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震诸天从笑傲开始 > 027、剑冢与毒蛇

我的书架

027、剑冢与毒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羽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人心,当得知自己成为众人眼中的香饽饽的时候,他毫不怀疑,在某些有心人眼里,自己与林平之的长相恐怕都已经被调查的一清二楚。

  眼下虽然改变了装束,暂时无人认出,但时间长了,难免会露出马脚,即便他已是一流高手,但俗话说蚁多咬死象,还是不得不防。

  以最快的速度吃完饭,他立即带着林平之和曲非烟离开了酒楼。

  ……

  午后不久,赵羽三人各自背着一个沉重的大竹篓出了襄阳城,竹篓里装着锅碗瓢盆、油盐酱醋,以及换洗的衣裳。

  千里迢迢赶来襄阳自然是为了独孤剑冢,带着这些日常用具,也是为在剑魔谷中隐修作准备。

  之前,赵羽已经通过一个当地的老猎户,顺利地打探到了菩斯曲蛇生活的地方。

  出了城,三人径直赶往西北方向,行了约摸一炷香的时间,来到了西北山岭的脚下。

  此处山岭起伏,连绵不绝,但海拔都不高,山上草木稀疏,即便没有路,也不妨碍行走。

  赵羽带着二小沿着老猎户所描述的方向前行,走了小半个时辰,翻过四座山岗,终于来到了一条瀑布前。

  这瀑布约摸丈许宽、三五丈高,水流量不大,下方有个半亩大小的深潭。

  赵羽仔细打量了一番,确定没有走错后,暗暗松了口气,按照老猎户的说法,那菩斯曲蛇生活在一片瘴气谷中,而瘴气谷就在这瀑布附近。

  放下竹篓,休息一阵,赵羽独自朝着南面的山顶爬去,此山地势最高,居高俯瞰,找瘴气谷就容易多了。

  不多时,登上山顶,他举目四望,只见四周山谷遍布,但最惹眼的还是西北方的一面峭壁。

  那峭壁表面寸草不生,犹如一块屏风冲天而起,距离地面二十来丈处,有一块凸出的巨石,形如石台。

  石台截面沟壑丛生,远远望去,隐约可以看出几个磨盘大的刻字。

  赵羽心头一跳,因为熟知此地,此刻对照记忆,他很快就脑海中勾勒出了那两个字——剑冢!

  没想到啊,菩斯曲蛇尚未找到,倒是先一步发现了独孤求败的剑冢。

  赵羽大为欣喜,强行按住想要去探宝的念头,再次俯瞰起周边的地势坏境。

  很快,他就发现了一处异常之地,在西南方三里外,有一小片地势低洼的山谷,谷内林木茂盛,但却给人一种幽深恐怖之感。

  他侧耳倾听,发现别的地方都有鸟鸣声传来,唯独那片山谷静悄悄的,宛如一片死地,不出意料,其中应该栖息着极为危险的猛兽。

  想到这,赵羽不由地露出一抹笑意,在剑魔谷附近,除了菩斯曲蛇,他也想不到其他厉害猛兽了。

  当下,他收回目光,施展身法朝着山下掠去。

  山脚下,林平之远远瞧见赵羽身影,大声喊道:“大哥,找到了吗?”

  旁边,曲非烟也急忙起身,大眼睛满怀期待地望着赵羽。

  “跟我来!”

  赵羽没多作解释,随口回了一句,然后朝着剑冢方向赶去。

  来的路上,他已经将此行的目的告诉了林平之和曲非烟,两人都十分激动,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剑魔”遗迹,以及能够提升功力的“怪蛇”。

  那剑冢峭壁就在瀑布右侧的一个深谷里,没多久,三人就来到了峭壁前。

  峭壁表面长满了青苔,赵羽抬头一望,很快就注意到了一撮撮巴掌大小、笔直排列向上的茅草丛,他心头一动,伸手抓住一撮茅草猛地拔开,顿时露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坑洞。

  这是登上剑冢的“梯子”。

  日久年深,这些搭脚的小洞已经积满了尘土,长出了茅草,将原本不显眼的梯子变得更为显眼。

  “走,上去!”

  赵羽招呼一声,随即腾空而起,借着坑洞扶摇直上,很快就来到了峭壁半腰的石台上。

  二小都学了浮光掠影,轻功不弱,紧跟着赵羽登上了石台。

  因为时间久远,石台上的刻字已经风化的难以看清,二小都有些失望,赵羽审视片刻,靠着脑补勉强读出了剑魔“为求一败”的感叹之言。

  听到此处,林平之和曲非烟又惊又羡,情不自禁地在脑海中幻想着剑魔曾经的风采。

  赵羽看着神采飞扬的二人,摇摇头,转身望向身后,只见石台上,整齐地摆着四块石碑,象征着独孤求败在剑道上的四个境界。

  利剑、软剑、重剑、木剑,乃至于最后的无剑胜有剑!

  石碑表面积满了厚厚一层浮土,赵羽伸手拂去第一块石碑上的尘土,发现上面的刻字也有些模糊不清。

  但仔细辨认,也能认出“凌厉刚猛”等字。

  当下,他移开石碑,只见下方压着一柄长剑,剑身被灰尘掩盖,难以窥得全貌。

  他拿起长剑,猛地一吹,灰尘散去,顿时露出青光闪闪的剑身。

  没想到,数百年过去,这柄利剑竟然毫无一丝锈迹,当真是一柄绝世利器。

  没二话,缺少佩剑的赵羽当即将其据为己有。

  接下来是第二块石碑,如赵羽所知,并无软剑,而第三块石碑的重剑也早已经被铸造成倚天剑和屠龙刀。

  至于第四块石碑下的木剑,数百年过去,那木剑早已化作泥土。

  一番辛苦,虽然只得了一柄利器,但赵羽已经心满意足。

  眼见金乌西坠,他招呼着恋恋不舍的二小,相继下了石台。

  趁着天色未黑,赵羽吩咐二小去东边的一处竹林,伐竹回来建造竹楼,自己则手持新得的利剑,往西南方的瘴气谷走去。

  不多时,他来到一个幽谷前,站在谷口,他立时就感受到了那股幽深寂静,不由地心中一懔。

  按照书中描述,菩斯曲蛇不仅速度极快,行走如风,且身怀剧毒,若是不小心被咬,不死也得丢掉半条命。

  当下,他深吸一口气,小心前行。

  刚刚踏进谷内,赵羽就感觉眼前一暗,他抬头看了看,只见树叶重重叠叠,毫无阳光透射进来,整个谷内异常阴森。

  身处这样的坏境,注意力不由自主地高度集中。

  少顷,他身体突然一顿,就见右侧树枝上倒悬着一条瓶口粗的毒蟒。那毒蟒的三角头正对着他,浑身鳞片隐隐泛着暗金之色,不是菩斯曲蛇,还能是甚?

  趁着对方还未扑咬过来,他手臂一挥,一剑将其脑袋斩了下来。

  毒蟒遭此致命一击,顿时坠落在地,翻滚起来,不一会儿便没了声息。

  见状,赵羽立刻掏出匕首,轻轻松松就取出了一枚鸽蛋大小的紫色蛇胆,然后将其装在了特意买来的瓷瓶中。

  这一片幽谷乃是菩斯曲蛇的老巢,不到半个时辰,赵羽便收获了三枚蛇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