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狡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们是什么人?”

  陆柏神色凝沉,虽然问得是赵羽三人,但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斗笠女子身上。

  盖因赵羽和林平之年龄都不大,发射石子的手法又十分粗糙,让他下意识将其归纳到了“武功不高,不具威胁”的一类。

  而斗笠女子却不同了,不仅遮着面,出手还狠毒,两相比较,后者无疑让他更为忌惮。

  赵羽沉默不语,他正思索着这个疑似任盈盈的女子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哪有心思搭理陆柏。

  此刻,他脑筋急转,勉强只想到了一个理由:任盈盈应该是来拉拢曲洋的。

  任盈盈虽然被东方不败抚养长大,还被封为日月神教的圣姑,但她本人从未放弃过寻找父亲任我行。

  曲洋身为教内长老,多年来又不管教内事务,给人一种并不服从东方不败的印象,自然而然成为了任盈盈拉拢的对象。

  任盈盈手下有一大批邪道人士,以她的情报能力,打探到曲洋与刘正风的事情、以及嵩山派的行动,简直不要太简单。

  这种卖人情的机会,她肯定不会错过。

  事实上,真相确实如赵羽所想,只是,他完全没有想到,他刚刚流露出来的惊愕表情,正巧被任盈盈看在了眼中。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懂这副表情所代表的含义,那是识破身份后,自然外露的表现。

  这不禁让任盈盈感到好奇,她行走江湖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武林中人只知道日月神教有个圣姑,但倒底是谁、相貌如何,根本无人知晓。

  而赵羽却一眼看破了她的来历,这一瞬间,她几乎同时生出了杀人灭口的心思。

  再加上,她根本不屑于回答陆柏,此刻,竟然和赵羽一样,保持着沉默。

  陆柏从未被人如此无视过,心底不由地燃起一股怒火,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起来。

  然而,就在此时,曲非烟突然拍着巴掌,兴奋叫道:“圣姑姐姐,你来的正好,这个大坏蛋打伤了爷爷,还欺负我,你快将他杀了!”

  “圣姑?你是魔教妖女!”陆柏大吃一惊,心下顿时戒备起来,魔教圣姑的威名谁人不知,对方的武功肯定不差。

  赵羽闻言,心道果然是她,接着,他扭头瞥了一眼曲非烟,嘴角微微勾起,这小丫头片子也不是善茬,刚刚喊“圣姑姐姐”,明显是故意为之。

  虽说正邪不两立,但要问正道中,哪一派与魔教的仇怨最深,那必然是五岳剑派无疑了。

  此刻,曲非烟叫破任盈盈的身份,陆柏除非不敌,否则肯定是不会放过“魔教圣姑”这条大鱼的。

  如此一来,任盈盈就只有死战一条路了。

  好狡猾的心思!不愧是魔教出来的小妖女!

  当然,另一个魔教妖女任盈盈,也不差,甚至更甚一筹,她虽然什么动作也没有,但隔着面纱,都能感受到那冷冽的目光,当下迫的曲非烟勾起小脑袋,不敢直视。

  另一边,陆柏已经蠢蠢欲动,他先是打量了一下任盈盈,接着目光移向赵羽,沉声问道:“阁下也是魔教中人?”

  陆柏这么一问,立时引起了其他几人的注意,赵羽见在场之人都有意无意地望着自己,微微一笑,吐出两个字。

  “不是!”

  他岂会看不出陆柏的心思,无非是想确认自己会不会和任盈盈联手。

  果不其然,下一刻,就听陆柏说道:“很好,五岳剑派办事,还望阁下自重。”

  说完,一个箭步欺至任盈盈身前,长剑从后向前,宛若斩马刀一般独劈而下。

  这一剑森严厚重,仿佛有着开山裂石之力。

  任盈盈身形一晃,向着左边迈开半步,避开重剑的同时,短剑“唰”的一声出鞘,从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刺出,攻向陆柏的肋骨。

  陆柏似乎从未见过这种剑招,脸色不由地微微一变,飞退的同时,长剑瞬间回转,护住要害。

  然而,任盈盈根本不与他正面交锋,一旦出剑无功,立刻变幻身形,整个人忽左忽右,不仅剑法奇诡,身法亦是迅疾如风。

  陆柏不敢大意,手中长剑奔腾矫夭,宛若蟒蛇盘绕,一边护着周身要害,一边伺机而动。

  赵羽旁观一阵,眉头渐渐皱起,任盈盈的剑法竟然给他一种模模糊糊地熟悉之感。

  沉吟少许,他忽然心念一闪,卧槽,这不是林家的“辟邪剑法”嘛?

  此念闪过,他又蓦地摇头,任盈盈的剑法无一招与辟邪剑法重合,准确地说,她的剑术风格与辟邪剑法相类,或者说,与葵花宝典相类,都是快而诡异!

  想到这,他眼中闪过一抹了然之色,任我行被关时,任盈盈才七八岁,她的武功应该是东方不败所教。

  在此过程中,东方不败肯定有意无意地将葵花宝典中的一些精义教给了任盈盈,才使得任盈盈的剑法走上了奇诡快捷的路子。

  从任盈盈此刻展现的实力来看,便是未学独孤九剑的令狐冲都不一定是其对手。不过,她剑术再诡,倒底还是吃了年纪的亏,修为境界不如陆柏圆融。

  数十招过去,陆柏已经渐渐适应了她的奇诡剑招,此刻一剑接着一剑,十七路嵩山剑法反反复复,在他手里化作一张力网,渐渐笼罩过来,逼得任盈盈不得不正面格挡。

  然而,每一次短剑与长剑碰撞,都能看到任盈盈娇躯颤抖,转眼又是数十招,这时,众人已经能够听到任盈盈略显急促的呼吸声。

  毫无疑问,任盈盈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这一刻,赵羽清晰地感觉到,有数道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甚至,其中一道还是来自身后的林平之。

  对此,赵羽并不觉奇怪,林平之心中对魔教应该是没有什么看法的,而所谓的正道嵩山派,才是他的生死仇敌,说不定,他还对曲非烟的遭遇感同身受。

  “看来,还是要我出手啊!”

  心中暗暗感概一声,赵羽嘴角微扬,缓缓解下背后的剑匣,取出了里面的黝黑大剑。

  场中,陆柏一直不曾忘记赵羽。

  此刻,他见赵羽取出兵刃,顿时心中一紧,刚想出声威胁,但看到那柄手掌宽的无锋巨剑时,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脱口叫道:

  “是你!”

  却是想起了衡山城中,关于福威镖局林家的传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