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震诸天从笑傲开始 > 031、周天不灭体

我的书架

031、周天不灭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曲非烟央求赵羽的时候,任盈盈也在想着自己的心思。

  刚刚的一场比剑,她尽数看在眼中,本以为已经足够高估赵羽的剑术修为,但在真正见识到赵羽的精妙剑术后,她才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

  赵羽剑术之高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也在那时,她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就算请不动赵羽帮忙,也要从曲非烟这里套取赵羽的武功!

  衡山城时,曲非烟的武艺如何,她一清二楚,然而,不过短短数月时间,对方竟然就赶超上了自己。

  这简直不可思议!

  若只是剑术提高,她觉得还有道理可讲,因为有可能是学了高明的剑法,也可能是有高人指点,更有可能是一朝顿悟。

  但内功修炼绝非一朝一夕之事,除了她父亲任我行,她还未听说有谁能在半年之内,从初通内功一跃成为一流高手的。

  然而,曲非烟却做到了!

  赵羽闭关的这几日,她已经和曲非烟较量过好几次,早就摸透了曲非烟的内功修为,虽然难以置信,但不得不承认,已经隐隐超过了她。

  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服用了可以增强功力的宝物,要么修炼了绝世神功,比如她父亲的“吸星大-法”。

  得出这个结论后,她便不着痕迹地向曲非烟打听起来,得到的答案果然分毫不差,而且,还是两者皆中。

  如此一来,她不可避免的生出了套取武功的想法。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不等她付出行动,曲非烟竟然先一步告诉她,赵羽已经答应传她武功。

  这让她简直难以相信。

  自古以来,哪个江湖武人不把神功绝学看得比性命还重,武林中因神功秘籍而掀起的腥风血雨,数不胜数。

  前有魔教抢夺武当的“太极拳经”和华山的“葵花宝典”,后有青城派余沧海灭门谋划“辟邪剑谱”……

  赵羽与这些人一比,完全是个异类,他如此不在意自己的武功,是傻呢,还是豁达呢?

  沉吟中,任盈盈情不自禁转过身,眼神复杂地朝着赵羽望来。

  赵羽并不知任盈盈所想,之前目送曲非烟蹦蹦跳跳地奔向任盈盈时,他不自觉地看着一大一小,两个美人螓首贴近,低声耳语。

  两人一个俏皮可爱,一个娇美冷艳,着实养眼,他一时间竟忘了移开目光。

  不料,任盈盈突然望了过来,毫无准备之下,四目相对,刹那间,仿佛有一股电流涌入两人的身体。

  赵羽心中一虚,连忙移开目光,旋即老脸微红,心中有些尴尬,自己明明是光明正大地欣赏,为何搞得跟做贼似的,若是被任盈盈误会,那真是名声全毁了。

  同一时刻,任盈盈也是耳根发烫,小鹿乱撞,赵羽那毫不掩饰的眼神让她情不自禁地生出遐想。

  沉默一阵,赵羽轻咳一声,打了个招呼后,转身步入竹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时间飞快,转眼已是黄昏时分。

  天黑之前,林平之提着重剑,一脸疲倦地从瀑布深潭回到了竹楼。

  客厅内,四人围桌而坐,有说有笑地吃着晚饭,偶尔间,赵羽的目光与任盈盈对上,也是一触即分。

  晚餐结束,赵羽从怀中摸出一本书册,放在曲非烟面前。

  “这是【玉女心经】的后半部分,以你现在的功力,可以尝试着修炼了!”

  书册是赵羽白天誊录的,说是玉女心经的后半部分,其实是真正的心经秘籍,之前交给曲非烟的不过是古墓派的入门内功。

  真正的玉女心经,须得二人同练,互为辅助。

  而且,练功时全身热气蒸腾,须在空旷无人之处,全身衣服畅开而修习,使得热气立时发散,无片刻阻滞,否则郁积体内,小则重病,大则丧身。

  本来,赵羽还在思索着,后面应该教授什么内功给曲非烟,现在有任盈盈加入,倒是给他省了事。

  只是,希望二女看到玉女心经的修炼之法时,不要有所误会才好!

  思索中,他出声阻止了准备当场翻看秘籍的曲非烟,让她回自己的房间再研习。

  紧接着,起身对林平之说道:“平之,你跟我来!”说着,走出竹楼,来到了前方的练武场地。

  借着楼内的火光,两人席地而坐,赵羽开始传授林平之,自己新创的“周天不灭体”!

  周天不灭体,是赵羽给自己自创的内功所起的名字,本来他想起个“不灭金身”的,但金身乃佛教用语,他的周天不灭体结合了道佛两家所长,用“金身”一词就显得偏颇了。

  如今,这周天不灭体不仅集合了金钟罩、易筋锻骨章、混元功等数家所长,甚至效果更佳,从今往后,只要修炼这一门内功即可,算是大大节省了时间。

  不过,它也不是没有缺点,正因为容纳数长,使得它的修炼难度也大大增加,不适合作为入门打基础的内功。

  林平之有金钟罩为根基,转修起来倒是不太麻烦。

  一夜悄然而过,天亮时,林平之总算学会了口诀心法与十二导引图。

  这时,曲非烟和任盈盈也走出竹楼,来到了前方的练武场。

  二女昨晚应该研习过玉女心经,赵羽总感觉她二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怪的,一时间,气氛变得沉闷起来。

  最终,还是曲非烟先嬉笑着开口,让赵羽传授全真剑法。

  与以往一样,赵羽一日只传一剑,教完,便独自走到一旁,研习剑术。

  二女上午练习新学的剑招,下午,曲非烟则开始教导任盈盈玉女剑法。

  因为任盈盈的加入,以往三日一服的蛇胆,不得不增加一枚,瘴气谷菩斯曲蛇的数量以更快的速度减少着。

  然而,与以往略显枯燥的练功生活相比,谷内的氛围倒是变得更加温暖了一些,因为隔三差五就可以听到任盈盈美妙的琴声。

  也因此,赵羽将那本束置高阁的笑傲江湖曲谱拿了出来。

  之前,他拿到曲谱时,连洞箫都买好了,就等着装个逼,谁知曲子竟然是以工尺谱记录的,而他只懂五线谱。

  他自觉颜面大失,从那以后,曲谱和洞箫就被他收了起来。

  但现在不同了,有了任盈盈这个乐道大家在,他自然要请教一番。

  任盈盈也不吝啬指点,而赵羽本就懂得乐理,学会工尺谱后,很快就掌握了洞箫吹奏。

  任盈盈不明就里,看到赵羽在乐道上一日千里,暗暗后悔自己以貌取人,如今再看赵羽时,情不自禁地生出了一股莫名的好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