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震诸天从笑傲开始 > 021、她怎么在这里

我的书架

021、她怎么在这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丁勉虽然成功激怒了刘正风,但出手太过刻意,院内群豪大多看出了他的目的,心中颇为不耻。

  眼下,见到刘正风出手,大家反而下意识地站到了他这边,暗暗期待他压过丁勉。

  刘正风不知群豪心思,愤怒的他一出手便是“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中的绝招。

  一剑递出,疾如闪电,变化无方,剑光吞吐如梦似幻,仿佛山间云气,聚散无常。

  丁勉既然敢杀向大年,自然有所防备,当即拔剑相迎。

  五岳剑派中,嵩山剑术最为厚重,讲究以正制奇,只见丁勉剑法大开大合,一柄大剑宛若出海蛟龙,盘旋环绕,始终紧紧包围着刘正风的奇诡剑光。

  两剑缠绕,如雨打芭蕉,传出一阵阵“叮叮当当”的声响。

  二人剑术旗鼓相当,一连交手十数招,不分上下,看得群豪如痴如醉,大呼过瘾。

  赵羽双眼晶亮,心中更加坚定了精修剑术的决定,重剑打人固然酣畅霸道,但逼格委实差了一点。

  旁边,林平之正一眨不眨地盯着场中,嵩山派是他复仇的首要对象,眼下正好藉此机会探探十三太保的武功底细。

  场中,刘正风已经将衡山剑术发挥到极致,长剑如疾风骤雨,笼罩着丁勉所有的要害。

  丁勉神色沉凝,丝毫不敢怠慢,一柄大剑舞得嗡嗡直响,仿佛铁棍禅杖一般。

  群雄正瞧的兴起,忽听陆柏喊道:“刘正风,现下并非比武较量,你若是束手就擒,我可以念在你一时激愤,既往不咎,否则,别怪我师兄弟联手,到时候刀剑无眼,小心你性命不保。”

  原来,陆柏见师兄一时难以拿下刘正风,便想联手围攻,但又顾忌声名,只好先开口占据大义。

  刘正风已经无所顾忌,一心想着为弟子报仇,岂会听从陆柏的命令,当下闷头出剑,搏命相攻。

  陆柏见状,心中暗喜,二话不说,挺剑直刺,与丁勉联手攻向刘正风的胸前要害。

  群雄见状,顿时掀起一阵喧哗,大多数人面露不屑,然嵩山势大,终究没人敢出头斥责。

  丁勉三人的武功本在伯仲之间,眼下二打一,刘正风立时落在下风,手中细剑左支右拙,虽舞得风雨不透,却难以护住周身要害。

  眼看就要命丧剑下,忽然,屋檐上掠下一个黑衣人影,行动如风,一伸臂便抓住了刘正风的左腕,喝道:“君子报仇,十年未晚,走!”

  语出之际,右手一甩,朝着丁勉二人抛出一丛黑针,与此同时,拽着刘正风向外奔去。

  来人太过突然,刘正风也始料未及,下意识喊道:“曲大哥……你……”

  群雄听到“曲大哥”三个字,便猜到这黑衣人就是魔教长老曲洋,纷纷吃了一惊,情不自禁地向旁边挤退。

  丁勉二人早就提防此着,看到那黑针,立刻意识到是曲洋的成名暗器——黑血神针,当下向着一旁闪避。

  他们这一避让,立时让出了大门,曲洋二人一个箭步,冲向门外。

  然而,丁勉陆柏的反应也不慢,就在曲、刘二人冲到门口的瞬间,他二人同时转身,四掌齐出,分别拍向二人的后心。

  曲洋心知若是还手,势必会被拖在院内,到时候岳不群等人出手,他和刘正风休想再逃。

  一念至此,他伸手在刘正风背上一推,将其远远送出,同时运劲于背,硬生生受了丁勉、陆柏两大高手的并力一击。

  当下,只听砰的一身闷响,曲洋整个人如同麻袋一般朝着院内抛飞,半空中,喷出一片血雾。

  “曲大哥!”

