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到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杀我?”

  田伯光冷冷一笑,浑不在意,似赵羽这样的人他见得太多了,此刻他双眼微眯,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忽地嗤笑一声,讥讽道:“怎么,你也想学这泰山派的小子行侠仗义?”

  “行侠仗义不敢当,只是为这些年因你而殉节的妇人讨一个公道罢了!”

  赵羽语气低沉,与此同时,缓缓拔出了身后的大环刀。

  重剑太过醒目,容易暴露,所以他临时打造了一把大环刀,两者虽然不通,但一力降十会,若只用劈砍、横扫等招式,影响倒也不算大。

  刚刚所言似乎戳到了田伯光的痛处,只见他神情徒然转冷,语气森然道:“讨一个公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如你所愿!”

  赵羽淡然一笑,话语方落,挥刀斩出,刀刃划破虚空,发出“呜呜”的呼啸之声,似山岳倾轧,势不可挡。

  早在这之前,赵羽就想好了对付田伯光的手段。

  其实,若是徒手较量,他自信可以在田伯光生出逃跑的念头前,将其擒住,但田伯光不可能不用刀,而使用兵器的情况下,难度就增加了。

  一来,他不能使用重剑,实力多少有些影响,二来,田伯光的快刀也不是吃素的。

  最重要的是,田伯光这家伙比他还苟,一旦察觉到自己不是对手,必然会在第一时间逃跑,以他的轻功,赵羽自知没有追上的希望。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出其不意,第一时间打掉田伯光的兵器,然后再以手上功夫瞬间将其擒住。

  眼下,赵羽就是这么做的,这一刀他毫无保留。

  田伯光嘿嘿一笑,犹自坐着不动,肩膀微微一晃,手中单刀已经化作一抹匹练迎了上去。

  他见赵羽身材魁梧,心知这一刀势大力沉,不可直面其锋,故而出刀时,单刀斜撩,由下至上攻向赵羽的肋骨,刀光冷冽,摄人心魄。

  比速度,他从没怕过,也自信,绝对会先一步切开赵羽的胸膛。

  果然,这一刀快速绝伦,仿佛雨夜中划破天际的闪电,赵羽见之,也不由心神一懔,心道这快刀果然名不虚传,竟比之前的那一刀又快了三分,连他也只抓住了一点模糊的轨迹。

  换作一般人,只有避退一途,庆幸的是,他以往都是在瀑布海底练剑,最擅劲力变化,刹那间,刀锋一偏,由竖劈改为斜削,径直往快刀上撞去。

  这一变行云流水,毫无滞涩之感,田伯光也不禁目光微凝,诧异间,他手腕疾抖,单刀竭力避让,最终倾斜着划过大环刀的刀刃。

  嗤!

  两刃摩擦,发出一记刺耳的声响。

  田伯光骤然色变,只觉一股沛然巨力沿着刀身传来,震得他五指发麻,虎口刺痛,险些连刀都脱出手去。

  不过是互相摩擦了一下,就有如此力道,若是硬碰硬互砍,岂不是连手臂都要震断?

  这究竟是什么怪物?怎会有这样的巨力?田伯光心中狂吼,眼中情不自禁露出一丝难以置信之色。

  同一时刻,赵羽却是得势不饶人,只见他手腕一转,后招瞬息而至,大环刀横扫而出,直取田伯光双腿。

  虽然田伯光临时变招,使得他计划落空,没能震掉对方手中的单刀。但赵羽自信,刚刚那一击,田伯光绝对不好受,说不定手臂发麻,已经无力出刀。

  而且,从田伯光坐着接招开始,结局就已经注定,他必然要为自己的自大买账。

  果不其然,面对赵羽的扫腿一刀,田伯光轰然色变,此刻,他若是站着,以他的身法,轻而易举就能避开,但可惜不是!

