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阴谋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羽的一席话令林平之大开眼界,良久才回过神,一想到赵羽如此着重介绍葵花宝典,他心头一动,忍不住问道:“我曾祖的辟邪剑法与这门宝典有关?”

  “不错!”

  赵羽笑着点头,接着道:“当年,华山派的两个蠢材偷阅宝典不久,莆田少林就发觉了,有意思的是,红叶禅师不仅没有怪罪,反而派了一名僧人前去提醒,说宝典里的武功极为凶险,不宜修炼。”

  闻听此言,林平之眼中不由地闪过一抹讥讽,他已经知道这葵花宝典是少林派故意让华山前辈偷去的,此举不过是猫哭耗子假慈悲罢了。

  想到这,他便听赵羽继续说到。

  “彼时,华山派的两个蠢材已经研习过宝典,知道这宝典博大精深,对于僧人的提醒自然是不信的了。”

  “二人心想,这宝典既然被莆田少林收藏,那僧人绝对知晓其中的奥妙,想到此着后,二人一边假装道歉,一边又向僧人请教宝典里的武功。”

  “只是,他二人却不知,这僧人根本不曾看过葵花宝典。但这僧人也不是简单之辈,不动声色间,他一边翻看宝典,一边随口解释。”

  “当晚,这僧人就离开了华山,之后寻了一个山洞,将自己记下的宝典精义写在了袈裟上。”

  “之后,他再也没有返回莆田少林,几个月后,红叶禅师收到了僧人的一封信,说他自己凡心难抑,决意还俗。”

  “几年之后,江湖上就出现了一位高手,以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威震江湖。”

  听到这里,林平之哪里还不明白,那僧人就是自己的曾祖林远图。一想到自家的辟邪剑法竟然脱胎于绝世神功葵花宝典,当真是惊喜交加。

  毕竟,葵花宝典造就了天下第一的东方不败,自家的辟邪剑法不说天下第二,想来也不会比各大派差吧?

  这般看来,身为华山派掌门的岳不群,觊觎辟邪剑谱也就说的通了。

  可惜的是,父亲没有学到辟邪剑法的精髓。

  想到这,林平之是又气又急,然而,子不言父之过,他很快就按下了这个念头,渐渐冷静了下来。

  沉默一阵,他猛地抬头,满脸期望道:“大哥既然这般清楚,是否也知道辟邪剑法的真正奥妙?”

  面对林平之的灼灼目光,赵羽轻轻点了点头,接着神色一肃,正色道:“你是不是以为总镖头没有学得辟邪剑法的精髓?”

  说着,他也不等林平之承认,直接道:“其实,不是总镖头没有学到精髓,而是你曾祖根本没教。”

  林平之一愣,心中疑惑顿起,他没有怀疑赵羽欺骗他,只是想不明白,为何曾祖不将这等绝世武功传授下来。

  思索一阵,他似想到了什么,蓦地抬头,问道:“难道是少林寺打了招呼,不容许我曾祖传下这门武功?”

  自了解莆田少林的谋划后,他就对少林再无好感,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个理由能解释的通了。

  赵羽微微一怔,他也想到过这个理由,话说回来,若非少林不同意,以林远图的实力,江湖上也没其他人能够逼迫他了。

  毕竟,林远图也不傻,他难道想不到,一旦自己逝去,林家又无实力自保,会是个什么结局?

  他即便不传辟邪剑法,以他的修为,无论是自创,还是强抢,弄一份媲美青城派这样的传承,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到时候凭着镖局的财力,很快就能拉起一个不弱于青城派的门派,而且还是家传门派,如此一来,名利双收,岂不是更好。

  唯一感觉不好的,大概只有同处福建的莆田少林了,所谓一山难容二虎,也许就是这个原因,使得莆田少林出面制止了林远图。

  再将觉明赠功与华山盗功对比,赵羽觉得,莆田少林或许是想要自己与当初华山的两个蠢材一样,与林家翻脸。

  毕竟,在外人眼中,他只是林家的仆从,或者手下,朝堂中尚有“功高盖主”之说,普通人家的下人一旦本事超过了主家,难免不会想着翻身做主。

  当然,这一切都是赵羽的推测,并无确凿的证据。

  此刻,听到林平之之言,他面色一正,道:“或许有少林方面的原因,但其中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那便是辟邪剑法、甚至葵花宝典,都有一个极难的入门关卡,若是过不了此关,一切无从谈起。”

  闻听此言,林平之心中大喜,他刚刚还在考虑要不要邀请大哥一同参悟辟邪剑法,没想到大哥早已经知晓,当真是无巧不成书。

  辟邪剑法他已经学会,现在缺的就是这入门诀窍了,想到这,他迫不及待地问道:“大哥知道这关卡诀窍?”

  赵羽深深望了林平之一眼,没有直说,徐徐道:“这关卡窍门就在这门武功的创作者身上,你可还记得我刚刚说的,那创功前辈的身份?”

  “身份?”林平之微微一愣,旋即似意识到了什么,突然瞪大了双眼,一张脸刷地惨白,浑身上下抖如筛糠,几乎要瘫倒在地上。

  “不可能,怎么会,怎么可能……”他口中喃喃不停,脸上尽是难以置信之色。

  赵羽虽然没有明言,但之前已经清清楚楚地点明,那位前辈是个“太监”!

  入门诀窍在身份上,这岂不是说只有太监才能修炼此功!

  刹那间,林平之像是被抽去了所有的骨头,失魂落魄地瘫软在了椅子上,眼神中空荡荡的,没有一丝神采。

  良久,他豁然而起,宛若溺水之人,双手紧紧抓住赵羽的肩膀,似啼血般道:“大哥,你骗我的,是不是,是不是?”

  赵羽知道林平之只是一时接受不了,他也没出言安慰,只是神色平淡地看着对方。

  没过多久,林平之就从癫狂中清醒过来,他深吸一口气,再次望向赵羽时,已经恢复平静。

  “大哥,从明天开始,我就跟你学习剑法!”

  听着林平之语气中的坚定,赵羽拍了拍他的肩膀,欣慰地笑了起来。

  现如今,林平之还没有落到原著中那般凄惨,所以,尽管被打击的不轻,却也没想过要去自宫练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