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杀你的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镖局的人虽然死伤殆尽,但他们的家人还在,林平之拿出了大半的家底,作为抚恤银子发了出去。

  这天,操办完林震南夫妇的后事,赵羽带着林平之悄悄离开了福州城。

  林震南虽死,但觊觎辟邪剑谱的人并不会就此罢手,接下来的目标必然是林平之。

  赵羽不敢百分百保证林平之的安全,二人只得改装易容,扮作最寻常的江湖散修行走,那柄标志性的巨剑也被他收在了特制的木匣内背着。

  ……

  “大哥,接下来我们去哪儿?”官道旁的一处茶棚内,林平之小声问着赵羽。

  镖局破灭,林平之自觉已不是什么少镖头,便认赵羽为大哥,二人自此兄弟相称。

  “去衡山!”赵羽不假思索地回道。

  “衡山?难道是去参加衡山派刘三爷的金盆洗手大会?”林平之双眼微亮,抑郁已久的心中首次生出了一丝兴趣。

  现如今,要说江湖中最轰动的事情是什么,那必然是刘正风五月初五金盆洗手大典了,几乎整个南方武林都在谈论此事,这段时日,林平之可没少听说。

  不过,要不了多久,等福威镖局灭门的事情传开,想必整个武林都会因此而沸腾。

  思索间,赵羽点点头,笑着回道:“刘正风作为衡山派的高层,参加洗手大典的江湖人士必然极多,正好可以暗中调查一些事情,也顺便带你涨涨见识!”

  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

  因为之前跟丢了余沧海,赵羽狠狠总结了一下经验教训,眼下,论攻击、论防御,他都不缺手段,唯一欠缺的就是轻功身法。

  正好,洗手大会期间,衡山地界就有一个轻功十分厉害的人物出现,他打算找到那人,夺取对方的秘籍,顺便为民除害。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都知道是谁了,不错,正是采花贼田伯光。

  这田伯光的武功和余沧海差不多,却因为有独门轻功傍身,数次躲过正道人士的追杀,一直逍遥至今,甚至还得了个“万里独行”的外号。

  令狐冲欣赏他的义气,与之称兄道弟,赵羽却极其看不起此人。

  你说你田伯光大小也是个高手,就算喜欢女人,你不会去妓院?

  好吧,就算你不喜欢那里的女人,你也可以去买婢女啊!

  这年头吃不上饭、卖儿卖女的不在少数,你买下人家,不管是作婢,还是作妾,都是救人一命。

  如此,不仅满足了自己的私欲,还能赢得好名声,简直是一举两得,为啥非得奸淫掳掠?

  咋地,寻求刺激啊?

  这个时代可不是现代,因田伯光而死的妇女太多太多。

  所以,田伯光这种人,该死!没有任何理由能够洗白!

  ……

  离开茶棚,赵羽二人晓行夜宿,终于在四月的最后一天,来到了衡阳城。

  此城距离刘正风所在的衡山城不过半日路程,城内有个回雁楼,正是令狐冲与田伯光赌斗之地。

  赵羽稍作打听,得知事情还未发生,便在回雁楼附近找了家客栈,暂住了下来。

  对此,林平之虽然有些疑惑,却也没有多问。

  事实上,因为身负血海之仇的压力,这一路上他丝毫不敢偷懒,一有空闲时间,就修炼赵羽教给他的完整版【金钟罩】,眼下住到客栈,他基本都不出门。

  同一时间,赵羽则是揣摩从青城弟子那里拷问来的【摧心掌】秘籍。

  那夜,他因为异军突起,大发神威,力压余沧海,使得青城派弟子作鸟兽散,他回到镖局的时候,被他打昏在屋顶的倒霉蛋被人遗忘,仍处于昏迷之中。

  通过审问得知,其人名叫于人豪,正是“英雄豪杰”四兽中的老三,虽然名字起得挺大气,但却是个贪生怕死之徒,赵羽只是随便威胁了两句,连移魂大法都没用上,对方就将【摧心掌】和【松风剑法】尽数交代了出来。