  坐着接招,固然逼格满满,却等于舍弃了下半身。

  这一刻,田伯光无暇多作思考,无论如何,双腿不能伤,念头闪过的瞬间,他勉力出刀,咬着牙硬碰硬砍向大环刀。

  当——

  两刃相撞,又是一记清脆的声响,这一次,田伯光再也无法握住刀柄,只见白光一闪,单刀溅射而出,飞向楼外。

  大环刀受此一阻,微微停滞了一瞬,见状,赵羽立即弃刀,八步赶蝉全力爆发,前行的瞬间,五指如钩,似鹰爪一般扣向田伯光的锁骨。

  这一次,田伯光已经避无可避,连握刀的手也酸软无力,但在旺盛的求生欲下,他并未坐以待毙,另一只手以掌作刀,直取赵羽手腕。

  赵羽心中冷笑,若是钢刀,他还会有所顾忌,但想凭借肉掌抵挡,当他的金钟罩是白练的吗?

  当下,他手腕一翻,摧坚神爪一把抓出,瞬间锁住田伯光的小臂,五指发力一折,只听啪的一声,臂骨应声而断。

  紧接着,不等田伯光痛呼出声,剑指连点,一瞬间封住了田伯光五处大穴,彻底将其制在当场。

  田伯光倒也硬气,臂骨断裂,只闷哼了一声,只是一张脸变得扭曲狰狞,声音嘶哑道:“好好好,是田某小觑了你,这一次田某认栽了!”

  他虽如是说,但一双眼睛却紧盯着令狐冲,求救之意显而易见。

  赵羽见状,余光瞥向令狐冲,想看看这个传说中的“白眼狼”会怎样选择。

  此刻,令狐冲也是满心犹豫,这一路较量下来,田伯光的性格颇对他的脾性,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被杀,他也有些于心不忍,但一想起之前赵羽陈述的罪恶,他又难以启齿。

  犹豫许久,他吞吞吐吐道:“这位兄台,咱们正道中人讲究公平较量,刚刚田兄坐着接招,难免……难免……”

  他本想说“难免失之公正”,但此言对赵羽大为不敬,一时间不由哽在当场。

  赵羽闻言,岂能猜不到令狐冲言语中的未尽之意,当下暗暗摇头,不知道该说令狐冲天真,还是缺心眼?

  然而,不等赵羽出声,旁边已经有人忍不住,只见天松道人霍然起身,两眼怒视着令狐冲,大声斥责道:

  “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诛之,令狐冲你是非不分,与田伯光称兄道弟,还给这个淫贼求情,岳掌门难道就是这么教导华山弟子的?”

  此言一出,令狐冲面色一白,哑口无言。

  赵羽轻笑两声,一手捡起大环刀,一手拎着田伯光,大步离去。

  出了回雁楼,赵羽立即钻进一条小巷,七拐八绕一阵,渐渐离了繁华市井,来到郊外的一处密林中。

  见四下无人,赵羽放下田伯光,解开了他的哑穴。

  “你想怎样?”穴道一解,田伯光立即问道,他已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赵羽没有立即杀他,反而将他带到这里,显然另有要事。

  “我对你的武功很感兴趣!”赵羽微微一笑,选择开门见山。

  田伯光眉头一挑,嘴角露出一抹讥笑,“好个除魔卫道的正义侠士!”

  面对田伯光的嘲讽,赵羽面色不变,谁说除魔卫道就不能逼问别人的武功了,再说,我这也算是另类的“摸尸”。

  沉默一阵,田伯光渐渐收起了笑容,试探道:“交出秘籍,你会放了我?”若是能活,谁也不想死。

  “我会给你一个痛快!”赵羽直言不讳。

  田伯光闻言,冷笑道:“左右都是死,我为何要给你秘籍,除非你放了我,否则别想我说出一个字!”

  “这可由不得你!”

  赵羽唇角微扬,有移魂大法在,他丝毫不担心问不出。

  为了减弱田伯光的抵抗能力,动手前,他先废了对方的内功,接着运起移魂大法,逼问起来。

  没过多久,田伯光就昏昏噩噩地将轻功与刀法一字不差地吐露了出来。

  拿到了秘籍,赵羽也没折磨田伯光,直接给了对方一个痛快。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却意外地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倒应了那句老话——身怀利器,杀心自起!

  感概一阵,他展开身法,朝着城内客栈赶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