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曲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哦?看来你是认出我了!”

  赵羽嘴角含笑,手中巨剑一横,只听“嗡”的一声,一缕劲风倏然吹过,刚猛无铸的气势看得人骇然心惊。

  陆柏眼皮一跳,这才意识到,自己看走了眼,当下放开任盈盈,撤剑后退,厉声喝道:“你敢插手五岳剑派之事?”

  得此喘息之机,任盈盈飘然后退,一边默默旁观,一边趁机恢复消耗的气力。

  赵羽笑容不变,语气却十分平淡,“插手怎么了,你们五岳剑派不也插手青城派与福威镖局的事了吗?”

  “胡说八道!”陆柏目光一闪,大声呵斥,旋即又威胁道:“你敢助纣为虐,帮助魔教,与武林正道为敌?”

  闻听此言,不等赵羽出声,林平之冷笑道:“助纣为虐?你嵩山派动辄灭人满门,也配称之为正道?”

  “你……”

  陆柏神色一怒,正要出声呵斥,不曾想直接被赵羽打断。

  “好了,废话少说,接招吧!”

  嵩山派的人向来自大惯了,一个个都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赵羽根本懒得与之辩驳。

  语出之际,他一步跨出,巨剑横扫、斜劈、直刺,一连攻出三剑。

  陆柏面色一紧,想起刚刚这柄巨剑惊鸿一显的威势,他想也未想,就打算避其锋芒,然而,就在他准备付出行动的时候,忽然瞳孔一缩,一股寒气直冲脑门。

  此刻,在他眼中,那原本简简单单的三剑,仿佛变成了一个无形的牢笼,竟让他生出一种进退无门、避无可避之感,好像无论怎么闪躲,巨剑都会指向一处要害。

  电光火石间,他猛地一咬牙关,迎面斩出一剑,两剑碰撞,发出“当”的一声脆响,长剑应声荡开。

  这一刻,陆柏感觉手中长剑像是斩在了一块巨石上,一股沛然巨力沿着长剑、手臂直灌胸口,受此巨力,脏腑微微一震,全身气血瞬间翻涌沸腾起来。

  好可怕的力道!

  陆柏心中骇然,只一个照面,他的脏腑竟然就受了一些轻伤,此外,握剑的手臂更是酥麻酸软,这让他不由自主地生出了退却之念。

  然而,此念刚生,就见赵羽的巨剑一剑接着一剑攻来,每一剑都像是一个牢笼,将他笼罩在内,让他无暇多想,只能机械般出剑抵挡。

  当,当,当……

  一连七八声后,陆柏的脸色已经惨白如纸,丝丝血线沿着嘴角滑落,没有人知道,他握剑的手已经完全没有了知觉。

  曲非烟等人瞧见这一幕,俱都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刚刚还压着任盈盈打的陆柏,竟然在赵羽手中无法还击一招。

  这差距也未免太大了吧!几人情不自禁地想到。

  他们却不知,赵羽先后和余沧海、田伯光交手,用剑对敌的经验大为增长,再加上旁观了这么久,不说对十七路嵩山剑法了如指掌,至少也看出了一部分破绽,再加上先手之机,才会一出手就能封住陆柏的退路。

  此刻,赵羽见陆柏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便打算将其生擒,谁知,就在这时,斜刺里突然刺来一剑。

  这一剑快捷绝伦,毫无花哨,剑尖直取陆柏心口要害,时机拿捏的无比到位。

  只是,出手不是赵羽,而是一直默默旁观的任盈盈。

  卧槽,这妖女竟然抢人头!

  赵羽眉头一挑,心中有些无语,这一剑若是真让对方刺中了,陆柏肯定小命玩完,但他还要生擒陆柏,打探一些东西。

  千钧一发之际,他手腕一抖,巨剑疾速下落,在陆柏肩上斜斜一压,迫的他左膝一曲,生生向左倾斜了一分,使得任盈盈的短剑刺入了右肩,从而避开了心口要害。

  “你干什么?”冰冷的娇叱声蓦地响起,只见任盈盈收回短剑,冷冷地“望”了过来。

  还真是恶心先告状!

  虽然隔着面纱,赵羽依然能够感受到对方犹如实质的目光,他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伸出手臂,剑指连点,直至封住陆柏全身要穴,才转身回望。

  当目光从对方那紧紧收束、不盈一握的纤腰上掠过时,他唇角一扬,毫不客气地回道:“这句话好像应该由我来说吧,这是我的猎物,你想干什么?”

  或许是觉得理亏,又或者是忌惮赵羽的实力,任盈盈沉默一阵,最终只是冷哼一声,没再质问。

  而在这时,刘正风有气无力的声音适时传来。

  “若是刘某没有猜错,尊驾就是给我师兄示警的那位恩人吧!”

  望着刘正风直视而来的目光,赵羽知道对方是在和自己说话,他笑了笑,不在意地道:“举手之劳而已,没什么恩不恩的。”

  刘正风闻言,正色道:“于尊驾而言,或许只是举手之劳,但对刘某一家来说,却是活命大恩。”

  说到这,他伸手从怀中摸出一本册子,叹道:“可惜,刘某身死在即,无力回报,残躯只剩这一曲【笑傲江湖】,尊驾若是不嫌弃,便送给尊驾作个见证,若有来世,刘正风定当结草衔环,报此大恩!”

  听到刘正风要将曲谱送给自己,赵羽顿时来了兴趣,什么恩不恩的,他完全不在乎,倒是这首【笑傲江湖之曲】,他很是欣赏,自觉这首曲子很适合自己,闲暇时还可以吹来陶冶一下情操。

  想到这,他决定收下这份回礼。

  只是,当他望向曲谱时,又有些迟疑起来,以刘正风现在这幅半死不活的模样,肯定是没那个力气亲自送到他手中了。

  倘若自己过去拿,好像又有些丢份,从没见过哪个高人上杆子收东西的。

  唉,若是会乔峰的“擒龙手”就好了,抬手一抓,隔空取物,既免了尴尬,又立了形象,赵羽下意识想到。

  正当赵羽懊恼之际,突然,只见曲非烟从刘正风手中取过曲谱,小跑着来到他的面前,双手捧着册子,眨着一双大眼睛,娇声道:

  “大哥哥,这首曲子是刘伯伯和我爷爷的心血之作,你就收下吧!”

  哎呀,还挺有眼力劲儿!看着眼前这位善解人意的小姑娘,赵羽不自觉心情大好。

  嗯,狡猾是狡猾了点,但就凭这股伶俐劲,确实令人讨厌不起来。

  感叹中,赵羽伸手取过册子,顺带着给小姑娘来了个摸头杀!

  不知道是不是曲非烟的马屁行为刺激到了任盈盈,赵羽刚刚拿到册子,就听这位魔教妖女语气嘲讽地吐出四个字:

  “焚琴煮鹤!”

  无端端地被人嘲讽,赵羽顿时竖起了眉头,心道:看不起谁?不就是吹拉弹唱嘛,搞得好像就你一个人会似的。若不是手边没有家伙事,高低给你整一手!

  虽然满心不爽,但俗话说好男不跟女斗,赵羽撇撇嘴,最终还是选择了无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