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震诸天从笑傲开始 > 007、潜修与开端

我的书架

007、潜修与开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林朝英的练功室出来后,赵羽举着火把,进了古墓最后一间练功室。

  这间石室不算小,但比其他石室都要冷,除了最里面摆放了一张石床外,别无他物。

  那石床便是寒玉床了,随着一步步靠近,赵羽清晰地感受到,寒意在一点点加重,待走到石床前,他伸手触摸了一下,以他的体魄强度,竟然都难以抵抗它的寒气,这让他不禁大喜过望。

  因为,这表明寒玉床对他修炼内功会有帮助。

  有此发现后,赵羽又沿着四周的石壁检查起来,令人激动的是,杨过竟然真的将他的武功留在了这里。

  就在石室的一侧石壁上,刻有两门武功。

  一门正是大名鼎鼎的【黯然销魂掌】,另一门属于剑法,而它的名字竟然叫作“独孤剑诀”。

  看到这里,赵羽神色疾变,迫不及待地浏览起来。

  然而,结果非他所想,这门独孤剑诀并非他心心念念的“独孤九剑”,只是杨过根据独孤求败的剑道,领悟出来的剑理。

  之所以用“独孤”为名,只是为了纪念独孤求败这位隔代之师。

  这门独孤剑诀分作上、中、下三个部分。

  上部讲述“利剑境”,中部阐述“重剑境”,下部叙说“无剑境”,三个部分都没有具体的剑招,只有用剑的经验与心得。

  赵羽浏览了一遍,深感玄奥精深,非短时间能够参悟透彻,也就没有急着钻研,而是看向了另一门神功——黯然销魂掌!

  此掌法是杨过思念小龙女所创,内里暗含了杨过从五绝那里学来的一些功夫,可以说是集杨过武道之大成。

  “东邪“黄药师曾称此掌刚猛之威力,普天之下只有郭靖的降龙十八掌可以匹敌。

  只是,这门掌法厉害之余,却也有一个缺点,它的威力与“心情”有关,非“黯然销魂”者,无法发挥它真正的威力。

  关于此点,杨过亦在秘籍中清楚地点了出来。

  然而,在赵羽眼中,这非但不是缺点,反而是它真正的厉害之处。

  作为一个受过网络文学轰炸的现代人,赵羽的脑洞不是一般的大,在他看来,这种“黯然销魂”的心情更像是一种意境。

  用高武的思维来看,这门掌法已经脱离了“练气”的范畴,跨入了“炼神”的门槛。

  所以,哪怕他现在领会不到其中的奥妙,也不妨碍他对这门掌法的重视。

  ……

  一下子得到这么多神功,赵羽兴奋之余,也开始为接下来的练功生活做出规划。

  考虑到寒玉床不好搬出去,他打算就在古墓内闭关练功。为了解决肚子问题,他直接从山下的双溪镇采购了一批足够生活一年的物资。

  解决了后顾之忧,赵羽便忘却一切,彻底沉入了练功之中。

  有易筋锻骨章和寒玉床辅佐,他的金钟罩开始突飞猛进,不仅两侧腋窝的罩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实,真气也越发精纯。

  而且,易筋锻骨章这门动静结合的功夫还给赵羽带来了不一样的感受与经验。

  此功的运行路线囊括了十二条正经,每一条正经不仅有相应的吐纳之法,还有一个与之匹配的动作。

  按照经文里的介绍,这些动作结合了道家的“老子导引四十二势”,“赤松子导引十八势”等导引动作。

  这种动静结合的练法似乎也有锻体的作用,隐约与金钟罩产生了相辅相成的效果,使得赵羽的内功修为一日强过一日。

  当然,除了内功,赵羽也没有忘记修炼摧坚神爪、独孤剑诀这些武技。

  可以说,在古墓的里的每一日,赵羽都在进步。

  ……

  当你沉迷于某一件事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古墓里暗无天日,更难察觉时间的流逝。

  随着金钟罩功力日渐精深,赵羽渐渐感觉自己的皮肤越来越紧绷,整个人仿佛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包裹,向内压缩,越收越紧。

  对此,赵羽不惊反喜,因为他很清楚,这是金钟罩即将大成的征兆,当初他将简化版的金钟罩修炼至大成时,就是这种感觉。

  为了早点突破,赵羽越发的投入,几乎忘了时间,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日子一天天过去,终于,这一日,练功室内突然响起一阵鞭炮似的脆响,紧接着,便是赵羽兴奋的吼叫声。

  “哈哈哈……筋骨齐鸣!终于大成了,不枉我在这里宅这么久……”

  兴奋之中,赵羽一脸笑容地走下寒玉床,舒展起手脚。

  此刻突破,那种压缩紧绷的感觉已经消失,整个人仿佛有一种挣脱束缚、破茧成蝶之感。

  活动完毕,赵羽手脚一展,一套摧坚神爪使将出来,之后依次是黯然销魂掌、翻天掌等等……各路招式源源而出。

  一时间,石室内劲风肆虐,呼呼作响。

  待各路徒手功夫使完,赵羽单手一抓,又将搁在在一旁的巨剑捞到手中,演练起了剑法。

  最后直到将这股兴奋劲头发泄完,才罢手。

  这一突破,赵羽算是有了脱胎换骨般的进步,他自知短时间内,想要再有所提高,已经不可能,是以,不由地生出了回去的念头。

  然而,这念头刚刚闪过,赵羽猛地一拍额头,大叫一声“糟了”,却是练功忘记了时间,担心错过搭救林平之一家!

  当下,他不敢再耽搁,飞速收拾好行李,潜出古墓,下了终南山,匆匆往双溪镇赶去。

  等进入镇子,一打听才知道已经过去了大半年,现下已是第二年的仲春时节。

  还好,出来的还不算晚,若是剧情开始于今年,还来得及赶回去。听到这个时间,赵羽轻舒了一口气。

  这边刚刚放松下来,一股诱人的肉香突然飘来,赵羽情不自禁地咽了下口水,大半年粗茶淡饭,这会儿闻到肉香,还真是一刻也忍不住。

  当下,他循着香气,疾步进了一家酒楼,连点了五六个大菜。

  这双溪镇因为处于终南山下,比一般的小镇要繁华的多,路过这里的江湖人士也不少,此刻,酒楼内,赵羽就看到了好几桌聚在一起吹水的江湖散修。

  这些人武功不怎样,却十分热衷于打听名门大派中的八卦消息。赵羽等着上菜,闲来无事,也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处于华山派的地界,这些人聊着聊着就谈到了令狐冲,说是去年腊月,青城派的侯人英和洪人雄两大弟子不小心惹到了令狐冲,结果被令狐冲一招打败,成为江湖笑谈。

  那些人听得有趣,赵羽却是心头一紧,脑海急转,自觉没有记错,剧情好像就是从这一年开始。

  因令狐冲打伤了侯人英二人,岳不群派劳德诺去青城派送信道歉,期间,劳德诺无意间看到了余沧海和一众青城弟子修炼一套古怪的剑法。

  这位嵩山派的间谍满心疑惑,回来后询问岳不群,才得知了是林家的辟邪剑法,之后就被岳不群派去了福州,故事就此开始。
sitemap