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震诸天从笑傲开始 > 029、该起个名字了

我的书架

029、该起个名字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来人蒙着面纱,但只看那露在外面,光洁饱满似羊脂玉一般的额头,就知道对方绝对是一位容貌秀丽绝伦的美女。

  这位大美女不是别人,正是魔教圣姑任盈盈。

  竹楼客厅,赵羽望着这位不请自来的任大小姐,丝毫不觉奇怪,以对方的手段,找到这儿也不是什么难事。

  也许,从衡山城外初次相遇开始,自己三人的行踪就在对方的眼中了。

  沉吟中,赵羽收起心思,淡淡笑道:“姑娘找我有何贵干?”

  任盈盈螓首微抬,一双美眸紧紧盯着他,语气认真道:“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赵羽目光一闪,几乎在刹那之间,就猜到了任盈盈所指的事情。不出意外,应该是请他去营救任我行。

  因为他的参与,林平之没拜进华山派,岳不群等人基本上没可能去洛阳了,也就是说,令狐冲这辈子很可能不会再与任盈盈结识。

  而向问天要救任我行,正缺一个剑术高手,以任盈盈的能力,肯定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也就理所当然地代替了令狐冲,成为了最佳人选。

  可是,这位任大小姐是不是太过自信,说到底,两人也只是见过一面,真正论起来,对方还欠着他一份恩情呢!

  衡山城外,她被陆柏压着打,是他出手解的围,也不知道这位任大小姐凭什么认为自己会帮她!

  更何况,这个忙也不是打个架、杀个人那么简单,而是要代替任我行坐牢,以便掩盖任我行逃出来的事实,从而留给任我行足够的时间来恢复修为。

  否则,向问天找到任我行的关押之处后,又何必费尽心思去找什么棋谱、曲谱,以他的武功,再加上任盈盈掌握的黑道力量,不管是强攻,还是下毒,梅庄四友都决计抵挡不住。

  所以,赵羽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哪怕梅庄地牢里刻着任我行的“吸星大-法”。

  任盈盈也知道此次求助没那么容易,当即承诺道:“只要你肯帮我,此事之后,我可以帮你对付嵩山派和青城派!”

  闻听此言,赵羽忍不住笑道:“谢谢你的好意,但关于报仇一事的决定权不在我,而是他。”

  说着,指了指旁边的林平之,解释道:“我这位兄弟自立的紧,已经明言要亲手报仇,连我这个大哥都不需插手帮忙,何况是你。”

  任盈盈大概是没料到这一点,眸光微微一怔,极为讶异地打量了林平之一眼,她本以为凭借这个承诺,能够十拿九稳地取得赵羽的帮助,不曾想到头来竟是这么一个结果。

  沉默一阵,她缓缓起身,深深地看了赵羽一眼后,转过身,准备离去。

  但就在这时,曲非烟突然跳起来,伸手搂住任盈盈的胳膊,撒娇似嗔笑道:“圣姑姐姐,咱们好不容易相聚,非烟有许多话想和你说,不要着急走嘛!”

  说着,紧紧扯起任盈盈的小臂,往楼上拽行。

  任盈盈似乎也有些不死心,半依半就地跟着曲非烟上了楼。

  赵羽见状,也没管,他现在的心思都在新创的内功心法上,和林平之打了声招呼,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再次将新创的内功推演一遍,确认无误后,赵羽盘膝坐定,开始运转心法。

  下丹田中,暗金色的真气漩涡微微加速,一缕真气分化而出,进入经脉,开始沿着十二正经周流运转。

  在道家经典中,真气沿着十二正经循环一周,称之为小周天,若是将奇经八脉也囊括在内,那便是大周天。

  现下,赵羽时间有限,积累也不够,只能推导出小周天功法,但万事开头难,踏出这一步,未来就不可限量了。

  经脉内,那暗金色的金钟罩真气运行一个小周天后,化为一缕金红色的真气重新归入丹田。

  这金红色真气与原本的暗金色真气并不相融,一进入丹田便挤进了漩涡中心,单独旋转起来。

  显然,这金红色真气的质量比金钟罩真气还要高出一筹。

  这等效果让赵羽欢喜不已,他再接再厉,金钟罩真气开始源源不断地被转化。

  他这一修炼便是整整三天,期间都没有出过房门,林平之知道他在闭关,倒也不着急。

  第四天深夜,当赵羽将真气全部转化后,他蓦地起身,开始依照自己新创的十二个导引动作运动起来。

  长期的体魄锻炼,使得他的筋骨柔韧性极高,这些导引动作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难度。

  随着一个个动作展开,金红色真气如长江大河一般,在经脉中呼啸奔腾,与此同时,一缕缕细微的真气如同春雨滋润大地,缓缓渗入四肢百骸,强化着他的体魄。

  至此,赵羽终于松了口气,这门内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完全达到了“动静结合、性命双修”的要求。

  此刻,他带着轻松而愉悦的心情,反复施展着十二个导引动作,直至真气不再渗入皮肉,才罢手收功。

  “是时候给这门内功起个名字了!”

  赵羽一边伸着懒腰,一边默默想到。

  然而,此念刚刚闪过,一阵乒乒乓乓的长剑碰撞声突然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微微一愣,拉开房门,走到前面的阳台,俯首一瞧,只见竹楼前的空地上,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肆意挥洒着剑光。

  长期的体魄锻炼,使得他的筋骨柔韧性极高,这些导引动作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难度。

  随着一个个动作展开,金红色真气如长江大河一般,在经脉中呼啸奔腾,与此同时,一缕缕细微的真气如同春雨滋润大地,缓缓渗入四肢百骸,强化着他的体魄。

  至此,赵羽终于松了口气,这门内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完全达到了“动静结合、性命双修”的要求。

  此刻,他带着轻松而愉悦的心情,反复施展着十二个导引动作,直至真气不再渗入皮肉,才罢手收功。

  “是时候给这门内功起个名字了!”

  赵羽一边伸着懒腰,一边默默想到。

  然而,此念刚刚闪过,一阵乒乒乓乓的长剑碰撞声突然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微微一愣,拉开房门,走到前面的阳台,俯首一瞧,只见竹楼前的空地上,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肆意挥洒着剑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