  不等曲洋落地,刘正风飞掠而来,反手一捞,将其夹在腋下,转而奋力一跃,跳出府邸,眨眼间消失在了视线中。

  丁勉面沉入水,右手一挥,暴喝道:“追!”

  当下,与陆柏一起,携着七八个黄衫弟子飞奔而出,朝着刘正风逃离的方向追去。

  同一时刻,赵羽拉着林平之悄悄退出刘府,然后施展浮光掠影,往城西赶去。

  他隐约记得刘正风和曲洋最后是在一处瀑布边合奏了“笑傲江湖之曲”,是以,早早打听了位置。

  出了衡山城,不久便是一片灌木,赵羽一边放缓脚步,一边侧耳聆听,很快就听到一阵轰隆隆的水流之声。

  他心头一动,立时循着声源前行,转过一片灌木,视野徒然开阔,只见一条玉带似的瀑布飞流直下,轰隆隆地砸入下方的水潭。

  潭边,刘正风和曲洋相对而坐,一人手持玉箫,一人按琴膝上,二人身旁立着一个满脸泪水的少女,正是回雁楼中见过的曲非烟。

  见此一幕,赵羽并未立即现身,而是拉着林平之蹲在草丛中,默默听着琴箫合奏。

  曲、刘二人内功深厚,便是流水轰轰,也掩盖不住琴箫之音。七弦琴的琴音和平中正,夹着清幽的洞箫,异常动人。

  过的一阵,琴音渐渐高亢,时而发出锵锵之音,然萧声依旧温雅婉转,有如游丝随风飘荡,连绵不绝,两音缠绕,更增回肠荡气之意。

  不久,琴声也转柔和,两音忽高忽低,倏忽间,琴韵箫声陡变,便如有七八具瑶琴、七八支洞箫同时在奏乐一般。

  琴箫之声虽然极尽繁复变幻,但每个声音却又抑扬顿挫,悦耳动心,听得人血脉贲张。

  赵羽听过的乐曲不少,甚至自己也会一两手,但从未想过,只简简单单的一琴一萧,竟奏出了后世百音交响的效果。

  “笑傲江湖,好一个笑傲江湖!”赵羽神意飞扬,心中情不自禁暗暗赞赏。

  便在这时,灌木丛后突然传来一声长笑,笑声未绝,窜出一个黑影,闪至曲洋与刘正风身前。

  黑影高高瘦瘦,正是追击而来的陆柏。

  曲洋被丁勉陆柏合力震断了心脉,已经无药可救,此刻仇人当面,曲非烟哪里忍得住,刷刷两声,从腰间拔出两柄短剑,刺向陆柏。

  陆柏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抹轻蔑,手中长剑圈转,拍的一声,击打在曲非烟的双剑上。

  以陆柏数十年的功力,曲非烟岂是对手,当下双臂酸麻,虎口剧痛,短剑应声脱手。

  陆柏早存了斩草除根的心思,二话不说,长剑一送,刺向曲非烟的心窝。

  刘正风为了护住曲洋心脉,已经耗尽内力,此刻却是连剑也拿不动了,二人目眦欲裂,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

  千钧一发之际,赵羽捡起一个石子,发力一弹,射向陆柏的胸口。他不擅长暗器,担心准度不够,所以对着目标大的地方。

  谁知,同一时刻,还有一缕幽芒从另一侧的灌木丛中飞出,直取陆柏的咽喉。

  “谁?”

  陆柏大吃一惊,急忙飞退避让,收剑护身。

  赵羽也是微微一怔,心道莫非是莫大来了,念头闪动间,他纵身一跃,跳出草丛,落到场中。

  后方,林平之紧跟着走了出来,停在赵羽身后。

  同一时刻,那射出幽芒的地方也跃出一人,只见此人身材婀娜,竟是一名女子,她手执一柄短剑,头上带着斗笠,遮住了面容,显得十分神秘。

  然而,赵羽此刻却是一脸惊愕,“短剑,斗笠,这不是任盈盈的标配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