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整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羽回到剑魔谷的时候,二小还没回来,等他赶到竹林,林平之正背着一捆竹子往回走,曲非烟仍在砍竹子、修剪竹枝。

  为了不至于夜宿荒野,赵羽也加入了行动,三人一直忙到太阳落山才罢手。

  夏日天黑的晚,赵羽让二小去猎些野味,当作晚饭,自己则开始建造竹楼。

  这活计他熟悉的很,先是挑选一批较粗的竹子作为框架,然后又挑选一些较直的竹子剖成两半,打掉竹节,作为屋瓦。

  这一番忙碌,直到玉兔东升,才堪堪建好竹楼框架和屋顶,至于墙面与地板,因为竹子准备的不够,只能等明天再建了。

  竹楼为吊脚式,面积不大,分作两层。一层距离地面两尺左右,隔成两间,一为厨房,一为客厅,二层分作三间,三人一人一间。

  吃过晚饭,赵羽取出瓷瓶,此举立即吸引了二小的注意。

  “羽哥哥,这就是你说的菩斯曲蛇蛇胆吗?”望着那腥气浓重的紫色圆胆,曲非烟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这东西味有点重,生吞的话,实在是有点恶心!

  反观林平之,却是一脸期待,跟父母大仇相比,这点腥味实在不算什么。

  赵羽分出两枚蛇胆,交到二人手中,笑道:“宝物给你们了,至于怎么处置那是你们自己的事。”

  言罢,他独自走到一旁,席地而坐,调整好心绪,捏起蛇胆,咕噜一口,囫囵吞入腹中。

  紧接着,双眼一闭,开始运气行功。

  不多时,赵羽便感觉腹部像是燃起了一座小火炉,一股股暖流沿着经脉周流运转,从而化作一缕缕金钟罩真气。

  这些真气半数归入丹田,剩下的一半则散入四肢百骸,强化他的五脏六腑、筋骨皮膜。

  这一刻,赵羽发现,原本进境缓慢的金钟罩,再次以初练时的速度提升着。这非是真气带来的变化,而是蛇胆本身的效用。

  如书中描述的一样,这菩斯曲蛇的胆不仅可以提升功力,还有助于强化体魄,增长气力,相当于双倍的锻体效果。

  等赵羽完全炼化蛇胆,已是后半夜,他睁眼一瞧,只见二小双眼紧闭,面色绯红,明显是在炼化蛇胆。

  见状,他微微一笑,收回目光,转而练起易筋锻骨章。

  蛇胆毕竟是外力,以此炼化得来的真气失之精纯,只有以易筋锻骨章提纯,才能保证真气质量不会下滑。

  时间一点点流逝,不知何时,夜色褪尽,晨曦升起。

  待第一缕阳光洒入剑魔谷时,赵羽缓缓睁开了眼睛,他感受了一下功力的增长,却是有些吃惊。

  不过区区一枚蛇胆,竟然抵得上以往一个月的苦修,这菩斯曲蛇当真不可思议。

  而且,他猎杀的毒蟒只是瓶口粗,若是换成小臂粗,甚至碗口粗的巨蟒,那效果肯定还要翻上数倍。

  难怪当年杨过只在谷中修炼了月余时间,出来后就能力压九层龙象般若功的金轮法王。

  这效果若是传到江湖中,必然又是一阵腥风血雨!

  不多时,林平之和曲非烟也相继醒来,二人感受了一下增长的功力,顿时欣喜若狂,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去瘴气谷猎取蛇胆。

  赵羽见状,立即出手拦住了二人。

  为了保证完全消化蛇胆的功效,不至于造成浪费,同时避免药力淤积体内,过早地产生抗药性,他已经做出规划,只能每隔三日服用一枚蛇胆。

  二小听了解释,虽然仍旧恋恋不舍、垂涎欲滴,但最终还是服从了赵羽的安排。

  这日上午,三人紧赶慢赶,总算是将竹楼建好。中午休息一阵,日头偏西时,赵羽开始教导二小剑术。

  先是林平之,这重剑之道讲究的是一个毅力,赵羽讲解了几个发力技巧后,就让他到一旁独自练习。

  接下来是曲非烟,教给她的自然是“玉女剑法”,这套剑法与全真剑法一样,分为七式,每式七剑,一共七七四十九剑,其中一部分剑招的名字都一模一样。

  曲非烟的悟性比林平之要高那么一点,赵羽一日教一剑,小姑凉倒也勉强跟得上进度。

  教完了曲非烟,赵羽提着利剑走到一旁,重新练起全真剑法。

  这是他第一次拿起正常的佩剑,要说剑道理论,他懂得一箩筐。

  什么“手中有剑,心中无剑”,“手中无剑,心中有剑”,“不拘泥于物,万物皆可为剑”,“人剑合一”,“剑我两忘”,诸如此类。

  又或者什么“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山”等等……

  但理论只是理论,能做到才是根本,赵羽虽然掌握了“重剑之法”,但在基础境界“利剑境”上,仍是一个初学者。

  而对初学者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积累。所以,赵羽每练一剑,都务必保证在招式上分毫不差,以便体悟其中深意。

