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震诸天从笑傲开始 > 009、安心与揭露

我的书架

009、安心与揭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于那些临阵脱逃的人,林震南并无责怪的念头,换做是他,十有八九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何况,惹祸的还是林平之。

  至于留下来的一众镖师趟子手,虽然表面镇定,但目光中还是时不时闪过惊惧之色,宛若惊弓之鸟。

  眼下,赵羽的归来也并未给他们带来多少信心,哪怕之前的切磋中,他们从没有赢过赵羽。

  而且,经历了昨晚之事,他们也认识到了自身与名门大派弟子之间的差距,在他们眼中,赵羽再厉害,也不可能是青城派的对手。

  赵羽将诸人的表情瞧在眼中,略一沉吟,朗声道:“诸位不用担心,此次外出游历,我有所奇遇,对付青城派不在话下。”

  在场的都是老熟人了,能够冒死留下来都是义气之辈,后面打起来,赵羽也不敢保证能够护得了他们,若是再无拼命的胆气,那只会死的更快。

  闻听此言,众人顿时惊呼起来。

  “奇遇?什么奇遇?赵小子你可不能撒谎!”

  “真能对付的了青城派?这个时候可不能说大话!”

  ……

  众人先是一喜,但很快就变得将信将疑起来,这奇遇多为江湖趣谈,何况赵羽的年纪摆在那里,就算有所奇遇,这么短时间又能进步多少,即便能够打得过青城派的弟子,难道还能对付的了余沧海?

  “怎么,大家不相信我的实力?”

  看着诸人明显带着疑虑的表情,赵羽微微一笑,状似随意地伸手一扫,将林震南面前的茶碗盖捞到了手中。

  紧接着,五指发力,紧握时轻轻一揉,随后松开手掌,一缕粉末簌簌落下。

  “嘶——”

  瞧见这一幕,众人尽皆倒吸一口凉气,恍惚如梦,若只是捏碎茶碗盖,一点也不稀奇,因为他们也可以勉强做到,但在不动声色间,将一只茶碗揉成粉末,却是无法想象。

  “羽儿,你……”林震南一脸惊愕,欲言又止,眼中更是透着难以置信之色,感觉自己好像从未真正认识过赵羽一般。

  林平之也瞪大了眼睛,情不自禁地激动起来。

  看到赵羽这一手,厅内一众镖师趟子手终于信心大涨,神色有所松弛,心里悬着的大石也随之落了一半,几乎有一种劫后余生之感。

  见状,赵羽大笑道:“这下放心了吧!这一路紧赶慢赶,都没好好吃饭,等我吃饱喝足,再和青城派的小崽子们好好比划比划!”

  说完,他对林震南使了个眼色,随后朝着后院走去。

  众人提心吊胆了大半天,也没吃多少东西,听赵羽这么一说,也不由地感到饥肠辘辘,当即吩咐灶房准备饭菜。

  ……

  后院,书房。

  林震南望着赵羽,紧张道:“羽儿,还有什么事吗?”

  看到赵羽的眼色时,他就知道对方有话要和他单独说,这让他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赵羽早已措好言辞,闻言沉声道:“总镖头,此次游历,我意外打听到了一些消息,这次咱们与青城派的冲突,表面上看是因平之而起,实则是余沧海早有谋划!”

  此言一出,林震南豁然而起,急声问道:“当真如此?”

  他之前就感觉事情有些不对,青城派的几个弟子明显不怀好意,此刻听赵羽这么一说,越发肯定起来。

  “应该错不了,回来的时候,我无意中遇到了几个青城派的弟子,消息就是从他们口中听来的。”赵羽继续讲着自己编撰的消息。

  “你仔细说来!”林震南深吸一口气,慢慢坐了回去。

  “据我所闻,这事还要从远图公说起……”

  接下来,赵羽先是将林远图与长青子结怨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才将余沧海谋划【辟邪剑谱】的阴谋抖了出来。

  余沧海这次是有备而来,除了福州总舵,江南其他几省的分舵也都安排了青城派弟子袭击。

  赵羽之前在杭州分舵取马时,就以身份信物命令分舵所有人化整为零,暂时隐藏了起来。

  说到此处时,他建议林震南抓紧时间通知各分舵,让他们赶紧带着镖物躲藏起来。

  话说回来,这次灭门之祸中,各分舵的镖师才是真的冤枉,完全是遭受了池鱼之祸。

  赵羽在镖局生活了这么多年,还是有些感情的,所以能救一个是一个,何况,镖局总舵原本就有联络各分舵的信鸽。

  对于赵羽所说之事,林震南没有怀疑,当即写起了书信,接着吩咐下人取来信鸽,将消息送了出去。

  做完这些,林震南面色疲惫地靠在椅背上,良久,突然大骂道:“余沧海好歹也是一派掌门,他怎么敢,这和土匪有什么区别!”

  林震南的武艺本就是林远图所教,对长青子输给林远图一事,也是知晓的,但他一直以为只是同道切磋,完全没想到长青子的心胸竟是如此狭窄。

  而余沧海比他师父更加变本加厉,为了夺取辟邪剑谱竟不折手段,当真枉为正道一派之主。

  听到林震南的怒骂声,赵羽有些无语,林震南还是太天真,竟然相信江湖中所谓的正邪之分。

  他刚刚揭穿余沧海的阴谋,只是让林震南有个准备,同时拯救一下各分舵的镖师,眼下该说的都说了,可没有给林震南普及江湖常识的念头。

  当下,他随口安慰了两句,便退出了书房,留下林震南独自生着闷气。

  之前说没吃好睡好,也是实话,出了书房,他径直去了灶房。

  眼下金乌已经西坠,赵羽吃饱时,已是黄昏,他刚刚走出灶房,前院就传来一阵喧哗之声。

  待他赶到前院,就见院中躺着一排尸体,正是之前悄悄逃走的镖头和镖师。

  此刻,留下的一众镖师趟子手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神色十分复杂,既有庆幸,也有惋惜,更有惊惧。

  赵羽叹了口气,也没说啥,转身进了客厅,坐在角落里开始闭目养神。

  天色越来越暗,夜幕降临以后,林震南听取赵羽的建议,没再安排巡逻人员,大家伙都聚在了客厅中,而赵羽本人则坐在屋顶上,静静等候着青城派弟子的到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