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惊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较之赵羽的气定神闲,余沧海就没这般轻松了,他本以为重剑失之灵活,谁知自己连出十数剑,竟连对方的衣角都没碰到,甚至还不得不硬接了几式重剑。

  虽然凭借着松风剑法的劲力勉强抵挡住了巨剑上的力道,但他自知再打下去,手臂绝对承受不住,想要拿下赵羽,已然不可能,这样的结果不禁让他又惊又怒。

  也幸好,现身之前,他就做好了万全准备。

  想到这,他猛地一咬牙,大声喝道:“动手!”

  赵羽正体会松风剑法的玄妙,听到喝声,顿时一懔,然而就在此时,大厅内突然传出破窗之声。

  紧接着,便是几下急促的交手声,跟着又是一声慌乱的惊呼。

  “平之!”

  呼声充满了焦急,赵羽听出是林母的声音,不由心头一紧,意识到事情不妙,当即全力劈出一剑,欲逼退余沧海。

  面对这势大力猛的一剑,余沧海不敢硬接,后退一步避让过去。

  赵羽见状,连忙收剑,转身朝大厅奔去。

  余沧海冷笑一声,这一招声东击西是他提前布置好的谋划,岂能轻易放任赵羽破坏,当下身子一晃,游走至赵羽身侧,长剑疾点,猛攻赵羽三处要穴。

  虽然有金钟罩护体,但赵羽也不敢任由要穴被利剑攻击,只得驻足回转巨剑,封住余沧海的长剑。

  谁知,余沧海存心拖延,根本不与他正面交锋,他前脚逼退余沧海,朝着大厅移动一步,余沧海后脚就缠上来攻他要穴,阻他前路。

  面对余沧海这黏皮糖似的无赖手段,赵羽瞬间怒了,当下巨剑一震,刷刷刷连出三剑,封住余沧海所有退路。

  此举突兀,余沧海始料未及,退无可退之下,他猛地一咬牙,不退反进,踏出的瞬间,长剑一架,全力挡向劈来的重剑。

  当——

  两剑交击,传出一记清脆的金属之声,余沧海一脸惊愕,较之之前,这一次巨剑上的力道突然增加了一倍不止,他整条手臂被震得酥麻酸软,虎口爆裂,长剑似流星般飞了出去。

  劈出这一剑后,赵羽暗爽了一把,没再管余沧海。

  然而,就在这时,只见林震南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口中大喊道:“快去救平之,平之被他们抓走了!”

  电光火石间,赵羽二话不说,飞速转身,一个箭步,欺至余沧海身前,五指箕张,似雄鹰一般抓向余沧海的肩膀。

  林平之既然已经被抓,那就只有抓住余沧海交换了!

  只是,余沧海反应也不慢,感受到凌厉锋锐的爪风,他侧身一转,绕至赵羽一侧,运起摧心掌,拍向赵羽的肋骨。

  赵羽神色从容地变爪为掌,同时运起十二分的劲力,轰然迎了上去。他短于身法,不怕对掌,就怕余沧海开溜。

  嘭!

  双掌碰撞,爆出一记闷雷般的轰鸣,当下,只听余沧海闷哼一声,身体连连剧震,双脚立足不稳,身不由己连连后退,一连退出七步,方才稳住身形。

  与此同时,一条血线沿着嘴角直流而下,阴森的面孔上充斥难以置信之色。

  余沧海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高估赵羽的身手,没想到还是低估了眼前这个二十余岁的少年,更没想到自己竟不是他的对手。

  惊怒间,他不敢再停留,一个纵身,跳上院墙,拔足飞奔。

  赵羽微微一愣,他倒是低估了余沧海的功力,没想到余沧海接他一掌后,竟然还有余力逃跑。

  思索间,他劲灌双腿,就准备施展八步赶蝉追击。然而,迈足的一瞬间,又生生停了下来。

  余沧海的目的是辟邪剑谱,林平之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他此刻若是追过去,难保余沧海没有留下后手,趁此机会再抓走林震南夫妇。

  只是,他虽考虑的周全,却忽略了林震南的感受,独子被抓,林震南已是心急如焚,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只一个劲儿地催促他救人。

  赵羽摇头一叹,当即施展八步赶蝉,朝着余沧海消失的方向追去。

  然而,八步赶蝉只适合短途爆发,不擅长长途追赶,再加上耽搁了几息时间,等他追出去时候,只隐约看到了余沧海的背影。

  接着,就见余沧海几个跳跃,消失在了重重楼宇之中。

  见此一幕,赵羽狠狠砸了一下手心,对于没能掌握相应的身法,内心充满了懊恼。

  然而,就在这时,北面突然传来一阵剑器交击声,赵羽心头一动,立即施展身法,跨越重重屋脊,朝着声源处赶去。

  那打斗声稀稀疏疏,赵羽赶到的时候,已经结束,只见原地躺着两个青城弟子,而林平之正握着青城派的佩剑,咬牙切齿地对着两人的脖子比划着。

  “平之!”赵羽纵身而下,落在林平之身旁。

  “阿羽,你来了!”见到赵羽,林平之神色一喜,当即收剑靠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赵羽指着地上的两个青城弟子,这二人都处于昏迷中,身上各有几处剑伤,但并不致命。

  “是萨老头,还有他的孙女,是他们两个救得我!”林平之立即解释道。

  说完,他脸色一跨,叹道:“早知她爷孙俩武功了得,我又何必强自出头,去干什么打抱不平,没来由的惹上这场大祸。”

  赵羽微微点头,没跟林平之解释,那爷孙俩是华山派的劳德诺和岳灵珊假扮的。想来这二人刚刚一直隐藏在暗中,见林平之被抓,自觉愧疚的岳灵珊才出手救下林平之。

  再想起林平之刚刚的举动,他淡淡道:“总镖头一直当心你呢,要报仇,就快点!”

  林平之神色一紧,犹豫中,想起死去的一众镖师趟子手,他猛地一咬牙,举剑划向了两个青城弟子的喉咙。

  剑刃破开皮肉,切断气管动脉,鲜血如喷泉一般飚射而出,林平之避让不及,半边脸被浇了正着,一时间,呆在当场。

  见此一幕,赵羽暗叹一声,也没想着开口安抚,说来,他死人见过不少,但还未真正亲手杀过人,林平之倒是走在了他的前头。

  沉默一阵,赵羽转身而行,身后,林平之默然跟随,二人一前一后,朝着镖局走去。

  此处距离镖局不算远,不多时,他们就赶了回来,然而,刚刚走到门前,赵羽就觉得不对劲,院内一点声音也没有,安静的可怕。

  他心中一紧,连忙穿过大门,飞快来到院中,入眼处,无人站立,大厅前的台阶上,林震南夫妇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