  因为他在重剑之道上已有建树,对劲力的掌控早就达到了举重若轻的境界,眼下习练剑法,完全是事半功倍,一式剑法往往练个两三遍就彻底掌握。

  从这一日开始,赵羽每天教完二小,就独自练功,他白天练习剑法,晚上钻研内功,日子虽然过得重复而单调,但生活却异常充实。

  ……

  修炼不知岁月,转眼间,数月过去。

  自曲非烟学完玉女剑法最后一剑,赵羽就没再教她其他的剑法,每日教导的时间改为切磋。

  林平之也是同样的待遇,在他初步掌握重剑的运用之法后,赵羽就吩咐他在瀑布深潭下练剑。月余前,汛期来临,谷内山洪暴发,林平之效法杨过在瀑布下练剑,重剑之道总算入了门。

  而这期间,赵羽本人的剑术修为,更是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最初,他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将全真、玉女两套剑法练至行云流水的境界。

  在这之后,他去练华山剑法时,只用了半个多月就将这套七十二路基础剑法练得炉火纯青。

  再之后,等他去练嵩山剑法和松风剑法时,一上手,便行云流水般使了出来,如有十数年苦功一般。

  之所以精进这般迅速,除了他悟性极高外,杨过的“独孤剑诀”也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赵羽的悟性体现在他的现代思维逻辑上,而这种思维逻辑又是建立在以前所受的教育上,如数学中的归纳法。

  练剑时,他会自然而然地将每一剑都拆开,然后进行分类、整理,最后相互比较,从而寻找其中的规律。

  在此过程中,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独孤九剑,这门号称破尽天下武功的绝世剑法。

  独孤九剑有进无退,招招进攻,攻敌之不得不守……

  可是,就算是独孤求败,也不可能见过天下全部武学,那他凭什么能够破尽天下武学,就算是他没有见过的,没有听过的,也不能让他回守一剑。

  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天下间的招数都逃不出他的判断?

  起初,赵羽也是懵懵懂懂,但当他从归纳法中总结出些许规律的时候,他明白了!

  不是因为独孤九剑是破解破绽的剑法集合,而是因为独孤九剑蕴含着谁也无法摆脱的最真实的道理。

  这个道理便是规律,用在剑术上,便是剑理。

  而在此时,等赵羽再回过头来,去读杨过所录的“独孤剑诀”时,以往觉得精深玄奥的文字顿时豁然开朗。

  杨过虽然没有创出独孤九剑,但他的剑道与独孤求败一脉相承,他的独孤剑诀其实蕴含着与独孤九剑相同的剑理。

  当赵羽掌握了这种剑理后,所有的剑招,不论是复杂的,还是简单的,在他眼里都再无秘密,往往前招一出,后招就已经在他心中。

  这也是他为什么一上手,就能将嵩山剑法和松风剑法行云流水般使出来的原因。

  当然了,想要完全掌握剑理也没那么容易,独孤剑诀中虽然记述了这样的道理,但只有本人亲自走过一遍,才能真正地体悟到其中的真意。

  而想要完全掌握剑道之理,最快的方法便是领略天下各路剑法。一般而言,越是高明的剑法,蕴含的剑理便越深。

  这也是独孤求败早年一直挑战别人的原因。

  而一旦掌握了完整的剑理,那便是传说中的无招胜有招之境了。

  赵羽虽然有剑诀辅助,但距离这个境界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不过,他至少已经找对了方向,抵达尽头是早晚的事情。

  而且,这还只是剑术上的成就,内功方面,赵羽也运用了同样的归纳方法。

  他将所有的内功心法都拆解了开来,然后将每一条经脉对应的口诀和导引动作,都单独拿出来进行比较,甚至,不惜亲自去尝试修炼。

  数月苦功,他在各门内功的基础上,终于整理出了一门新的内功,这门内功如金钟罩一样,内外兼修,有锻体之效。

  同时,也是动静结合,除了口诀心法,还有配套的十二个导引动作,对应着十二条正经。

  当打坐静修时,效果偏向真气的积累,而使用导引动作时,则偏向体魄的锤炼。

  赵羽自认这门内功已经不比金钟罩差,所以,甫一完善,他就开始转修此功。

  而就在这时,谷内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