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格格不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茶馆外,雨势渐歇,赵羽见天色已晚,便唤来掌柜,会了账,带着林平之往刘正风府邸走去。

  出了茶馆,没走几步,林平之小声问道:“大哥,那晚来了两拨人,除了岳不群,杀我爹娘的另外三个,不知大哥有没有怀疑的对象?”

  “自然是有的,但告诉了你,你不可轻举妄动。”赵羽扭头看着林平之,神色严肃地告诫了一句。

  “我晓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林平之抿着嘴,语气平淡而坚定。

  听他这么说,赵羽放下心来,他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推测,而是先给林平之普及了一下江湖现状,然后又说了一些五岳剑派之间的恩怨。

  最后解释道:“如此密切关注岳不群一举一动的,除了嵩山派的左冷禅,应该没有其他人了,那三人中领头的矮胖子应该是嵩山十三太保之一的乐厚。”

  这段时日,赵羽也暗暗打听了一下嵩山十三太保的情况,这十三个人中,符合又矮又胖这个特征的只有人称“大嵩阳手”的乐厚。

  “嵩山派!”

  林平之咬着牙,两手情不自禁地握紧,按照大哥赵羽的说法,五岳剑派中,嵩山派实力最强,除了明面上的掌门左冷禅和十三太保外,暗地里还收拢了一批黑道高手。

  这些人的武功基本都跨入了一流,想要报仇,不比登天容易多少。

  一想到这,林平之就感觉一股无形的压力,迫的他几近踹不过气来。

  赵羽将林平之的急迫看在眼里,当下出言安慰道:“别着急,等这次洗手大会结束,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若是顺利,大哥保你三年内,就可报得大仇!”

  闻听此言,林平之眼中顿时涌出一抹喜色,想起之前赵羽归来时提到过的奇遇,心下猜测,大哥说的地方或许就与此有关,甚至这些江湖秘辛也是出自那里。

  赵羽并不知道林平之脑补了一切,他见林平之放松下来,便收回了目光。

  ……

  不一会,刘府在望,只见大宅门口点着四盏大灯笼,十余人手执火把,撑着雨伞,正忙着迎客。

  对于观礼的江湖豪客,刘府来者不拒,赵羽和林平之随便报了个假名字,竟然没受什么盘问,就被人迎入了府中。

  府内灯火通明,大厅内更是人声喧哗,二百余人分坐各处,谈笑风声,赵羽带着林平之在厅角暗处落座,继而不动声色地打量起四周。

  那些江湖豪客赵羽大多不认识,唯一的熟人,只有脸色始终阴沉的余沧海,除他之外,勉强认出了几个坐在主桌的宾客。

  这主桌坐着四拨人,其中一位身着绸缎,打扮的像个富家员外,他时不时招呼其他人用茶,一副主人的姿态,不出意外便是刘正风刘三爷了。

  刘正风对面,是一拨身着道袍的道士,以两个中年道士为首,赵羽认出其中一个正是回雁楼见过的天松,心想另一个必是泰山派掌门,天门道长无疑了。

  此人身材魁梧,面红如枣,倒是与其嫉恶如仇的刚烈性子相符。

  坐在泰山派左边的,是一群光头尼姑,为首的老尼姑身量极高,面容严肃,想来就是脾气火爆的定逸师太了,仪琳小尼姑此刻就站在定逸身边。

  再看泰山派右侧,是一个身着青衫的中年男子,此人作书生打扮,坐在一群江湖豪客中,却丝毫不显突兀。

  一眼望去,只见其面如冠玉、满脸正气,谈笑间神情甚是潇洒。若是再年轻一点,绝对可以与楚留香、李寻欢一较高下。

  赵羽虽未见过此人,但一眼就猜到了他的身份,就这文质彬彬的君子模样,除了岳不群,还能有谁?

  若不是了解老岳的为人,只看他现在这幅谦谦君子的姿态,赵羽自认,就算是他自己,大概率也会忍不住心生敬仰。

  不过,现在的老岳应该只是城府深,还没有完全黑化,老岳真正开始疯狂是在雨夜伏击那件事之后。

  彼时,他被左冷禅派来的一众黑道高手围攻,那是他第一次成为任人宰割的鱼肉,对他打击极大。

  而紧随而来的更大打击,则是令狐冲这个弟子的武功居然超过了他这个师傅,这让他自觉颜面无存。

  之后,加上左冷禅的步步紧逼,以及辟邪剑谱的现世,老岳算是彻底丢掉了做人的底线。

  想到这,赵羽暗自感概了一声,缓缓移开目光,望向岳不群的身后。

  那里,以令狐冲为首的华山弟子围坐一圈,因为他的参与,令狐冲与田伯光之间的“坐斗”并未发生,眼下只有一点皮肉伤。

  岳灵珊已经抹去了脸上的痘斑妆容,此时身着一袭青色罗裙,皮肤白皙,秀丽可人,娇嫩的脸蛋上始终挂着笑容,端的是一片天真烂漫。

  小尼姑仪琳偶尔偷偷瞧向令狐冲,看着他与岳灵珊谈笑打闹,似乎十分羡慕。

  赵羽瞧得有趣,下意识想起林平之,回头一望,却见对方正紧盯着岳灵珊那里,眼神异常复杂。

  咦,不会还是看上岳灵珊了吧?

  念头闪动间,赵羽又暗暗摇头,自觉不可能,原著中,林平之追求岳灵珊不过是为了自保,要说喜欢,真不见得。

  沉吟一阵,他最终还是忍不住八卦之魂,扯了扯林平之,低声问道:“想什么呢?”

  林平之欲言又止,犹豫许久,才慢慢回道:“我在想,该不该找岳不群报仇。”

  说完,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将心中的矛盾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在他眼中,父母虽然不是死在岳不群手中,但岳不群绝对负有一定的责任。

  然而,岳灵珊却实打实地从青城派手中救了他一命,这让他为难起来。

  听到这里,赵羽很是感概,与岳不群、左冷禅之流比,林平之的心性在这个世界当真是格格不入。

  思索一阵,赵羽并未给出自己的建议,只告诉林平之自己把握。

  ……

  时间在闲聊中一点点过去,茶水点心续了又续,不知何时,天光放亮,一缕晨曦洒入前院。

  天公作美,云消雨散,迎来了一个艳阳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