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震诸天从笑傲开始 > 024、再赶一只羊

我的书架

024、再赶一只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另一边,曲洋似乎已经到了弥留之际,急促喘息的声音瞬间引来了赵羽几人的注意。

  只见他重咳几下,勉力平复呼吸,抬头望向任盈盈,叹道:“这些年,曲某也不是不知道圣姑的打算,只是,从东方教主夺得大位后,我就已经厌倦了争斗,这才躲避在外,不问教务。”

  “圣姑今日来此相助,曲洋十分感激,然而你想要打听的事情,曲洋也并不清楚,只能说声抱歉了。”

  说到这,他也从怀中取出一个卷轴,放在手中摩挲一阵,道:“听闻圣姑精擅乐理,曲洋身无长物,只有这一曲‘笑傲江湖’,聊表心意,希望圣姑瞧在以往的情份上,照顾一下非烟,莫让她莽撞复仇,丢了性命!”

  言罢,他也没有等着任盈盈答应,直接将卷轴塞到曲非烟手中,低声叮嘱了一句,然后转头望向刘正风,此时,他一脸平和,似乎已经了无遗憾。

  刘正风伸出手来,两人双手相握,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画面就此定格,再无生息。

  “爷爷!”

  曲非烟一声惨嚎,双膝跪倒,失声痛哭起来。

  任盈盈走到曲非烟身后,默默看着,也没劝慰,这种事情不让人发泄一下,憋在心里反而坏事。

  赵羽暗叹一声,收回目光,转而望向陆柏。

  之前他封住陆柏的大穴时,并未给对方止血,此刻,陆柏肩头的伤口还在流着鲜血,因为失血过多,他的神智已经有些迷糊。

  然而,这正是赵羽所需要的状态,当下,他解开陆柏的哑穴,然后运转移魂大法,断喝道:“看着我的眼睛!”

  话音未落,他的眼睛已经变得无比深邃,在外人眼中,就像是一口深渊,摄人心魄。

  浑浑噩噩的陆柏听到喝声,下意识睁眼望去,四目相对,无知无觉间,心神已经被拉进了深渊中。

  看到陆柏茫然的神情,赵羽知道移魂大法成功了,稍作思索,他开口问道:“左冷禅派去福州城的人是谁?”

  陆柏两眼无神,仿佛行尸走肉,听到询问声,没有丝毫挣扎,如实回道:“是乐厚师弟,以及两个弟子。”

  闻听此言,林平之的呼吸顿时粗重起来,毫无疑问,杀人凶手是乐厚无疑了。

  同一时刻,赵羽却是目光一凝,缓缓低头,没有继续审问,看起来像是在思考,但实际上,眼角余光已经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四周。

  就在刚刚陆柏回答的时候,他隐约听见了一声极其细微的呼吸声,不出意外,有人躲在暗中窥视。

  那呼吸声一闪即逝,应该是震惊于他的审问手段,才一时乱了呼吸。

  赵羽自认内功已经不弱,但那人却能瞒住他,显然内功修为不比他低,至少也是一流高手。

  倒底是谁呢?

  赵羽脑海急转,武林中一流高手很多,但恰巧身在衡山城的,只有那么几个,此人能够躲在暗中旁观这么长时间,城府必定极深。

  如此筛选下来,就只剩下莫大,岳不群,余沧海,还有一个一直未曾出现的木高峰,这四人比较符合了。

  然而,莫大认识自己,不可能躲着不见面,余沧海挂念着辟邪剑谱,应该没心思乱跑,木高峰并不知道自己的手段,若是他的话,一早就出来了,不会躲到现在。

  如此一来,就只剩一个岳不群了,老岳不仅城府深,内功修为也极高,除了莫大,也只有他才能轻易地瞒住自己。

  想到这,赵羽心念一动,分出一部分心神暗暗戒备,然后再次审问起来。

  没过多久,他就如愿从陆柏口中得到了“嵩阳内功心法”、“大嵩阳神掌”,以及十七路“嵩山剑法”。

  将陆柏榨干净后,赵羽直接拍出一击摧心掌,结果了陆柏的小命。

  此举是他有意为之,左冷禅和余沧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正好让他们二人狗咬狗。

  审问的这段时间,曲非烟已经止住了哭声,并给刘、曲二人垒了一座石坟。

  赵羽望过来时,只听任盈盈略带柔和地吐出两个字,“走吧!”

  就在赵羽以为这二人会就此离去时,谁知曲非烟直接来了一句,“你走吧,我要跟着大哥哥。”

  说完,直接跑到赵羽面前,睁着一双泪水朦胧的大眼睛,惨兮兮道:“大哥哥,你武功这么高,又是刘伯伯的朋友,看在他老人家的面子上,教我武功,让我能为爷爷报仇,好不好?”

  在曲非烟心中,任盈盈连陆柏都打不过,就更加不是左冷禅的对手了,跟着这位圣姑姐姐,即便将她的本事全部学来,也无事于补。

  反而赵羽这位年纪不比她大多少的大哥哥,轻易碾压了陆柏,武功超乎想象,只有跟着赵羽,她才能学到足以报仇的本事。

  而且,赵羽刚刚能够出手救她,性格必定不坏,即便对方不答应,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曲非烟如意算盘打得响亮,却不知赵羽被她这番操作搞得哭笑不得。

  望着眼前这位极力发挥自己的优势、努力博取他同情的小姑娘,赵羽心中有种莫名的感概。

  小姑娘虽然只有十三四岁,但毫无疑问,是个美人胚子,从她的身上,隐约可以看到黄蓉的影子。

  原著中,她被费彬一剑杀死,现今因为他的参与,寻到这里的变成了陆柏,可是若不是他和任盈盈阻止,对方的命运并不会改变。

  在赵羽心目中,对这位小姑娘还是抱有同情的,一想到接下来还要教导林平之,他沉吟一阵,点头答应了下来。

  反正,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放,多她一个也无所谓。

  曲非烟原本只抱着三分的把握,不曾想赵羽竟然真的答应了,当下,一把抱住赵羽的胳膊,小脸如花绽放,脆声道:“谢谢大哥哥,我就知道大哥哥是个好人!”

  得,好人卡从不迟到。

  只是,她是高兴了,却把任盈盈气的不轻,只见这位魔教妖女冷哼一声,带着一身令人心惊肉跳的气息飞掠而去。

  等到任盈盈的背影消失不见,曲非烟朝着赵羽吐了吐舌头,娇声道:“哎呀,圣姑姐姐好像真的生气了。”

  赵羽伸手按住曲非烟的小脑袋,将她拨到一旁,没搭理她。

  此刻,他四下一扫,蓦地开口,朗声道:“岳先生看了这么久,也不出来见一见吗?这可不是君子所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