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偶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阵窃窃私语后,茶馆内诸人颇有默契地不再谈论辟邪剑谱之事,转而聊起了刘正风。

  赵羽听得无趣,不由四下打量起来,突然,他目光一怔,只见茶馆门口,一个脸色枯槁、身材瘦长的老者颤颤巍巍地走了进来。

  此老手持胡琴,披着一件青布长衫,洗得青中泛白,形状甚是落拓,若是不明真相之人看见,必然认为是个唱戏讨钱的。

  但以赵羽对笑傲世界的熟悉程度,岂会犯此错误,看到此老的第一眼,他就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定是衡山掌门莫大先生无疑。

  此刻,莫大似乎也察觉到了赵羽的注视,抬眼望了过来。

  莫大也是老江湖了,一看赵羽的脸色,就知道对方认出了自己,再看周围桌桌坐满,他脚下一转,朝着赵羽这里走来。

  赵羽看到莫大的瞬间,心中也生出了一些想法,对方刚刚靠近,他便伸手一引,笑道:“请坐!”

  莫大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

  “一把胡琴游戏江湖,前辈倒是好雅兴!”赵羽微微一笑,首先挑起了话题。

  “小友过奖,恕我眼拙,却是未能认出小友来历。”莫大收起胡琴,目光在赵羽和林平之之间来回打量了几眼。

  林平之深知赵羽性格,不会无的放矢,眼前这位弱不禁风的老者必定是一位了不起的前辈,当下,挺起腰杆,正襟危坐。

  赵羽拿起一个空茶杯,放在莫大面前,一边倒着茶水,一边回道:“我兄弟二人从未在江湖走动,前辈不认识实属正常,不过,要不了多久,前辈就会猜到我们的身份,此刻说与不说其实并不重要。”

  莫大闻言,沉思了一阵,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不再追问。

  正巧,附近几人聊到了刘正风金盆洗手的原因,其中一个矮胖子自以为是地卖弄起来,说什么刘正风武功胜过莫大,之所以金盆洗手,是为了顾全大局,不愿与莫大争名。

  听到此处,赵羽饶有兴致地观察起莫大,只见对方神色平静,丝毫不为之生气,心中不由地生出一丝佩服。

  这要是换成魔教,或者嵩山派的人,早就忍不住动手了,或直接斩杀,或暴揍一顿。

  莫大面对左冷禅并派的威胁时,虽然表现的有些消极,但形势不由人,设身处地的想一想,你也不一定能做的比他好。

  沉吟一阵,赵羽左右一扫,见无人注意这里,小声道:“前辈,据我所知,嵩山派已经查到了刘三爷金盆洗手的原因,这次,他们来了不少人手,恐怕是做好了灭门示威、杀鸡儆猴的准备!”

  说到这里,赵羽不再多言。换作刚来这个世界的那会儿,他还想过等自己实力足够时,就顺便拯救一下刘正风。

  但从林震南被杀,以正道自居的各门各派却不管不问后,他的心也有些冷了,眼下能够提醒一句,已是仁至义尽。

  话说回来,刘正风纯粹是自己作死,这可不是数百年前不论正邪的射雕时代,笑傲时代的正邪之分可谓是达到了顶点。

  你看看五岳剑派教导门下弟子时,是怎么说的——不问是非,拔剑便杀!

  这才是他们的态度。

  结果呢,你刘正风倒好,竟然与曲洋称兄道弟,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要知道,左冷禅为了并派,可是费尽心思地打压其他四派。

  为了对付华山派,他把剑宗的人哄来,与岳不群争夺掌门正统之位。轮到泰山派时,又不怀好意地拉拢“玉”字辈太上长老,排挤掌门天门道长。

  恒山派的尼姑比较团结,从不惹事,他嵩山派实在没法,就将定闲等人骗出来伏杀。

  南岳衡山派距离嵩山最远,实力又强,左冷禅鞭长莫及,正愁找不到机会,结果刘正风倒好,自己送上把柄。

  想必左冷禅打听到他结交曲洋这个消息的时候,做梦都会笑醒吧!

  莫大作为刘正风的师兄,自然是知道自家师弟与曲洋之间的破事,赵羽这么一提醒,他岂能想不到左冷禅的打算,当下,目光一闪,神色变得复杂起来。

  沉默一阵,他恢复从容,对赵羽道了一声谢,颤颤巍巍地站起,朝茶馆门口走去。

  经过之前卖弄口舌的矮胖子身边时,他突然驻足,侧头盯着对方,直到矮胖子浑身不自在时,摇头道:“你胡说八道!”

  说完,只见青光一闪,一柄细细的长剑晃向桌面,叮叮叮的响了几下。

  接着,就见莫大一边拉着胡琴,一边颤巍巍离去,琴声悲咽凄凉,令人怅然流涕。

  装完逼就跑,还自带BGM,这才是我心目中的侠客啊!

  望着莫大渐行渐远的背影,赵羽满心感概,暗道,得找个时间精修一下剑法。

  眼下,自己的重剑虽然威力不错,但携带时着实不便,而且,逼格也不高,一看就让人有一种粗鲁的感觉。

  此外,剑道境界就像是盖房子,不仅要打好基础,还得一步步来。

  当初条件不允许,直接练的重剑,忽略了作为基础的“利剑道”,现在有了杨过的独孤剑诀,最好还是从新走一遍。

  就在赵羽思索之际,莫大的背影终于消失在了雨幕中。

  这时,矮胖子等人也回过神来,很快,他们中就有人认出了莫大的身份,同时也发现了被削断一圈的七只茶杯。

  众人你瞧瞧我,我望望你,脸上均无半点血色,想起刚刚当着莫大的面谈论其师兄弟不和,一个个心中骇然,惊惧之下,似鸟兽般纷纷逃离,顷刻间,走的干干净净。

  林平之也在望着七只茶杯,眼中时而羡慕,时而迷茫。

  赵羽见他这幅模样,暗暗叹了口气,林平之的心思,他一清二楚。

  这段时日来,他教导林平之金钟罩和易筋锻骨章时,对方都学得很积极,唯有教导剑法时,这家伙却以赶路不便为由,拒绝了。

  其实,不是真的不方便,而是林平之不想学,自从他知道曾祖林远图的事情后,就笃定他林家的辟邪剑法不差,之所以打不过青城派的弟子,只是他没能领悟其中真意。

  在他心中,只有用他林家的辟邪剑法亲自报仇,才能洗刷林家的耻辱,让父母含笑九泉。

  可是,这一路琢磨下来,他始终毫无头绪,久而久之下,就变得焦虑、迷茫起来。

  赵羽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却是满心无奈,难道要他和林平之说:辟邪剑法的真意就是割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