏入谷中,立刻呈现半包围状,将赵羽四人堵在竹楼前。

  林平之见这些人不怀好意,上前一步,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为首二人先是看了一眼林平之背后的重剑,接着又紧盯着林平之打量了一阵,随后,那青衣男子踏出一步,笑道:“阁下应该就是福威镖局的林少镖头吧!”

  “是我!”林平之中气十足,承认之后,再次冷声问道:“你是何人?”

  青衣男子微微一笑,没有答话,反而望向赵羽,笑道:“那阁下一定就是赵羽了!没想到,大半年过去,二位相貌变化如此之大。”

  他此话倒是不假,与大半年相比,林平之从小白脸变成了精壮汉子,赵羽也从铁塔大汉变成了精壮汉子,二人一增一减,体形倒是相差无几了。

  不过,青衣男子仍然能从相貌上辨认出他和林平之,说明已经对他二人调查的一清二楚。

  瞧这架势,赵羽也大致猜到了他们的来意,摇头叹道:“废话就不用多说了,赵某倒是没想到,堂堂正道第一大派,丐帮,居然也会觊觎他人的功法!”

  当面被赵羽讥讽,青衣男子不仅不以为耻,反而振振有辞地笑道:“神功秘籍,谁人不爱?”

  “若是本使没看错,阁下的年纪还不满二十吧?这等年岁就能力压青城派的余观主,这辟邪剑法可称当世第一!”

  说到“第一”时,青衣男子眼神变得无比炙热,语气热切道:“二位,本使只求秘籍,只要你们交出剑谱,我等立刻退去,绝不再打扰!”

  闻听此言,赵羽和林平之还没说什么,曲非烟忍不住嬉笑道:“贪人剑谱,还能说的这么光明正大,丐帮不愧是正道大帮!”

  被一个小姑娘这般嘲讽,青衣男子有些恼羞成怒,正准备出言反驳,后方的白衣男子先一步开口,冷声道:“和他们说什么废话,不交剑谱,就是死路一条!”

  说着,一挥手,大喝道:“摆打狗阵!”

  话音未落,便见一众丐帮弟子三三一组,顷刻间围成一圈,环绕着赵羽四人转动起来。

  赵羽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这打狗阵的名气可不小,几乎可以比肩少林寺的罗汉阵,属于那种人数越多,威力越大的阵法。

  这两个什么使者明知道他剑法高超,还来抢夺剑谱,想必依仗的就是这打狗阵,只是不知道这打狗阵的精髓传承下来了几分。

  那白衣男子性情果断,阵势一成,立即下达了进攻的指令。

  随着一个“上”字响起,众丐围成的圈子立即收缩,紧接着,就见层层叠叠的竹棒从上中下三个方向,不分先后地攻来。

  赵羽眉头一挑,心下暗自赞叹,这一出击攻守兼备,当真精妙。若是对付一人,还真不好破解,但对付他们四个,却是有些托大了。

  他四人此时背靠背面向四方,一人只需要挡住四分之一的攻击即可,而以他们现在的剑术修为,不算太难。

  更何况,这些乞丐功力羸弱,而他和林平之又内外兼修,即使被竹棒打中要穴,也只痛不伤。

  感概中,他长剑轮转,匹练似的剑光扫过竹棒,传出一阵阵“噗噗”的声响。一剑之内,棒影尽消,原地只剩下一片长长短短的断竹。

  被削断竹棒的众丐顿时吃了一惊,然而,赵羽得势不饶人,长剑肆意挥洒,眨眼之间,便割断了七八个人的手筋。

  同一时刻,林平之拼着承受几记棒击,巨剑劈头盖脸地砸了出去。对面的几个乞丐没料到他这么刚,一下子就被砸的筋骨断裂而死。

  曲非烟和任盈盈各自出剑,虽然没能伤敌,但也尽数接下了棒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