  之后,赵羽本着废物利用的原则,将他交给了林平之,林平之也没手软,二话不说一剑结果了对方,狠狠发泄了一下心中积攒的戾气。

  赵羽拿到摧心掌后,就专心揣摩了起来。眼下住进衡阳城,他晚上练功,白天去回雁楼闲坐,一边等待田伯光,一边探听着各路小道消息。

  时间一晃,三日过去。

  这天早上,赵羽练功结束,出了客栈,便往回雁楼行去。

  这回雁楼乃是衡阳城排名第一的酒楼,平日里就有不少江湖豪客光顾,最近更是人满为患。

  赵羽刚刚登上二楼,目光突然一闪,几桌豪客引起了他的注意。

  其一,是两个道士,这二人一个中年,一个青年,看那道袍,是泰山派制式,想来就是那天松道人和出场就领盒饭的泰山派弟子。

  其二,是一老一少,那老者身材消瘦,一身黑衣,目光却炯炯有神,一看就知道身怀高明功夫。

  那年纪小的是个少女,约摸十三、四岁的样子,一身绿裳,模样清秀可爱,尤其是那双眼睛,狡黠灵动。

  赵羽虽然从未见过这二人,但他百分百确定,他们就是曲洋和其孙女曲非烟。

  其三,则是个和尚,这和尚年纪不小,身材十分魁梧,他独坐一桌,桌上摆着酒肉。

  众所周知,武侠世界里的酒肉和尚都不是善于之辈,赵羽稍作回忆,便想起了此人的来历。

  这和尚不是别人,正是四处寻找妻女的不戒和尚,也就是仪琳的爹。

  说起仪琳,这位俏丽可爱的小尼姑此刻恰巧也在楼内,同时也是赵羽着重关注的第四桌豪客。

  这张桌子除了仪琳,还有赵羽挂念已经的“熟人”——田伯光,而与田伯光对饮的那男子不用猜也知道是令狐冲了。

  眼下,令狐冲衣着褴褛、血迹斑斑,但神态举止放荡不羁,再配上那张剑眉星目的脸蛋,端的是英俊潇洒,难怪人见人爱。

  赵羽若是没练金钟罩,样貌比之令狐冲犹有胜之,只是现在……

  嗯,现在也不差,称得上一条好汉!

  跑堂小二见赵羽停在楼梯口,正要过来招呼,不料,就在此时,堂内一位年轻道人突然起身拔剑,指向另一人。

  这种阵仗,小二已经习以为常,二话不说,溜到了一旁。

  拔剑的道人无疑是泰山派弟子了,只见他抢到田伯光身前,喝问道:“你就是田伯光?”

  田伯光瞥了他一眼,不在意道:“怎样?”

  道人见状,脸色顿时涨红,口中怒斥道:“你这淫贼作恶多端,今日我迟百诚要替天行道!”

  说着,挺剑刺向田伯光的胸膛,这一剑平直有力,倒也能看出几分火候,若是换做一般人,恐怕不易抵挡。

  只是,田伯光是何人,只见他身子一晃,手中已经多了一柄明晃晃的单刀。

  赵羽的眼力已是一流,一眼就看穿了田伯光的动作,对方身子一动,他就意识到这个叫做迟百诚的泰山弟子不是对手。

  刹那间,他身形一闪,一个箭步跨越出去,在田伯光的单刀劈来之前,一把抓住迟百诚,将其扯到了身后。

  后知后觉的迟百诚,此时才看清那抹雪亮的刀光,他心中一惊,冷汗刷的一下湿透了后背。一时间,竟连救命之恩都忘记道谢。

  田伯光也没料到有人能够从他刀下救人,目光惊奇地打量了赵羽一眼,讶然道:“你是谁?”

  “杀你的人!”赵羽语气淡漠,面无表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